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信口雌黃,委過於豬:這就是前特首本色?

2019/1/13 — 13:15

【文:陳燕遐】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昨日在個人面書上發貼,指野豬做成嚴重社區衛生問題,並指野貓野狗會被人道毀滅,為何獨厚野豬。梁前特首好在社交媒體大發議論非始於今日,過去不少貼文都被指出資訊錯誤,目的成疑,這次關於野豬的言論,仍不改其信口雌黃的本色,短短二三百字,已經至少出現五六個錯誤。

首先是對「野生動物」的錯誤理解。查劍橋字典對「野生動物(wildlife)」的解釋,是指在自然狀態下,獨立於人生活的動植物。(animals and plants that grow independently of people, usually in natural conditions)」香港的《野生動物保護條例》對「野生動物」(wild animal)的定義是指「在普通法上歸類為馴化類動物(包括如此歸類但迷途或被遺棄的動物)以外的任何動物。」無論上述哪一種定義,野狗、野貓、老鼠、曱甴都難以歸類為野生動物——貓狗馴化已數千年,現在的所謂野貓野狗主要是人為棄養或放養動物,老鼠曱甴更是緊靠人類而活。唯有野豬是在這些定義下真正的野生動物。因此他拿野豬與貓狗老鼠曱甴來類比,定義上就犯了錯誤,言論其實站不住腳。

廣告

再來就是對野生動物的不尊重,近乎反文明的程度。人類文明已漸漸從過去唯人獨尊的錯誤中覺醒,走向鼓勵生物共融,明白到人類的發展,令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不斷受到威脅,很多野生動物已經滅絕或瀕臨滅絕,世界各國都定立專門法律保護。香港得天獨厚,在人口密集的環境中仍擁有幅員廣闊的郊野,提供多樣化的生態環境,讓各種野生動物可以棲息繁衍。然而,一如其他大城市,香港的都市發展正不斷破壞野生動物的棲息地,因此,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在「本港受保護的野生動物」一條下,亦指出:「政府對自然環境的保護日益關注,並透過立法及有關部門的行動進行保護野生動物工作。」梁振英身為前特首,似乎對政府保護野生動物的政策與工作相當陌生。生而為人,卻昧於人類文明發展生物共融、資源共享的趨勢,他的言論其實是反人類文明的。

曾經身為香港的行政長官,他對昔日屬下部門的工作似乎一知半解,這從他說「野狗野貓會被人道毀滅」一句可見一斑。《明報》2019年1月12日的報道已指出,2016年漁護署向立法會解釋,為控制流浪動物,署方會設法捕捉,如動物無人認領,經評估後被安排領養,無人領養才會安樂死。並重申署方的政策目標是確保社區內人與動物能夠和諧共存。多年前漁農署已與香港愛護動物協會等組織合作,推行流浪貓狗絕育放回計劃。可見「人道毀滅野狗野貓」絕非政策願景與目標,實際執行上也是最後手段。梁振英已卸任特首多時,中國人所謂「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若他稍有一點前領導人的風範,實在不宜對現行政府政策指指點點,尤其對他不熟悉的法例與政府部門的工作。

廣告

貴為國家領導人,他對中國如何看待野豬顯然也很陌生。查野豬2000年已被列入《國家保護的有益的或有重要經濟、科研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屬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禁止隨意捕殺,一些省市還將其列入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範圍。他既是政協副主席,理應協助香港推動國家保護野豬的政策,如何反過來主張捕殺野豬?他對野豬的習性若不是無知,就是有意污名化。他說野豬以吃食家庭垃圾維生,顯然有違事實。野豬居於山林野地,主要以植物的根莖或泥土中的昆蟲蚯蚓作食物,棲息地受侵佔破壞,始會走近城市覓食。對於減少野豬滋擾,漁農署的指引很清晰:人妥善處理户外垃圾,使用可防止被動物翻倒的垃圾箱,減少吸引野豬的食物來源。近年在民間團體與熱心市民努力爭取下,漁護署終於從善如流,積極回應其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政策方向,為野豬進行絕育,以控制其數量。在署方與民間努力宣導下,市民漸漸正確認識野豬的習性,明白上述漁護署的指引方為減少人豬衝突最文明又有效的方法。梁前特首不但開倒車,無視政府與市民的努力,還將應該自己妥善處理家居垃圾的責任委過於豬,沒有比這更無賴的事了。把人為的社區衛生問題說成是被迫得走投無路的野豬的問題,如此向弱勢抽刀,實非政治領袖所當為。

香港社會常常前進兩步退三步,正正是時常有人知法而不守法,玩忽職守,不專業又好放厥詞。梁振英貴為一國領導人,不如積極做些對人類有益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