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護學生是教師的天職

2016/7/28 — 13:39

2014年9月26日,集會人士衝入公民廣場掀起雨傘運動的序幕。事隔近兩年,時任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昨日被法院裁定參與非法集會罪成,時任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和常委羅冠聰,則分別被判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會,以及參與非法集會罪成。

2014年9月26日,集會人士衝入公民廣場掀起雨傘運動的序幕。事隔近兩年,時任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昨日被法院裁定參與非法集會罪成,時任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和常委羅冠聰,則分別被判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會,以及參與非法集會罪成。

2014年的雨傘運動被粗暴結束,和平佔領、表達訴求的市民和學生被濫捕濫控,很多個案仍未完全解決。特區政府虎視眈眈,總會找到欲針對的對象,然後作出連串的拘控,套用種種罪名,打壓政治異見者,製造白色恐怖,濫權情況已逐漸失控,要把香港赤化成中共統治的內地城市,最近更將矛頭指向年輕學生。

2014年9月26日發起重奪公民廣場的三位年輕學生: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被控參與非法集結等罪,三位年輕人不懼打壓,無悔當日行動,堅持為港人爭取民主和人權,備受港人欣賞和愛戴。經過22個月的煎熬,案件終有裁決,三人被裁定罪成,下月中判刑。

整件事的罪魁禍首不是學生,而是施政失誤引發港人反抗的特區政府。港府漠視港人訴求,步向專權政治,引起公憤。公民廣場本是港人自由進出的集會示威地,由反國教運動、DBC反滅聲抗議、香港電視爭取牌照集會,大大小小的遊行請願,皆以公民廣場為集會地點。政府單方面禁止港人善用公共地方和平示威,根本是違反了基本法27條賦予的遊行、集會和示威權利,剝奪港人表達訴求自由。重奪公民廣場是港人必須捍衛權利的行動。三位年輕人呼籲港人站出來,一同取回應得的權利,合情合理。可惜的是這個政府完全受控於共產黨,本來可回應訴求、輕易解決問題,卻用了極權統治思維,引發了波瀾壯闊的雨傘運動,讓全球都看到共產黨的醜惡面貌。

廣告

現在又秋後算賬,要陷年輕人於不義,特別是在立法會選舉前夕裁定宣佈參選的羅冠聰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成,是否有意打擊羅冠聰,使其參選備受挫敗?港人又怎會不大起疑心?

針對學生的政治打壓,一浪接一浪。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也被警方落案起訴,指他在今年1月26日的港大學生圍堵校委會事件中,涉嫌刑事恐嚇、刑事毀壞等共4項罪名。

廣告

這又是明顯的選擇性檢控,本來是港大同學和教師爭取院校自主、學術自由的正義行動,卻換來特首和建制校委會成員的無理對待,首先干預副校長委任,繼而充耳不聞師生訴求,激起學生憤怒,才導致學生們在極無奈無助的情況下反撲。可笑的是聲稱的刑事恐嚇是指涉嫌令李國章受驚嚇;強行進入是指涉嫌用暴力方法進入大樓!原來李國章膽小如鼠?大樓禁止學生進入?荒唐的是馮敬恩當日身為校委會成員,竟被控強行進入港大校委會會議?大抵這群人未聞五四運動時火燒趙家樓、怒毆賣國賊的歷史,更不知悉當年肇事學生全部獲釋的結果?

說到五四運動,當然不能不提當年營救學生的北大校長蔡元培。令人欷歔的是今天馬斐森校長和一眾港大教師們,可會為馮敬恩被政治打壓的事件站出來?或是發起罷課、要求李國章等人停止迫害學生、向警方銷案?讓學生繼續擁有純真和熱情,及為正義挺身而出的勇氣?

四位年輕人被政治打壓,作為老師的,怎能坐視不顧,任由殘暴政權和醜惡港府欺負我們的年輕人?保護學生是教師的天職,港人也絕對不贊同社會可如此不愛護我們的下一代,居然把捍衛港人自由民主人權的年輕人打成尋釁滋事的不法分子。

 

(原文刊於2016年7月25日《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