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們雙手都會是沾滿血的

2016/7/26 — 14:22

2016年7月,香港醫學會多次呼籲到立法會外靜坐集會,反對醫委會改革條例草案。

2016年7月,香港醫學會多次呼籲到立法會外靜坐集會,反對醫委會改革條例草案。

【文:何喜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今屆立法會不光采地結束了。令我感受最深的,是一項明確加強病人權益保障的《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被「拉死」了,等了十五年的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改革繼續遙遙無期。事件更令我看到議會的不光采,一些黨派議員竟然可以公然顛倒是非黑白、埋沒良知,用盡他們手上的議會權力去「埋葬」原本可以即時改革醫委會的契機。

廣告

我們自1992年起開始協助醫生失德的苦主向醫委會投訴,但見他們難獲公義,究其原因在於醫委會業外人士比例甚低,未能足以反映社會對醫生的道德要求。整個紀律程序又非常繁複耗時甚長,令苦主難獲公平對待。2000年手機醫生事件後,醫委會終承認有改革必要並提出改革方案。可惜因政府人事變動及業界抗拒,改革一直停滯不前。自此,醫委會投訴處理時間日益延長,裁決結果及判刑亦未符合社會期望。直至2012年初,食物及衛生局(食衛局)成立「醫護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督導委員會」(督導委員會),其中一項工作便是改革醫委會。

經多年討論,督導委員會原訂今年內提出醫委會改革的方向。去年張宇人議員自行提出議員條例草案,建議增加四名業外委員,及將有限度註冊期由一年延長至三年。草案雖有助引入合資格的海外醫生到公立醫院工作,紓緩前線醫生人手緊絀情況,但無助解決紀律程序過長的問題。因此食衛局提出條例草案,以達致:一、增加醫委會業外人士比例;二、改善投訴處理機制;三、利便合資格的醫生到公立醫院工作。

廣告

可見條例草案並不含任何政治動機,只著重令醫委會更向公眾問責、更公義地對待醫生失德苦主、及紓緩前線醫生壓力,令依賴公營服務的基層市民受惠。原本一項社會公義及關顧民生的議案,被個別具影響力的醫生及維護醫生利益的組織,利用社會現時對現任特首的不信任,及對中國大陸的反感,轉移視線成為一項政治議題,藉此來逃避公眾監察,繼續鞏固在醫委會內的勢力,保護醫生自身利益。

反對者成功以政治議題包裝,成功羅致不信任政府的傘後組織,煽動前線醫生、醫學生及市民,利用他們的真誠反對,躲在其背後,掩蓋著假仁假義下的保護主義。在煽動群眾的過程中,反對者一直以不盡不實的理據、似是而非的說法、跨張失實的陰謀,挑動社會的仇恨及恐慌,手法極不道德。事後還想諉過於人,推說是政府帶頭撕裂醫患關係、是病人組織企硬、是張宇人設局、甚至是歷屆醫委會主席無所作為,完全否認亂局是他們一手促成的。為何受高深教育的醫生竟可無恥至此?!

影響所及,泛民政黨為顧及九月立法會選情而「歸邊」,在政治盤算下放棄了「爭社會公義、為弱者發聲」的參政初衷。所有泛民議員,別再推說是現任特首一手造成撕裂局面,而你們只是無奈地站在反政府一方。這種不負責任的推搪令人更為反感。你們縱容既得利益者,以原用作抗衡惡法的拉布方式保護其自身利益,是助紂為虐,日後也必自食其果:激進的不會投票給你們,理智的也會唾棄你們。你們永遠有欠公義一筆債,日後必要償還。須知道投票議決過程如只著重「票債票償」,實是投機取巧的政客技倆;勇於成義、敢於承擔才是值得尊敬的政治家所為。

是次醫委會改革立法在政治力量的動員下,無論病人組織、支持改革的醫生們、及政府官員如何克盡己任,向反對的醫生團體、議員及市民極力澄清,最終也於事無補。條例草案被拉倒,反對者和泛民政客踏在病人苦主身上發出高興的歡呼聲。病人組織被剝奪了首次晉身法定機構、表達病人聲音意見及向醫生問責的機會;苦主在現時苦候五年的漫漫公義路上,仍要再多等幾年,到時延遲來的公義還算公義嗎?病人苦主極微弱的呼喚公義的聲音,你們都聽不到。條例草案被拉倒後,他們傷痛無奈的唉哼,你們都不會理會。

同樣另人擔憂的,是在條例草案被拉倒當日,有報章刊登屯門醫院人手不足,醫護對病人比例高達一比三百二十,冠絕公立醫院,新症排期更長達三年。據醫管局估計,未來十年公立醫院尚欠五百名醫生,原本透過條例草案紓緩醫生人手緊絀的措施又未能落實。人手短缺嚴重影響服務質素,更可能危及病人的生命健康。病人若因此遇有不幸,假仁假義的保護主義者、極不道德的煽動者、及失去「爭社會公義、為弱者發聲」初衷的議員,你們的雙手都會沾滿他們的血。

 

原刊於《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