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可以不認同暴力,沒人有資格譴責

2016/2/12 — 10:32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朝雲 攝

1989 年 6 月,我才幾歲大,未移民來港,寄居於廣州親戚家,某天晚飯後,表哥表姐突然在討論,應該支持警察還是學生,表姐說︰「我支持學生。」

萬萬想不到 26 年後的香港,也出現了類似的討論,或者激辯。

2016 年香港旺角「魚蛋衝突」也許很難與 1989 年春夏之交北京的暴力事件比較。沒錯,1989 年那場是一個「暴力事件」,不只是暴力鎮壓,也有暴力抵抗,例如燒死警察。當然不是說暴力是應該的,沒有人希望有傷亡,但是你想要追究誰﹖為什麼二十多年前,以及後來的這麼多年,香港人登廣告、公開呼籲的是「追究屠城責任」,現在香港發生騷亂,未至於 1989 年北京傷亡的層次,香港團體登的廣告都是「譴責暴力/暴徒」(如果沒理解錯他們譴責的「暴力/暴徒」不包括警察或政府)﹖而偏偏不少香港市民同意要「譴責暴力/暴徒」。

廣告

記得 1989 年 6 月(還是 5 月)的某一天,傍晚 7 點,我與表哥表姐一家坐在電視機前吃晚飯,電視播著新聞聯播。我往嘴裏扒飯,電視上突然出現一具燒成灰色的屍體,電視說那是警察(後來聽說那幾天報新聞聯播的主播都準備好報完就出國逃跑)。我這麼大個人第一次見到死屍,而且是在吃飯的時候,雖然是透過電視,不知如何反應,於是繼續乖乖地扒飯。那是我的童年陰影,但我當時並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後來,九十年代初移民香港,我在香港得到不同資訊,重組 1989 年發生了什麼事,也明白了為何大家追究的是政府、政權,而不是當年殺死警察的人。

觀察近日香港各界對旺角事件的意見,講到這裏,我覺得我可能要戴一下頭盔,在香港現時的政治光譜中,我可能接近「和理非」,我自己不會跑去「暴力抗爭」,不認為這樣做特別有用,也不鼓勵別人這樣做。但這兩天見到各大商會、團體,甚至大學都跑出來聲明、登廣告「譴責暴力」,然後臉書上也有人,包括有師奶,更有不少高收入、高教育程度專業人士,跟著「譴責暴徒」,口口聲聲「拉晒佢哋坐監」,我覺得作嘔。

廣告

勇武的策略、行動可能不智,更中了 689 的計,可能你反對他們的做法,可能你覺得他們「幫倒忙」,但哪怕他們的出發點有一點是為了大家,包括你,爭取一個更好的香港,你有什麼資格站在道德高地去譴責﹖你為香港付出了什麼﹖

現時的亂局,我見到三種動物︰警察如快被逼瘋的狼狗,極度繃緊,稍有動靜就可能觸動他們的神經;商會、機構、團體如一群禿鷹,站在山頭,一見「暴力」便用力去「譴責」;還有一群豬(很可惜當中不少是專業人士),跟著禿鷹亂叫、起哄。

現時的香港如淪陷於一齣沙士比亞悲劇,到處盡見人性的弱點。我看見的是虛偽、自私,與儒弱。我也是一個自私、儒弱的人,但我接受不了虛偽,而看見別人虛偽地站在道德高地上指摘,我覺得憤怒。

勇武的小朋友們,你們也有錯,錯在自大。「和理非」是沒有用,我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但你們不要以為勇武可以做「救主」或「英雄」,不要以為「犧牲」自己可以換來什麼,看看那群豬和禿鷹,他們不值得你去「犧牲」!如果香港人就是這樣,就讓這城市沉淪。So be i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