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 (盧寵茂) 聽住,唔係我地搞到咁,係校委會嘅決定搞到咁。」 — 專訪歐耀佳醫生

2015/8/24 — 10:25

【文/圖:朝雲】

在筆者心中,歐耀佳醫生,就是「無國界醫生」的代名詞,思疑他又在地球另一角落,去信不奢望會有下文。

但歐醫生畢竟在醫院身負正職,訪問時他纔下班,指導完實習生。他解釋各地接連有事,輾轉蹈赴菲律賓、加沙和也門協助,業已回港,才會遭逢港大校委之亂。

廣告

問:校委會議之前,劉進圖等校友一起發功,形勢漸處上風。但自學生闖入校委會議,輪到李國章,盧寵茂等反擊,輿情轉向不利,你怎樣想?

歐耀佳:我很早便加入校友關注組。學生會與關注組早有默契,互相知會,互相尊重。學生會說過若校委繼續否決,會有行動。

廣告

據我所知,關注組中當過學生會的校友,反映過這樣有負面效果。但我們僅限於提醒,而無權控制得到。

儘管校委的應對「低莊」,但正如你所說,接觸舊同學時,他們的反應負面。就像佔中,大家都罵佔中的人,但不會追源溯本。他們為什麼出來?為何足足79日,政府都不肯正視學生訴求?

我最近才離開一個中學同學的群組,一個四十幾年朋友的群組。我轉貼校委事件的消息到群組內,換來投訴。儘管也有很多同學支持我,但我始終要這樣做,我要表達此事絕非僅限港大,而關乎香港的教育。

同理,好多人都話學生,為什麼不跟法律,不跟章程?但當有權力的人濫用權力,是誰先無法無天,破壞章程?學生無權無勢,還有什麼可以做?

問:事後很多人在網絡廣傳,你和盧寵茂在港大同一舍堂讀書,事發時你和盧寵茂亦有對話。盧不可能不認得你,但指控卻諱言名字。

答:認識,在St. John我大他兩年班。他和太太在舍堂相識,也認識他太太。何況我也是外科,常常一起開會。事實上我亦欣賞他的工作。

去年佔領之初,有六百多位醫生發表聲明,支持真普選,譴責暴力,我也是聯署者之一。

幾日後,盧寵茂就參與推動另一聯署,反對佔中,結果就是五百多名醫生,謂佔中如癌症的聲明。我也收到早期的聲明草稿,仲辣好多,說警察依法盡職,武力適當。後來出街的版本才降溫少少。

當晚我便在金鐘,公開反駁,真正的癌瘤,其實在旁邊的政府總部。那時已經公開對立。後來醫學會會董選舉,記者也問到舊事,我說事還事,人還人。

問:當日在會議廳樓下,除了你還有沒有其他醫生?

答:我所見是沒有。

學生衝進會議廳時,校友在樓下守候,適值程翔在講話,因此而打斷。第一位下來的校委,還解釋自己是「忠」的。

接著樓下便傳聞盧寵茂暈倒,要叫救護車。群眾起哄,質疑他有沒有扮野。到得救護車下來,袁國勇和另一港大職員,保護盧下來,被群眾包圍。

圍著他們的不是學生,也不是校友。有些是傘運以來糾集的群眾,如鳩鳴團之類。初時我難以靠近,爬上欄杆。見到袁國勇,問他什麼事,他說盧受傷。我也認識袁國勇,當然好信任他。所以便叫人群散開。

叫了多次,人群不聽。我和陳淑莊、梁家傑太太(註:皆為港大法律系校友)一起大聲叫群眾讓路。當時記者圍繞著盧寵茂訪問,我想他正專注受訪,沒留意到我們做事。

袁國勇也叫我幫手,我說「我叫到先得架。我係醫生啫,但我唔係管理佢地。」盧寵茂便瞪著我,說:「你睇吓你,搞到而家啲人咁樣。」我答他:「你聽住,唔係我地搞到咁,係校委會嘅決定搞到咁。」接下來我還是繼續喊開路。

個人的看法,他不點名是「醒目」。當晚他明言有人推他,新聞亦說是他報警。但我知道他的腿從前受過傷,無論真正的原委如何,他的確有可能整親隻腳,我的反應就是做我能做的事,就是這麼簡單。

問題是當他的誠信受到質疑,不斷否認、辯護同時,轉移指控到另一醫生頭上。身為醫生,我很明白他感受。以後出paper有冇人信我?誠信受到質疑好大鑊。

也許他沒有留意,出於直覺,指控有醫生失責。當時我正在陪爸爸,下午入境後,才收到無線的電話,告訴我早晨盧寵茂上電台這樣說,我才知這回事。

無線的記者鄭詩亭說,翻查過片段,和我所言吻合,想做一個平衡啲的報道,約我做訪問。

因為我家也近清水灣,便提議讓我先回家再受訪。剛回家,他們的新聞車就到,於是未沖涼,未換衫便接受訪問。訪問結束時已近5:50,想不到他們在六點半新聞就剪好片出街。而且是盧寵茂講一句,新聞片就播事實出來。

個人覺得連他們都看不過眼。

明報立即找雙方核實,問盧指控的對象究竟是誰,他說「天知」。記者轉述盧的答案,我只能說好surprised,我78年入大學,他80年入大學,認識了他三十幾年。

問:聽到你這樣說,我感觸好大,忍不住多問一句。盧說「政治令人瘋狂」,你怎樣想?

答:正正是政治令人瘋狂。跌倒什麼還可以說偶然或誤會,但當他指控一個醫生,而那個醫生十居其九是我。他很清楚,我們對醫生的天職和誠信,都同樣在乎。我同情他,真的。

他咁辛苦,已經上到好高嘅位。有傳他還會更上一層樓,成為港大校長。在梁振英,李國章治下,什麼都可以成真,若他真的成為港大校長,我毫不驚訝。問題是誠信,即使當得上港大校長,大家還是會質疑他。

問:你會否參與1/9畢業生會議?

答:會。已經收到超過五十位校友,未能出席,授權給我。今晚應約和朋友吃飯,就是拿朋友的授權。

***

筆者將繼續訪問港大學生、學者、校友和法律專業,敬希垂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