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家衛族」是香港版的義和團「扶清滅洋」

2019/7/24 — 18:48

2019.7.21夜,元朗街頭

2019.7.21夜,元朗街頭

7 月 21 日晚上在元朗站一帶打人嗰啲根本就係黑社會,根本與百多年前的義和團那些流氓沒有分別。這些江湖人物如此明目張膽出來搞事,與當年在山東起家,以「義和團」之名出來所謂「扶清滅洋」,殺基督徒(死嘅幾萬人絕大部份其實係中國人,係區內的居民),殺傳教仕的人一樣野蠻。

其實真係好相似。當年的義和團或所謂拳民,主要都是本地的地踎流氓黑社會。

當年在「炮艦政策」底下,中國人感到屈辱是一個事實。但「保守」、「愚昧」也是事實。有一些地方官紳極度極度睇唔順眼被視為代表了西方文明的基督教,就利用那些流氓來搞事。義和團之所以成為運動,就是因為有人俾錢,有官員照,產生了聚眾尋釁滋事的效果。有人召集,有人俾錢,嗰啲清兵又好似今日啲香港警察一樣,對不法行為隻眼開隻眼閉,流氓越聚越多,也越嚟越囂張。又開始有人組織起他們上來,練下功,講到自己天下無敵刀槍不入,然後虾虾霸霸。

廣告

加上慈禧太后想廢光緒,卻受到外國使節反對,因此有些官員就乘機搧惑太后利用義和團搞事。說穿了就是要抗拒另一種文明。清朝的那些官員及太后又信以為真,以為可以利用這些流氓爛仔吐一口氣。結果就出現了一系列暴力事件,又打洋人,又殺傳教仕(其實絕大部份被害的都是中國人),又殺基督徒(差不多全都是中國人),又乘機發財收保護費,搶人家產,姦淫婦女。這些人打住「扶清滅洋」四個字,就真係做乜都得。

這就與今天有些人睇唔順眼年青人爭取民主,要求政府問責一樣。這又與今日部分所謂鄉紳及被動員起來的圍頭佬,打住「保家衛族」四個字,以為可以去到元朗站出動江湖弟兄係人都打有乜分別?

廣告

有部份那些今日衣冠楚楚的鄉紳,其實就係當年坐喺村口遊手好閑的「牛屎飛」。雖然今日飲紅酒着西裝出席政府的宴會,有個別可能攞埋法律學位,甚至成為了太平紳士,但有些人的觀念就與百幾年前出動義和團嗰啲愚昧嘅鄉下佬冇分別。佢哋仲以為成個新界都係佢哋嘅私產。

如果要計數,新界那些土地賣晒出去,佢哋冇收錢㗎!除咗那些村界內的土地,所有地方香港人都有份,唔係佢哋嘅私人資產!佢哋?乜喺嗰度用咁嘅方式嚟所謂「保家衛族」?

「敲竹杠的政治」

新界佬的村民政治,有一個比較簡單但係高度概括性嘅講法,就係叫做「敲竹杠的政治」,即係利用「新界原居民」這個身份搵着數。歷史上,除了百多年前滿清政府跟英國在「新界拓展條約」簽訂之後的短時期內,出現了所謂抗拒外族統治的抗爭,即今日被誇大了幾十倍嚟講嘅所謂新界人「反英抗暴」之外,新界人或者所謂原居民一向都係利用原居民這個身份謀取利益。在殖民地政府也好,在今天的特區政府也好,取得了不少好處,是比住在香港九龍市區的香港人更多的好處。

我接受㗎,人人都會為自己利益爭取,但就唔好講到自己咁崇高咁偉大,仲要利用呢樣嘢來欺壓其他人?作為打擊其他不同意見人士嘅藉口?仲要做當權者嘅打手?

殖民地政府透過新界理民府、鄉議局及其他鄉事組織制度,把保護新界原居民利益的工作正規化規範化,在保護原居民的宗教及傳統上其實算係做到足。甚至有啲過咗頭,但大家都算,都接受。

到 60 年代後期,政府要發展新界之前後,已經逐步為新界六百幾條所謂自然村劃定了村界。村界之內,基本上佢哋在相對寬鬆的標準之下點搞都得。村界之外嘅土地,如果涉及私人業權,政府就賠足錢或者發出「換地權益書」,補償了新界居民嘅所有損失。

所以,今日入到新界新市鎮地區,元朗也好、屯門也好、沙田也好、天水圍也好,村界外的地方,例如元朗站、新屯門廣場、新元朗中心、沙田新城市中心,諸如此類,全部都係屬於香港人嘅。原居民在這些地方的權益,不會比一般香港市民多!

