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來生要做衙差還是北斗?

2016/5/6 — 15:47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2014年10月15日,社總在灣仔駱克道球場集會,當時我們要求七警要停職,而非調職,並排隊輪候灣仔報案室報案有警察向社工濫用私刑。數百社工到灣仔警察總部抗議;另有逾百名同工逐一入警察總部報警要求調查。社總帶同黑布橫額,譴責警察濫用私刑,促請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交代事件及下台;大批警員在警察總部門外築成人鏈戒備,一度舉起黃旗,警告社工進行非法集會,警察總部更落下大閘,雙方對峙多時。不過,這無阻逾百名同工逐一入警察總部報警要求調查。

有人說社工是一盤的散沙,因為不同的社工有不同的信念,例如:有人相信微觀社會工作,把問題集中於處理在個人的境況中,有人卻相信一切均來自社會問題,微觀的工作只是為社會的問題在進行小修小補而已。我們如何方可以從「散沙」中再一次聚合起來?二萬位註冊社工絕對不是一個細小的數目。

廣告

如果我們可以:在 5月2日站上街頭一起推動「18區萬人寫信撑全民退保」;在選舉前教育長者如何投票,不會被人騙去手上的一票......也許,不一定要出現在灣仔警署門外的情境,才算團結。

當日,同工在報案室外耐心排隊的情況,與電視畫面裡面七警的黑影,造成很大的對比。今世做了社工,做不成警察了;來生呢?只要光明磊落,做什麼也行。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