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們為什麼不支持民主?

2018/11/27 — 17:35

九龍西補選結束,終於肯自認建制派的陳凱欣以萬多票之差拋離李卓人勝出。在實際的票站分析還未出爐前,坊間不少矛頭已經直指較支持本土/港獨的年輕人,指責他們不投票支持李卓是不支持民主,不支持抗爭,令「親痛仇快」。本文嘗試為這些迷思提供另一個思考的角度。

你們為什麼不支持民主?

民主派並不等同民主,民主亦非民主派的專利品。不支持民主派推薦的候選人不等於就是不支持民主。我相信不少支持本土/港獨的年輕人也會認同陳浩天在外國記者會上的演講所說,他的最終夢想其實也是民主,只是他認為香港能達致民主的惟一途徑或可能就是從中國的魔爪中獨立出來(註一)。當然,不少民主派的政客和支持者都不認同這一點,認為我們還「有險可守」,認為只須向北京爭取維持一國兩制和「真普選」就可以。但這是彼此的願景和對現實詮釋的不同,但這不等於不支持民主。

廣告

我無意說本土派對現實的詮釋就是惟一正確的詮釋。或許民主派那個現代版的「又傾又砌」「有險可守」的詮釋也是更高明的詮釋。我只是指出,兩者雖然都是「支持民主」,但兩者中間畢竟有重大的分別:起碼本土派不會派人到歐洲議會說「一國兩制仍存希望」和「殘而不廢」,不會和建制派一樣擔憂《美國香港政策法》被取消,更不會支持什麼新移民的「家庭團聚」「權利」。

要求本土派必須認同和支持民主派的詮釋,否則就是不支持民主,只是一種跡近誣陷的得過且過。

廣告

容我舉一例說明。三十年前查良鏞聯同查濟民提出所謂的「雙查方案」,其中的核心思想就是香港只需要自由人權法治,但卻不需要民主作為這些核心自由人權法治的必要條件。當日的所謂民主派不也支持香港繼續自由人權法治嗎?但他們會當查良鏞先生為自己人嗎?如果在一場選舉中,查先生和建制派的譚耀宗同台較量,他們會支持查先生嗎?如果有人指責他們「你不支持查良鏞就是不支持自由人權法治」,合理嗎?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今天的民主派和本土派之間:本土派認為沒有獨立的民主若非偽民主就是不能生存的民主,港獨是民主的必要條件,正如民主派認為民主是自由人權的必要條件一樣。民主派要繼續和北京「九七共識」,認為一國兩制便可,大可以請便,但本土派或許已無意蹚這渾水了。

你們為什麼不支持抗爭?

另一個迷思,就是認為放棄議會就是放棄抗爭。這大概是民主派和支持者的另一種想當然耳:議會就是抗爭,所以放棄議會就是放棄抗爭,他們大概認為議會仍然可以達到抗爭的功能,某程度上仍然是一個「兵家必爭之地」。

但對一般的本土派年輕來說,議會是什麼呢?在去年十二月議事規則被大幅度修改後,議會只是一個他們投票不夠票數,拉布又被剪布,連發言也不被理睬的地方:這樣被廢武功的議會,這樣一個議會的議事規則,有什麼值得爭取呢?那裏還有什麼抗爭可做呢?最後是不是只如健吾所說,議席只是一個「誰人得到九萬八薪津」的問題呢?

同樣,我不是說本土派的這種詮釋是惟一正確的詮釋,但民主派必須明白,在這個詮釋下,議會和抗爭並非必然掛勾的。放棄議會並不一定就是放棄抗爭。

事實上,抗爭又是否必須在議會之內呢?香港近年最成功的抗爭,反而是在議會之外的:國民教育和雨傘運動,甚至近年本土研究社所做的研究,就是兩個最突出的例子。承認議會已經被廢了武功,不去戀棧過去的抗爭模式,而將心力放在如何才能在這個變更了的政治氣候中抗爭,並不是叫放棄抗爭。這只是叫做拒絕墨守成規,一成不變。

結語:到底是年輕人離棄了民主派,還是民主派離棄了年輕人?

不少老泛民和上了年紀的泛民支持者常常指責年輕人離棄了民主派,但事實上會否只是民主派離棄了年輕人呢?面對本土和港獨思潮,他們的條件反射就是割蓆和堅持他們的那一套民主理念才是惟一的偉大光明正確。年輕人能否有自己的民主理念,我們能否堅持自己的願景?還是我們永遠只能為這一班自稱爭取民主三十年,最後卻只爭取到最不民主的「回歸」的政客抬轎?而若不為他們抬轎,就是不支持民主和抗爭?

民主派或許從未曾真正了解過民主派和本土港獨派之間的距離其實有如鴻溝,民主派是選擇深切反省和檢討過往三十多年來的判斷和詮釋,開放自己聆聽新一代的聲音,還是堅持一國兩制的「有險可守」和「殘而不廢」?

若是這樣,那是民主派自己選擇孤芳自賞,自己選擇離棄他們眼中冥頑不靈的年輕人,而非年輕人離棄他們。

 

註一:“In reality, what the National Party is chasing after is no different from what many Hong Kongers wish for: the dream of democracy, here, in our home, Hong Kong. What is different is how much people wish to face the truth: the truth that a (sic) democracy is nothing if final, ultimate power does not rest with the people. In political terms, the National Party understand that, if Hong Kong were to become truly democratic, Hong Kong’s sovereignty must rest with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nd 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achieve this: independence.”

(歡迎網上廣傳)

作者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