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佢值100 円,我值幾多?關你乜事呢!

2016/1/4 — 18:38

《100円的愛》海報

《100円的愛》海報

想睇日本電影《100円的愛(香港譯名)/百元之戀(台灣譯)》(下稱《百》,2014年在日上映),主要是友人推介,說是代表日本出戰奧斯卡外語片,我即時pop up 數年前拿了獎的《禮儀師之奏鳴曲》,加了期望和觀賞動機,看了《百》後,感覺電影係低成本作品,除了一場沿河邊跑步器材較貴,拳擊比賽用多了特約演員外,基本上比《激戰》更慳皮,但至終卻能代表日本出賽,儼如屋村仔代表香港參加奧運,呢方面已經好熱血,找找資料,發覺最初日本得四間戲院上映,後來靠口碑,愈演愈旺,這代表了甚麼?

電影就是一門冇得計算,甚至帶點邪門的生意,院商不時跌了眼鏡,跑出一匹又一匹的黑馬,《十年》是最近本地的熱辣辣例子。

熱血係由失敗者身上燃起

廣告

《百》戲外熱血,戲裡也是熱血,不過熱度唔係即時上火,而是慢慢升溫,導演是武正晴,根據足立紳腳本改編,不過這些都是不太關痛癢資料,始終日本電影香港人不太注目,或許傳統感覺劇情節奏較慢,看不順眼,換個角度,可以欣賞導演在細節上安排,日元一百值多少大家心知肚明,尤其在量化寬鬆的當下,安藤櫻飾演女角一子,比廢青更頹,因為連佢自己亦睇唔起自己,戲名一百日元一方面用來形容她自己價值,另一方面,一百日元亦讓她碰上她的初戀對象-拳擊手狩野(新井浩文 飾),雙方撻著的原因,狩野用自己對白解釋了:「我覺得你唔會拒絕我。」自覺失敗的人係會同性相吸,彼此走在一起...

熱血唔需要好神聖同正氣

廣告

不同的失敗者在片中相遇、串聯,結合出整個故事社區範圍,他們的失敗、不在於做了甚麼違法事,而是被主流社會忘記,毫不察覺他們的存在,睇佢地唔到就是他們最大的悲哀,連邊緣者也算不上,是透明人!透明人慘過地底泥,死唔去但又活得似zombie,《百》的一子學打拳唔係好上進咁要泡番頭,像張家輝般要係熄燈前為自己做番一件事咁神聖,動機好純粹,部分原因係為左拉近同條仔的距離,投其所好(另外部分觀眾自己睇番),想用d力去捉住呢份對佢而言係奢侈的初戀...

我地應該好理解失敗者!

條仔狩野其實都係正常賤人,擺明當一子係水泡,唔做拳手就失業,寄生係她的公寓,當搵到個荀d嘅盤,就即撇,一子連初戀都冇埋,本應萬念俱灰,導演冇安排佢以死控訴社會,一子好自然咁搏哂命係拳擊到,找人訓練,以32 歲之齡參加比賽,個人物去到呢度就上緊位,個shape 出哂嚟,部署緊條人魚線出場,呢part 係唔駛用理性去解釋,人物發展自動波,好純粹,要用個heart 去直接feel ,香港人今時今日直頭同一子同步99%,睇到柒事多而又多,禮義廉充斥市面,真係想一拳打爆個香港九龍新界!拳套應該賀年送禮自用嘅佳品。

我定義我自己,點都爭番一口氣

一子同周星星嘅小人物變大英雄好唔同,後者係今日已經堅離地,大英雄其實唔駛抽贏大反派,現實裡要抽低李氏力牆,真係咪玩啦,作為失敗者梗係好想贏,「好想贏」亦都係片末一子講左好多次的對白,亦係我同你心底入面個句心聲,贏唔贏到對手就自己控制唔哂,不過贏番自己份尊嚴,就已經係自己故事的英雄,由低位上番高位,唔駛同人比,講到呢度,大家大概明白《百》點解愈做愈旺,點解代表日本上奧斯卡,日本人面對強國咪係一子囉,我地又何嘗唔係呢,所以呢齣片其實都好啱睇,入場買飛去撐自己!而我就好想搵番個拳套,播住Bigband 的Loser,熱血一下我的2016,睇見李國章,已經眼火爆!
「Hungry,Angry 和痛苦,人生不外這三件事...」節錄自《百元之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