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師的職責僅是「維持學校正常運作」嗎?ㅤ一位中學教師給教育局局長的公開信

2019/6/14 — 21:57

楊潤雄

楊潤雄

【文:張往 @教育工作關注組】

楊潤雄局長:

本人為現職中學教師,任教歷史科及通識科。得悉閣下昨天(6 月 13 日)向全港學校校監及校長發出一信件(題為「緊守崗位 守護學生」),我作為一名教師,實在難以接受你信中表達的內容,特此致函作出以下回應:

廣告

首先,你在信中提及「有人佔據和堵塞道路,癱瘓交通,甚至暴動,當中有不少年輕人參與,更有人受傷流血,令人痛心」。作為一問責官員,請問你是否指責我們的學生組織及參與暴動?若你將有關事件定性為「暴動」,請你提出具體論據,絕不能以此標籤我們的學生。我必須指出,市民作出的抗議行為除了應注意其形式和手段,更重要的是理解他們的目的和信念。若你對絕大多數年輕人的想法連基本了解也沒有,請你先好好與我們的學生對話和溝通,作為教師一定樂意安排會面。

更有甚者,你在信中隻字不提警方在 6 月 12 日以不合比例的暴力鎮壓市民,卻強調「有人在社交媒體號召群眾進行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甚至煽動情緒,製造恐慌」。你是否知道在主流市民心目中,究竟是誰破壞社會秩序和製造恐慌?6 月 11 日晚上,當我看到一個又一個年輕人在金鐘地鐵站被警察無理截停搜身,難道你又會認為年輕人的不滿全因他們被人煽動?作為努力秉持客觀、持平、理性的教師,絕對不能接受在上位者刻意對事實真相視若無睹。為甚麼你在信中不提及 103 萬市民在 6 月 9 日和平上街表達聲音,當中有很多第一次參與遊行的年輕學生,難道他們不是表現出良好公民的精神?

廣告

其次,你表示「堅決反對」教育團體發動罷課/罷教,理據是「任何人士不應利用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我並不清楚你對「罷課不罷教」的精神是否理解,但無論如何你需要明白,表達政治意見是每個人都享有基本權利,即使是未成年的學生,也應該享受這一自由。學校絕對不是封閉的教育場所,而是培育我們年輕人面向社會的重要場域。有些教育團體不時強調「政治歸政治,教育歸教育」,實際上是對教育專業沒有基本認知。

根據《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作為一個專業教師「應培養學生民主精神,鼓勵學生獨立思考,作出理性的判斷」;教師對公眾則「應以身作則履行公民義務,注意時事,關心社會問題,以及把尊重人權的教育視為要務」。事實上,沒有教師會否認罷課/罷教會影響學校的正常運作,但是我們必須讓學生知道,在社會失常、政府一再漠視主流民意的危城困局下,年輕人有權了解社會爭議的成因、不同觀點之間的理據,以及事件可能對香港未來帶來的影響,從而建立和表達自己的看法。每位教師也有他們的個人政見,教師專業從來不包括所謂的「政治中立」,也從來沒有一項守則要求教師不能表達政治立場和觀點。針對爭議性問題,教師有權「運用專業判斷加以陳述、演繹和批判」,更可以「對教育問題公開發表意見」,而且「不因政見而影響受聘或續聘條件」。

事實上,社會的正常運作早已因政府施政失當而受到嚴重衝擊。若非當權者以橡膠彈布袋彈鎮壓手無寸鐵的年輕人,以催淚彈瘋狂驅散未曾衝擊的和平示威者,以警棍追打圍毆全無暴力意圖的無辜市民,教育團體又怎會逼不得已發動罷課以示抗議?

當你親眼看到學生自發地走上街頭,在面對前所未有的暴力恐懼中不知所措;當你在校內考試看著學生一邊流淚一邊勉力完成試卷,只為了做好本分;當你輔導和勸勉學生不要再到危險地方,他仍然坦誠地表示「老師抱歉!我現在無法作出這個承諾」;當你聽到你的教師朋友在街頭尋找失散的學生,逐一要送他們上車回家……我不知道作為一個本應帶領教育界的官員,或者一個父親,以至作為一個普通的成年人,你會有甚麼感受?若果你認為「教師在任何情況下均須履行職責,緊守崗位」,僅是指「維持學校正常運作」,我絕對無法認同你荒謬的觀點和傲慢的態度。如果教師只是將工作視為「搵食工具」,就不會在學校以外甘冒人身安全的威脅去拯救學生,而是「準時收工」。如果教師只是處理學校內發生的事情,對社會議題漠不關心,就不可能培養出帶領社會未來發展的年輕一代。若如你所言,未成年學生被捲入政治漩渦會引起家長、教師的憂心,那麼我們必須自省,社會究竟要出現怎樣的危機才會令學生不顧一切走出校園?

我必須重申,教師選擇罷課不罷教,正是要勇於承擔教師的專業責任,主動在學校建立一個開放、包容和自由的空間,讓身心受到衝擊的年輕學生,得以在安全的校園環境中暢所欲言,不用擔心被追究、被懲罰。我告訴你一個事實,6 月 10 日有一份由教師自發的罷課聯署聲明,在短短一天內已得到近 4,000 名教師實名支持,要求擁有 10 萬會員的教師工會號召全港罷課。如果教育局局長連教師的專業判斷也無視,反而透過信件向校長、校監施加壓力,強調學校「須明確指出有關行為實屬不當,並按相關資助則例、僱傭條例及校本政策處理」,變相要求學校懲處那些敢於承擔教師責任,真心為教育的前線同工。你認為你的言論是真心守護學生嗎?還是你認為選擇罷課不罷教的同工,是別有用心地刻意擾亂學校秩序?如果你不了解支持罷課教師的想法,我呼籲你認真與我們的同工好好交流再作判斷。

最後,你表示教育局的分區學校發展組會就這次事件「與學校緊密聯絡,了解各校的情況和需要」,但所謂的「情況和需要」,竟然是指學生缺席和教師人手調配情況,意指要求校長申報師生可能參與罷課的人數,甚至包括具體名單。這一要求對師生實踐基本的公民和兒童權利很可能構成威脅,選擇參與罷課的學生或教師,會否因此而受到懲處?我們無從知道。從客觀效果而言,此舉無疑會令校園蔓延自我審查的氣氛,令學生不敢表達自己的看法,甚至因教師受校長指示要呈交人數和姓名而破壞師生關係和情誼,變相教師亦難以與學生作出真誠交流,從而疏導他們的情緒,啟發他們理性思考。相反,學生此刻最需要的心理輔導和支援,局長卻完全未有表示任何協助,如此態度只會令前線同工難以相信閣下以學生利益和需要為優先考慮。

一個專業教育工作者,時刻相信「堅持專業自主是教育專業履行其社會職責的必要條件」,盡力「保持教育專業的榮譽、尊嚴和情操,努力維護專業的團結」。只有這樣持守信念,我們才有可能把教育建成「富理想、具成果的專業」,吸引更多年輕一代的有心人在日後投身教育事業。雖然閣下信件並沒有寫明是給前線教師,但我作為數以萬計現職教師當中的一分子,在閱畢這封信件時,不但沒有感到得到應有的尊重和支持,反而覺得教育專業因你偏頗、不合理的陳述和評論而受到貶損和挑戰,直接損害教師在公眾的專業形象。本人對此實在深感抱歉,希望局長能夠反思何謂教育,何謂專業。

 

中學教師
張往

附件:《香港教育專業守則》

2019 年 6 月 14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