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的紅線ㅤ我的底線

2019/10/10 — 20:1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建制/保皇人士,即所謂藍絲,常掛在口邊的說話:「特首已經撤回條例,也願意落區和各界會面,願意建立對話平台,為何暴力示威仍沒完沒了?」

網上流行的一個辭「攬炒」或是林鄭所說的「玉石俱焚」,意指「激進」示威者為求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甚至不惜置香港於死地;有時事評論員也指「激進」示威者其實不在乎五大訴求,他們要香港來一次血和火的洗禮;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向外媒為林鄭護航時也道,政府寸步不能讓,即使答應五大訴求,到時示威者只會得寸進尺……

「攬炒」的確是很多前線抗爭者的想法。所謂「不自由,毋寧死」,香港的狀況於政府提出修例前已經非常不堪,香港的人權狀況明顯加速惡化,所謂的紅線愈收愈緊,修訂「逃犯條例」只是西諺所說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若法例獲得通過,那種中國法律可引伸至香港,身在香港也時刻受中國大陸那套充滿任意性、不確定性,隨共產黨喜好而行的司法陰霾所籠罩,到時候香港人的人權、自由必定比現在更為脆弱,差不多可以與大陸人看齊。這是為何相對溫和保守的中產人士也反對這次修例,這是為何這次反「送中」運動大部分「和理非」堅決不與「暴力示威者」割蓆的根本原因。

廣告

不但如此,不少「和理非」亦試圖走出自己的 comfort zone,不再只是循規蹈矩的遊行完散水,而是用盡各種方法在不同社區發聲,特別面對失控的警權,很多人都願意圍觀譴責,甚至藉此嘗試拯救被警察圍捕的示威者。這些圍觀聚集並非亳無風險,很多時建制藍絲、黑社會或休班警/臥底挑起事端,讓警察可以向聚集者/示威者施暴和拘捕。而警方的執法嚴重不公,對藍絲、黑社會的惡行視而不見,對即使是和平示威的市民或圍觀街坊施暴或拘捕,客觀上就把「和理非」和「暴力示威者」結連在一起。前線示威者暴力反擊警察和黑社會、藍絲暴徒,不但不少「和理非」體諒/接受,更有不少人還覺得「勇武」為大家出了一口氣,因為警黑藍的暴力勾結太過肆虐,遠遠超過一般人的容忍限度。

廣告

而警黑藍的暴力大合奏亦令很多香港人驚覺,即使林鄭最終口頭撤回修例,但中共和她並無意與大部分反對者「和解」,港人並沒有任何「休養生息」或「見好就收」的空間,港警(也可能滲入不少中國武警)的濫權暴力繼續升級,而林鄭最新的搞作是在十月四日利用「緊急法」繞過立法會訂立「禁蒙面法」,禁止市民在示威遊行活動遮掩面容,進一步專權地剝奪市民的自由。政府的藉口是針對蒙面「暴徒」,但事實上很多「和理非」示威者同樣戴口罩,除為了表示與蒙面的前線同行外,也是為了保護自己免被秋後算帳,因為這些「和理非」可能是中資職員、公務員、經常要到大陸公幹的人……所以即使參與合法示威活動也要戴口罩(到後來警方幾乎反對所有示威活動,變成所有遊行集會都是「違法」則是後話)。反送中抗爭開始後不久,不是有不少香港人入境中國大陸被拘留問話、檢查手提電話嗎?國泰/港龍在中方壓力下解僱大批同情抗爭的員工,不管是否有參與示威,政府部門和中資機構,以至一些不願得罪中共的財團都有或多或少的白色恐怖,這就是為何那麼多參與抗爭的人不想暴露身份的原因。

林鄭這樣搞,就是要進一步阻嚇「和理非」,而為政府護航的建制派,或是那些盲目遵守社會秩序,不管是否合理的人,早就異口同聲的說「你沒有犯法,為何要蒙面」、「你沒有犯法,為何要反對禁止蒙面」,就如政府訂立任何侵犯人權的法例(包括這次的「送中」條例)一樣,他們總會說「你沒有犯法,為何怕立法」。 

諷刺的是,十月五日凌晨生效的「禁蒙面法」卻馬上打了政府、建制派他們一記耳光,這幾天我們看到,明明當時沒有示威活動,街上的市民(特別是青少年)只要戴上口罩,只要遇上警察,就有被截查、羞辱、粗暴對待,甚至拘捕的危險。「禁蒙面法」明明沒有禁止市民在非示威場合戴口罩,換言之,市民戴口罩去逛街、吃飯,不管是因為有病還是政治表態,都是合法行為,但偏偏這樣做就可能出事,完全並非你沒有犯法就不怕立法那回事。大家還記得一個帶口罩的少女被幾個警察粗暴截查,要她除口罩,她說自己臉上有暗瘡,警察竟然要她出示醫生紙,完全是濫權的行為。這些在中國大陸才會出現的公安、城管侵犯人權場面,現在愈來愈多在香港出現。如果有人再說,「你們不戴口罩便不會怕被警察截查」,只能反映這些人對威權的盲目服從,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他們完全看不見這幾個月來,被中共/林鄭賴以對付港人抗爭的警隊,已經演化成一支妄顧法治、殘暴、漠視生命,令市民害怕又仇恨的準法西斯「黑警」,增加任何剝奪人權的法例,都會增加這些準法西斯「黑警」濫權的武器。

