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良局何蔭棠中學同學,加油!

2019/9/12 — 11:54

保棠之聲 Voice of Po Tong Youtube 截圖

保棠之聲 Voice of Po Tong Youtube 截圖

先此聲明,我不認識這間學校,但我不得不開名高度讚揚保良局何蔭棠中學同學的勇氣和膽色。網上短短十來分鐘的開學禮片段中,看到的是校長和老師安靜地站立,見證同學們在奏國歌時高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而學生司儀在結束時不徐不疾,用幾句深情說話,與一起參與抗爭行動的同學互勉。同學們如此執著正義,叫我又一次衷心佩服。比起其他學校動輒報警、恐嚇學生、打壓他們的表達權利……誰真正在辦教育?高下立見。當中,吸引我的還有禮堂上方六個大字:“Live to Learn, Learn to Live”(從生活中學習、學習如何生活)我想原句是來自美國牧師 Douglas Horton 的一句話:“Live to learn, Learn to live, then teach others”,這句在接近一百年前說的話,非常貼近當代的教育精神。

在激進的六十年代,巴西教育家 Paulo Freire 經歷社會動盪,見證箇中的不公義。後來建立了批判教育學,徹底顛覆學校的傳統運作。半個世紀以前,教育視學生為一個空白容器,要由高高在上、有個學位的持牌老師來傳授知識,祇懂把學生的腦袋「塞滿」所定下的課程,無視學生個人生活經歷和存在的社會環境。然後,禮成!50 年後的今天,這種僵化的教學模式仍充斥著各間學校,老師每日撳完 ppt 就等如教好書,默完書就等如識寫字作文。Freire 非常強調教育與行動應是一體。但現實的香港不是如此,例如通識科講到全球暖化會帶來明日地球災難性的後果,而學生卻同時在夏天穿冷衫上堂、午餐用發泡膠盒盛飯。課本講自由民主的重要,但校方同時對學生會所搞的活動諸多箝制。明明見到學校的政策不公平或校規過時落伍,學生卻從不敢質問或去改變它,唯有一年又一年的忍受著。書本的知識祇是用來換取 5**,而不是去建立批判思考。因此,教育與生活嚴重割裂,完全不合乎 Freire 的要求。Freire 更高調指出,教育絕非中立,學校必然守持某種辦學理念和價值,總有個立場,向著目標實踐出來。教育的根本,就是關乎個人解放和社會公義,兩者互相扣連。 

翻看短片多次。

廣告

程序一:校長和老師進場,男老師全部恤衫西褲打呔,恤衫祇有藍白色兩種,沒有其他格仔或條紋圖案。女老師全部穿裙(一位例外),主要以黑色為主(一位橙黃色除外)、剪裁簡潔、沒有丁點花紋和雜色,而校長也是黑白兩色。當全體教職員站起來時,一片灰白黑藍佔據整個舞台,總覺得少了一些色彩、個性和生氣。這反映校方對老師有嚴謹要求,顯示出一種強烈的集體風格。

程序二:國歌響起,正當音樂進入主旋律時,全體學生高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聲音嘹亮,蓋過了國歌,直至完畢。反極權的法國革命歌聲掩蓋了國歌,我從未見過這種場面。台上老師和校長全部木無表情,無任何驚訝反應。他們究竟是否知情?事前是否已獲知會?學生何來這麼大的勇氣?我既感動又擔心,倘若國歌法將來通過,這個畫面可能成為絕唱。

廣告

程序三:全體唱校歌,完畢後,又集體高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聲音響徹雲宵,台上老師們依是無任何情緒反應。為什麼?在開學典禮期間喊口號,簡直匪夷所思。在一般情況下,訓導老師會立刻制止,校方事前知悉嗎?

程序四:校長致詞,女校長清脆的腔調,自信地宣佈學校來年將會推行的各項計劃,全部不超過 5 分鐘,簡潔俐落,沒有半句多餘的廢話。唯結尾時,在沒有上文下理的述說下,突然叮囑同學們要做到「求同存異、和而不同,珍惜身邊同學,建立一個和諧的大家庭。」這幾句說話,意有所指,似乎是暗示大家不要以藍黃政見不同而對立,回應當下香港社會的嚴重撕裂,希望所謂欺凌不會在校園內發生。為什麼表達得這麼隱晦?為何一句不提近三個月的社會狀況?程序五:禮成。當校長和老師仍未落台前,學生司儀講了一番個人感受:「……希望大家謹記,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大家有不同的崗位,都要謹守自己的崗位,不論遇到任何困難,都要勇敢面對,看一下身邊的同學,回望我們一起走過的路,秉承著不篤灰、不割席、不分化、不指責……」校長和老師離開時,同學們站著再唱出《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跟住又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聲調依然響亮,震撼偌大的禮堂。

這批學生正實踐 Freire 的教育理念 — 教育與行動是一體的。經歷過 2019 年暑假的洗禮,同學從「反送中」運動中領悟到個人解放與社會公義的相關性,在短短的 40 日內,心智急促成長,政治覺醒。由烈日到滂沱大雨,由 103 萬到 200 萬的遊行,學生們強烈體會到香港人身份,明白香港人是一個共同體,大家面對同樣的命運,認識到彼此是手足:「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意義。這就是 Freire 經常講的,要認識學生的生活經歷和他們存在的社會環境,保棠的同學做到了,也正是 “Live to Learn, Learn to Live” 的精神。他們在街頭用身體感官體驗,聞過催淚彈、流過眼淚、甚至可能嘗過濫暴和濫捕……這些直接的身體感知,已超越了由概念來到概念去,從文本中學習的抽象模式。今天,這班同學勇敢地發聲,集體公開地表達內心積壓著複雜的情感:憤怒、迷惘、恐懼、哀慟、悲傷、憂心、怨恨、抑鬱、痛心……在沒有擾亂開學禮的情況下,同學們適時唱歌和叫口號,向不公義的政權說不,這正是 Freire 心目中的教育。

典禮簡單隆重,被拍下放上網,點擊率高,多人讚賞。同學們,你們給我上了寶貴的一課,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