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一首歌給身陷囹圄的義人

2017/8/20 — 11:53

剛從中歐回來,旅程中到過布拉格的 Museum of Communism 和布達佩斯的 House of Terror,當中展出了大量史料,講述當地人民在蘇共治下所受的種種苦難,看得心碎。同行觀展的,有不少年輕人。我十分欣賞他們有興趣了解這段「歷史」的心意,但也非常妒忌他們。對現已身處較自由的國度的他們來說,那些都歷史,但對我而言,那些是在香港正急劇地發生和回港後將要面對的苦難;他們的前輩於1989年後可以在街頭慶祝,但我們卻在該年後行上一條截然不同的路徑,淪落至今!

旅程末段不斷受香港的新聞困擾,但奇怪地,竟然首次沒有不想回港的感覺,反而有點盡快歸位的衝動,彷彿想做點甚麼。

兩年多前接受訪問時說過,我不知如何創作下去。當時認為傘後要醒覺的已醒覺了,似乎不再需要我透過流行曲的創作去提出疑問和引發聽眾思考。這兩年來,我依然這麼認為。

廣告

直至兩個時刻。首先是今次旅行前到鴨寮街買電話卡,店東竟然認出我,還說喜歡我的歌詞,著我在香港「立立亂」的當下寫多一點。另一時刻,就是新界東北案中社運人士被判監13個月之時。或者當中好些是實實在在認識的朋友,感覺特別強烈,到連羅、周、黃也被加刑至監禁分別8、7、6個月時,實在難已安枕,渾身不自在得厲害。及後一位我記不起是誰的人在電視受訪時說,我們還有很多事可以做,要在自身的崗位繼續抗爭。我猛然醒覺!

我問自己的崗位是甚麼?音樂人。那便作曲去吧!再者,我實在應該送一首歌給一眾為公義和眾人權益奮鬥至身陷囹圄的義人,告訴你們並不孤單。

廣告

於是,這兩天寫了這曲,給你們:

《後備》

A1
看著你被放逐那荒地
透不過氣
哭得多倦疲

A2
你沒有為了奪取私利
只想替我
討一點公理

B1
那裡教你過得汗淋漓
告誡我怎可離棄?

C1
遠去,長時期
我替你,做後備
堅守於每個崗位裡去撐起

重擔,上我臂
答應你,打不死
他朝歸來時好天氣中等你

D1
Oh~~

A3
看住處被送入這境地
污煙瘴氣
不甘心別離

A4
拒絕接受挫敗的滋味
不敢放棄
想爭一口氣

B2
你已替我烙得這印記
告誡我怎可離棄?

C2
遠去,長時期
我替你,做後備
堅守於每個崗位裡去撐起

重擔,上我臂
答應你,打不死
他朝歸來時好天氣中等你

D2
Oh~~

時間關係,來不及錄製 demo,只好先呈上歌詞和樂譜(打印機無墨,只好手寫一份),之後再錄,有興趣參與製作和一齊唱的可以PM我。

至於這首之後,我會否繼續寫?迷惘過後,應該會,但會以甚麼題材和方式寫,再想想吧......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