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 .... 別狂傲,因為記憶,拒絕遺忘

2016/5/26 — 18:28

資料圖片:2015年六四維園晚會

資料圖片:2015年六四維園晚會

我在4月的「篤信力行」講座「被擄到巴比倫」第一講「歷史與記憶的被擄」中,提及了記憶與遺忘的問題。當時引用了幾位猶太裔學者的觀點,現摘錄如下:

舒衡哲(Vera Schwarcz):沒有記憶就沒有歷史,唯有記憶轉化成歷史,才能使將來有新生。「記憶是勇敢於讓過去復活,讓它重獲生命力,讓它干涉和改變追憶者當下的生活」。希伯來聖經中的「記憶」(to remember)一字,同時指涉了內心的經歷與外界事情,其主觀及客觀意義是不可分割的,思想世界必然轉化成實踐行動。他在記念二戰五十周年時又說:「抽象是記憶最狂熱的敵人。它殺死記憶,因為它鼓吹拉開距離並且常常讚許冷漠」。

維瑟爾(Elie Wiesel)--1986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大屠殺的倖存者。他在1986年主講諾貝爾講座時,以了一個猶太教派(Hassidim)的故事,來闡述記憶與希望的關係,內容大概是:有一位名以色列.巴閃脫夫(Israel Baal=Shem-Tov)的偉大拉比,要負起促成彌賽亞來臨的緊急使命。結果,他受到被逐的懲罰,只得一位僕人陪隨身邊。這僕人請求他破解放逐令,但他的法力已失,因為「我已遺忘所有」。拉比請僕人祈禱,但僕人也表示除了希伯來單字外,他甚麼都遺忘了。於是拉比請僕人一遍又一遍地將字母誦讀,好讓他跟著唸。最後,拉比恢復了能力,原因是他尋回記憶。維瑟爾講完這故事後,說 :這故事說明了記憶的神秘力量。「沒有記憶,存在便沒有益處。」「記憶挽救了拔示德(Besht),唯有記憶挽救了人性。沒有記憶的盼望,等於沒有盼望的記憶(hope with memory is like memory without hope)。「過去的反面不是將來,而是遺忘將來;將來的反面不是過去,而是遺忘過去。」(The opposite of the past is not the future but the absence of future; the opposite of the future is not the past but the absence of past)。

Abraham Joshua Heschel:"Because of memory. There is a slow and silent stream, a stream not of oblivion but of memory, from which we must constantly drink before entering the realm of faith. To believe is to remember. The substance of our very being is memory, our way of living is retaining reminders, articulating memory. "

今天,有人質疑六四悼念活動行禮如儀,淪為儀式化,或者認為廿多年來堅持平反六四,沒有實質作用與意義,甚至認為「六四」跟香港自主與本土經驗沒有關係,故主張為悼念六四劃上句號時。我認為,有需要再看看以色列民族對「記憶」的重視,拒絕遺忘……他們打從被擄亡國,直至經歷大屠殺,承受長時期的被擄與流亡。但她們仍能堅毅地持守自己的身份與主體,拒絕遺忘,在記憶中相信,在記憶中盼望。

廣告

悼念亡者燭光在過去廿六年來一直在維園燃點,是對屠殺人民的政權的抗議:當當權者不斷企圖宣揚遺忘、篡改歷史的時候,在香港這片土地上,我們仍堅持記憶 — 這是對亡魂、對難屬、對自己良知與記憶的守護。有人或許對「平反」一詞有所保留,認為是默認了中共政權的合法性。拒絕遺忘,更重要的,是要求任何人或政權(不管你認同與否),仍要對他所作的事(歷史)負責及懺悔,提醒個人或政權,曾犯的罪行。記憶就是抗拒遺忘。

六四真的跟香港自主沒有關係嗎?昔日百萬香港人為中國民主而上街,豈不正是為九七後的香港而惶恐嗎?誠然,當時港人將香港的民主化,寄望於中國的民主化。這對八九前後一代的香港人而言,確是真確的經驗。是的,「民主回歸」今天已夢碎,中港關係進入前所未有的新階段,這是香港民主化及自主化的發展歷程。今天,我們很能理解年青人為何要跟中國切割,但是,我想說的是,這種切割,更是與八九民運與六四屠城洗禮的一代香港人的歷史與經驗的切割。香港民主與本土自主,真的只是雨傘後的新生事物嗎?社會與群體的主體建立,不是應該包融不同世代香港人的歷史、記憶與經驗在內嗎?

廣告

我作為八九六四一代,同時也親歷九二八「催淚彈」洗禮,兩種記憶與歷史,並不是彼此對立,非此即彼的。我盼望,在追求本土自主及民主化的香港社會,也能同時包容兩段歷史與記憶。這都是對良知的守護、對我城命運的守望,對指鹿為馬、與民為敵的政權的抗爭。

燃點燭光,可以在維園,可以在家裡,可以在任何地方。為的是守護歷史,拒絕遺忘。告訴當權者,你……別狂傲。

歷史記憶,從來是轉型正義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個人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