當年要發展新界地方,政府還幫啲村改善水利、改善交通,涉及嘅土地如果有私人業權,唔通佢哋冇收錢?今日憑咩話嗰度係佢嘅地方?憑乜嘢抓住「保家衛族」四個字就擸架生去嗰度打人?在元朗市、新元朗中心買樓或者租樓住嘅唔係新界人呀?唔係元朗人呀?佢哋就唔使「保家衛族」?佢哋冇權爭取民主?冇權出市區遊行示威?之後返屋企就要俾你哋呢啲土豪劣紳吹雞班齊手足攞晒架生,在佢哋有份嘅地方、佢哋有份嘅車站係咁打?唔俾人返屋企就叫做「保家衛族」?呢啲咩道理?

根本擺到明就係做當權者嘅打手?「保家衛族」只係包裝,「做打手」至係真。所謂「保家衛族」,其實只係現代版嘅「扶清滅洋」!今日當然唔係叫「扶清滅洋」,今日叫「反民主」、「唔俾人唔支持政府」、「唔俾人爭取民主」、「唔俾人去要求政府問責」。這與當年唔俾啲山東民眾接受基督教,唔俾嗰啲「首先被定義為大清子民的中國人」接待或者接觸傳教士一樣,一樣咁野蠻。呢啲就係今日香港版本嘅所謂「保家衛族」!同百多年前的愚昧和野蠻完全沒有分別!

把「新界原居民」「私有化」

當年中英談判剛剛開始的時候,新界原居民及其組織,曾經反對改變香港現狀,曾經爭取英國政府保護佢哋嘅利益,也曾經爭取延續英國殖民地政府對包括新界地區在內的香港的管治。

後來香港前途大局已定,「敲竹杠」的對象就變了向北京而不再是倫敦。中共也看準了新界人這一種「敲竹杠政治」的本質,所以在基本法內也寫下了要保障原居民的傳統權益。整個策略就是把「新界原居民」這一個概念私有化,成為中共在香港的其中一個維穩的力量。這就跟清朝的官員給予義和拳那些流氓黑社會認可、給予他們金錢、對他們的胡作非為隻眼開隻眼閉、甚至利用他們去打擊這些官員抗拒的現代文明一樣。最近在元朗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西環究竟在背後扮演了什麼丑陋角色,香港人心知肚明!被動員去打人的、打著「保家衛族」名義的那些人,也是心知肚明!

把新界原居民籠絡好,利用他們與一般香港人甚至年輕一代對抗,從而達到北京的政治目標,從而去抗拒社會上的民主化及人權訴求,這就是西環這麼如此積極去統戰新界的其中一個基本原因。從一開始,這就是一種將香港人分化的手段。「拉一派、打一派」從來都是中共的政治伎倆!

強調多一次,元朗不是所謂新界原居民的私產。特別係市中心一帶,根本就係香港人嘅地方。去到嗰度郁人,點講都講唔通。仲要係人都打!

我在這個區住咗 26 年,我父母及有其他家人都住新界西北,如果講到「保家衛族」,我一樣有資格。所有在元朗工作、生活、居住的人都有資格出來「保家衛族」!香港人要反對「扶清滅洋」式的所謂「保家衛族」!作為元朗人,作為香港人,冇理由袖手旁觀,冇理由俾這種歪理變成理所當然。

我們每一個香港人都有責捍衛這個我們共同擁有的社會,不能接受某些人把某個地區當成私人資產,不可以任由他們在香港人生活的地方胡作非為!

(補注:多謝很多朋友的關心。我知道寫這樣的文章,肯定會得罪人,也踩親人條尾。但我對於 7 月 21 日發生在元朗的的暴力事件實在很憤怒。一則不吐不快。二則如果因此而收聲,就是正中「那一類中國人」的下懷,讓他們奸計得逞。所以我呼籲,所有人都要堅持不被強權暴力嚇怕。再一次多謝很多朋友的關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