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覺得這一件事情會怎樣完結?ㅤ當我們與政權賽跑

2019/8/17 — 11:16

「你覺得這一件事情會怎樣完結?」這個問題我想大家不感陌生,當我第一次聽到這一個問題的時候,基於預言運動的走向並不是我感興趣的主題,本應輕輕帶過,後經反覆思量後,我發現這一個問題有助整理過往存藏在心中的一些觀點,今天希望以文字的方式好好整理和大家分享一下。

甚麼謂之完結?

我認為整個運動當中隱含著一個期望:
「我希望透過社會產生改變,令我可以得到我所期望得到的生活。」

廣告

對年輕人而言,買房子升學就業,是人生的頭等大事,而對於已有資產者而言,安穩以及穩步的上揚才是正經事,兩者都會思考社會變成一個怎樣的樣子自己才為之得益,但是兩者之間往往是有矛盾和衝突的。

如果年輕人相信,就只有當政府和政制產生結構上的改變,他們才有機會獲得美好的前程,那麼一個大改變自然成為「終局」的方向,但是對追求安穩的資產擁有者而言,他們覺得只要催淚彈持有者盡快改邪歸正,那麼政局再次回到安定的步伐以保障他們用多年努力換來的權益,便成為了「終局」的方向。

廣告

當大家周旋在大改變還是小改變之間的時候,民眾開始以行動的方式去探討對方的底線。

民眾與民眾之間的底線

在過去幾個月的時間里,民眾與民眾之間的互動在我眼中是一個十分重要的主題,甚至是最重要的主題。情況大概就是,不同的持份者嘗試共同實現一些東西:「我有一些目標希望達到,但是這個目標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才能達到,你願意在受損耗的情況下一起實現嗎?」,這些損耗包括癱瘓交通、帶來經濟耗損、口角和流血衝突等等。

而這個「討價還價」的過程是重要而有趣的,因為除了知道對方願意付出多少外,大家亦都以行動來爭取對方「重訂價格」,例如:如果我放棄自己的休息時間癱瘓機場運作,你願不願意付出更多來支持「我們」?而又正正因著「沒有大台」這個時代氣氛,大家基本上是不知道他們正在支持的「我們」確切地是代表著甚麼樣的,也許是五大訴求(不同持份者的五大訴求在不同的時期,字眼上甚至意義上是不同的),也許是自由,也許是徹回條例,也許是獨立調查委員會。

我們在相信甚麼

而又如巧合一般,就在這個時刻,沒有五年前我們都看見的領袖,沒有強勢的政治 KOL,這個氣氛草坪為大眾提供不同的看法和知識滋長,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提出「我們的終點在何方」的答案,都有機會去定義「我們的最大公因數」,而我認為這個答案會與大家相信甚麼產生直接扣連。

有一天我與一名十分優秀的大學生共膳,我問道:「你會不會因著當下的社運而放棄來年的 GPA?」他笑著說不會,然後又道:「如果在 2047 年你發現私有產權失效了,你的物業的價格因著種種緣故受到影響,甚至不再屬於你,你覺得放棄一年的學業換來 2047 年的安穩又是否值得?」他即便重新思考自己的決策。

重點不是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會發生,而是我們相不相信會發生。就如大家都知道的一樣,如果一路以來安居樂業,順民是很難有長期的反抗情緒的,正正是因為我們不相信政府會令到我們安居樂業,抗爭才會變得如此恆常,但是又回過頭來,當不同持份者認為的「安居樂業」是如此不同(改革與維穩),我們下一步最迫切需要的,是好好去思索怎樣獲得不同持份者的最大公因數,以縮短以價還價的時間,除了群眾的忍受程度不同外,每一個人,每一天都和政權在賽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