十月六日港九反蒙面大遊行後,防暴清場

十月六日港九反蒙面大遊行後,防暴清場

另一方面,立法並不能阻嚇「和理非」,十月七日數以萬計市民照樣蒙面在港九各地自發遊行,反對禁止蒙面,警方只能在大部分人散去以後,「突襲」較遲離開的前線抗爭者,暴打、拘捕那些青少年。至於為何每次示威遊行,那些最前線抗爭者或政府口中的「暴徒」,永遠都是最後離開?據認識一些前線的朋友說,就是為了「保護」同路人可以安全離開。這種對自己「過高」的道德要求,再加上喬裝示威者的警員在前線煽動「暴亂」和伺機配合拘捕行動,令很多「暴徒」(當中很多是青少年)被警察暴打和被捕遭檢控。

民望進一步下滑的林鄭,十月八日在主持行政會議前見記者,特別指「禁蒙面法」是針對青少年,說自己很關心青少年,青少年不應參與政治性示威云云。這個曾經強調自己也是母親的香港掌權者,充滿家長式思維,只懂強權打壓反對她的青少年,只懂譴責他們暴力破壞和傷人,從不關心他們為何「以死相搏」,為何要遭警察更殘暴的傷害。踏入十月就有兩名中學生被警察實彈所傷,一名中五學生的胸部近距離被警槍傷,一度危殆,他是極幸運才保住性命(因為差點就射中心臟),另一名被射傷大腿的中學生年僅十四歲。另外,這四個月被警察狂毆、酷刑至重傷、骨折的不計其數,林鄭從沒表露半點惻隱之心,也從不曾說過半句警方執法需克制的說話,有的就是和警方高層如出一轍的盲目撐警言論,完全顯露其硬心腸的酷吏性格,這也可能是習近平選中她的主因,一個可以硬著心腸堅決執行任務的「奴才」。

林鄭啟動「緊急法」的程序立「禁蒙面法」,很多人擔心是為了更嚴厲的立法,例如禁網、延長拘留、凍結資產等舖路。亦有人擔心,林鄭不願局勢緩和,是伺機製造藉口取消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阻止龐大的反對聲音進入區議會,工聯會等建制組織向選管會投訴被「欺凌」似是一個訊號。最重要的是林鄭終於提出可能求助北京,換言之,中共公開直接介入香港政局有可能出現,無論用什麼形式,都是直接衝擊「一國兩制」,甚至是對「一國兩制」的致命一擊,反映中共/林鄭也有「攬炒」的心理準備。

十月二日憤怒的中環上班族趁午膳時間遊行,抗議警察實彈射傷示威者

十月二日憤怒的中環上班族趁午膳時間遊行,抗議警察實彈射傷示威者

有時事評論員提醒港人,不管香港對中共如何有用,若不適時「見好就收」,中共為保政權,或曰「國家安全」,犧牲香港也在所不惜,即所謂「攬炒」。其實不用他提醒,稍為年長的人都對此奉為「圭臬」,「不要觸碰北京的紅線,否則香港冇運行」。這亦是不少自以為清醒的順民的「座右銘」,「千祈唔好得罪共產黨」。但其實一直以來,香港人只是爭取中共承諾過的民主改革,就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由港人一人一票選出的雙普選,而且以往由老泛民領導之下,在爭取過程處處體諒北京,而北京一直拖延,到拖無可拖就給你一個先由中共操控的選委會篩選後的「普選」行政長官制度,並於 8 月 31 日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宣布北京擁有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港人自治只是北京的「恩賜」。

這當然連最溫和的泛民也不能接受,2014 年的雨傘/佔中運動雖然失敗告終,不同取態的抗爭者也充滿內部矛盾,甚至互抽後腿,但香港人終於看清中共是不會讓香港人真正自治,中共官員不是說過爭取雙普選是反對派奪權陰謀,最近林鄭也說漏了嘴,香港自治就不是「一國兩制」。中共心目中的自治,就是西藏、內蒙古、新疆有名無實,由中共實際操縱的「自治」,因為香港對外還有利用價值,所以暫時仍然容忍香港人的雜音。

然而,對香港人來說,自治必須是真的,沒有真正的民主和自治,香港人的雜音也不可能長久。不用時事評論員提醒,香港人的基本政治訴求,香港人的底線和北京對香港的定位,共產黨的紅線是不能調和的矛盾,不用時事評論員提醒,香港的抗爭者都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一個國際上愈來愈有影響力的龐大專政集團,即所謂雞蛋面對高牆。但事到如今,香港人還有退路,香港還有回頭路嗎?這亦是那些真的「以死相搏」的年青示威者用行動提醒大家的,現在根本不存在「見好就收」的選項, 香港人若退縮,也許換來暫時的人身安全,但比 2014 年更大規模的秋後算帳,比 2014 年更多的剝奪人權立法會加快陸續出現,香港加速西藏化、內蒙古化和新疆化自不待言。當然,時事評論員會繼續說,再「攬炒」下去,香港不也玩完嗎?然而,若是殊途同歸 ,為何坐以待斃?

事實上,在互聯網上看到很多前線抗爭者對局面都表示絕望、悲觀,但他/她們沒有打算放棄,這可能是最本能的反應,我們再不能坐以待斃,無論「勇武」還是「和理非」。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