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們問心無愧嗎

2019/6/6 — 21:35

鄭若驊、李家超

鄭若驊、李家超

【文:鼻子】

已記不起從何時朋友間之討論,往維園悼念或於社交平台記念一場國殤是需要考慮自身安全,是種需要有所顧忌的行為。

已不清楚從哪年哪月開始,履行公民責任理性地議論社會現象,是一種忌諱;要抱着「出嚟行要預咗還」的心態,預備被批鬥,被上崗上線,被網絡審判,被跟蹤被恐嚇,更甚者害怕被當權者標籤。

廣告

記得當年在高中唸書時,就事論事是好學生的表現,會被標籤為有獨立思考的未來棟樑。還記得以前中學時候選修經濟及公共事務科,課堂中跟科目老師討論政治民生議題,是種正確的行為,反映正面的思維。誰料這一切於短短卅載已慢慢被蠶食得體無完膚;當年被誇獎的現今卻淪為過街老鼠,淪為原罪犯。

德國柏林圍牆,美國自由神像及英國大笨鐘等等,是發達國家引以為傲的建築,是文明的象徵;反觀與天安門相關的人和事,在每年的某月某日,必然是個提不得查不到忌諱,是個電腦搜尋器尋找不到的「ERROR 404」。堂堂亞洲巨龍, 廿一世紀強大經濟體系,為何如斯可悲?

廣告

十八萬人的悼念,十八萬雙手中細小的燭光,比與生俱來賦予的人權及自由,來得持久更「襟用」。維園四周卡拉OK商業大廈名牌名店的霓虹燈依然亮麗,大廈頂上的「耶穌愛你」霓虹燈依舊照亮整過公園;然而人權及自由的光輝,早已變得暗淡,比漆黑更漆黑。

人民卅年的控訴,受害者的陰霾,撫平的日子無了期;僅存的希望就像被黑洞吞噬得灰飛煙滅,吊詭的是當權者於外國渾身解數地宣揚其軟硬實力之際,卻沒有絲毫的勇氣去面對卅年前的一個錯誤,只可膚淺的說一聲痛心疾首。

遲來的平反永不會來得太遲。

有些問題真的很想問那些早晚「耶穌天主聖母佛祖」掛於唇邊,常常收到感召卻腐朽的「門常開」高官們:

於清明祭祖時,面對祖墳時你們真的能理直氣壯的說「我問心無愧」嗎?

大時大節跟親朋「做節」時,席間閒聊時你們真的能理直氣壯的說「我問心無愧」嗎?

新婚的你和枕邊人水乳交融玩「纏綿遊戲」之時,玉帛相見時你真的能理直氣壯的說「我問心無愧」嗎?

跟子女說教的時候,子女反駁時你們真的能理直氣壯的說「我問心無愧」嗎?

當你們失意低落的時候,你們會害怕你們當前面對的,是你們聲稱相信的降罪於你們頭上嗎?

當你們在睜開眼睛說謊話的時候,詐傻扮懵的時候,借尿頓的時候,你們真的不相信會有聖經記載的最後審判嗎?

誠然,我害怕!因為我相信有最後審判。

虛偽的關心,虛假的諮詢,假大空的解釋,你們真的看不見自己的荒謬和不知所謂嗎?你們真的能過得自己良心那關嗎?你們的雙親沒有責怪你嗎?

還記得卅年前傾巢而出的演藝界名人嗎?他們昨天在哪裏?當日在台上向天疾呼聲嘶吶喊呼籲大家不要忘記的「重量級」大哥大大姐大們,你們的肝腸還是寸斷嗎?

或許我們一向以為正確的禮義廉恥才是虛幻的;或許撥亂反正,明辨是非,宅心仁厚才是「戇撚鳩」。

操他媽的會考十優!操他媽的DSE通識科摘五星!操他媽的EPA甲級成績!「追名利趕增長」和當「牆頭草」才是硬道理!

世界真的瘋了。身邊的人也是瘋了。有一天,你和我跟我們相信的神也將要瘋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