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甘心做籠中鳥嗎?— 佔中九子案後記

2019/1/15 — 15:42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金鐘佔領區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金鐘佔領區

在佔中案最後一天審訊,我的同案被告、前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說:「我想其實真正的審訊並不是在法庭內……真正能夠審訊這場運動、審訊我們的,是我們自己每一個人。你在日常生活的實踐中,如果你堅持,記得那種感覺,繼續在你的生活裡做你能力範圍內做到的事,你就是判緊這場運動無罪……我始終不相信,經歷過自由的我們,在我們心底最幽微的地方,會甘心做一隻籠中鳥」。

在今年 4 月 9 日我們被法庭定罪之先,我希望每一位曾經歷過雨傘運動的人們,都問今天的自己是否在實踐 5 年前的信念?還是已經對社會百態無動於衷?我們可以推說是無力感作祟,或者說是民主派領袖們無能,未能帶領我們爭取民主;但歸根結柢都要追問自己:今天的我有沒有遵行 5 年前所喊過的口號?

面對指控 回答詰問

廣告

佔中案審訊時歷 18 日,一直以來,都有人會提出質疑,例如:「公民抗命」為何不認罪?九位被告是否害怕刑責而選擇抗辯?為甚麼要阻礙公眾道路來爭取普選?

次被告陳健民教授是唯一一位被告在證人台上作供,並接受控方連番盤問。陳教授闡述「和平佔中」的起源乃是戴耀廷在 2013 年寫的文章 —《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其後更組織團隊推廣「公民抗命」,爭取普選。陳教授道明「公民抗命」之目的是引起社會關注不公義的事件,所以原則必須是和平、非暴力,即使運動會對社會造成干擾,都必須要合乎比例,並強調最核心的精神是自我犧牲,因為參與「公民抗命」的人,最終要承擔刑責。陳教授重申,因為現在所面對的控罪(「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並不合理,尤其部份控罪一旦罪成,對言論自由影響深遠,因而拒不認罪,且說若被控涉及「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就不會抗辯。

廣告

首被告戴耀廷教授亦在其結案陳辭中接力,說明「公民抗命」的原則,更指出中共以《8.31人大決定》設限,阻止香港有民主普選,違背憲法承諾和責任,令香港人被逼採取「公民抗命」反抗,以直接行動爭取改革香港政制,為未來帶來公義。戴教授借用各案例說明 9.28 當天的抗議乃受《基本法》賦予和平表達權利的保障,並引用英國劍橋大學法學教授 John R. Spencer 的一篇批判「公眾妨擾罪」的法律學刊來批評律政司濫告佔中九子,該文提到:「近年差不多所有以『公眾妨擾罪』來起訴的案件,都出現以下兩種情況的其中一個:一、當被告人的行為是觸犯了成文法律,通常懲罰是輕微的,檢控官想要以一支更大或額外的棒子去打他;二、當被告人的行為看來是明顯完全不涉及刑事責任的,檢控官找不到其他罪名可控訴他」。憑佔中九子案首次被告的陳辭,我們都可清楚見到中共不義,檢控不公;然而,正如鍾耀華所說,法庭審訊並不能完整地鋪陳我們一切經歷。過去我們受運動感召,並在那79天內的血汗和淚水,都未能一一記錄在法庭的檔案內。

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

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

不做籠中鳥 積極行動判我們無罪

對於我們面對監禁的九位被告,相信均可以戴耀廷教授的陳辭自勉:「若我們真是有罪,那麼我們的罪名就是在香港這艱難的時刻仍敢於去散播希望。入獄,我不懼怕,也不羞愧。若這苦杯是不能挪開,我會無悔地飲下」,至於今天諸位又如何呢?

2019 年,我們仍然會面對眾多挑戰,無論是《國歌法》、「明日大嶼」計劃,甚至是《廿三條》的威脅,我們又有沒有準備反抗呢?自雨傘運動結束後,未能成功爭取普選,想是不少人感到香港民主前路茫茫,甚至認為「非暴力抗爭」失敗,普選遙不可及,有財富的萌生移民的念頭,未能遠走他鄉的則在不正常的局勢下,回復「正常生活」。可是現實一次又一次告訴我們,民主普選既無實現,我們所面對高樓價、貴車費、微薄的退休及醫療保障、足襟見肘的自由和法治都不會改進。既然不能遠走高飛,何不埋頭苦幹,為未來奮鬥?

雨傘運動只是香港人大型「公民抗命」的第一部曲,相較世界各地的抗爭運動,無論在組織在決策上,我們均落後於人。換言之,我們無須因雨傘運動失利而灰心失望,反而應該坦然面對我們公民社會脆弱的組織力,團體之間淺薄的信任基礎,以及粗疏的決策機制等。若果我們不正視過去失利的原因,那麼即使明天再有一次大型群眾運動爆發,我們的結果也相若無幾。並且,單靠一地人民對強大專制政權的反抗,亦不可能一蹴而就;無論是印度甘地,或是南非曼德拉所帶領的反抗運動,都是因當地人民積極抗爭,再加上國際局勢轉變才能奪得民主(印度反抗運動成功適逢英國在二次大戰後逐漸放棄殖民地,而南非反抗運動成功則適逢南非白人政府面對經濟衰退,且承受國際制裁),而且要累積如此形勢亦要相當的年月;且看今天中共仍然有相當國力,反觀我們則實力不足,如此相較,豈可盼一戰即功成?

為此,儘管佔中案即將告終,我們九人亦可能面對監禁歲月,若然許可,我固然希望能在今年 9 月 28 日雨傘運動五周年能夠與大家相聚,但我更期盼,我們可以把握機會,共同檢視過去不足,思考民主前路,而非只懷緬昔日時光,守株待兔。審判我們的並非法官,而是今天繼續反抗的諸位。到底我們有罪與否?審判權就在大家手上。但願我們繼續爭取民主,反抗暴政,不做籠中鳥,讓歷史判我們無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