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修例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2019/8/14 — 19:30

高度自治不斷被侵蝕、政制龍門搬不停、社會不公日益加劇,香港人的怒氣已積壓多年,此刻終於爆發!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乃容讓政府將人扣留甚至引渡至中國大陸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但這絕非今日軒然大波的根本原因。

近日示威遊行連場,參與者雖有少數與警方武鬥或干擾民生的激進人士,更多的卻是數以百萬計來自社會各階層的普羅市民,就連受僱於政府的公務員也走上街頭,香港人跨越了年齡、職業的鴻溝,街上人頭湧湧卻又和平理性。然而香港政府一味放大少數場面,強行替示威者加上「激進分子」以至「暴徒」等標籤,懶理驅使大部分和平示威者上街的絕望情緒。林鄭月娥貴為特首卻見木不見林,只識追究違法舉動,對廣大市民的訴求則置若罔聞;明明要處理的是政治危機,卻好像只會執法就足夠了。政治問題政治解決,唯有林鄭與背後話事的北京政府才能一錘定音,但林鄭領導無方,最終竟把警方推上政治風波的浪尖。

部分示威者只是學生或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卻可能落得身陷囹圄的下場。有人可能會認為他們行事魯莽,自毀前途,但這些指責實是忽略了導致如斯局面的真正原因:

廣告

在很多年輕人心目中,他們根本沒有前途可言。他們看到香港經濟只是大商家與政府勾結下的產物。他們大概一輩子都買不起樓;在香港這個世上最貴的樓市裡,25 至 34 歲階層的月薪中位數是 18,300 港元(約 2,346 美元),即使省掉其他所有消費,這筆錢也只能勉強租住一個 500 呎(約 46 平方米)的單位。於是大部分年輕人不是與父母一起蝸居,就是租住比車位更小的納米樓。他們大多家世平凡,對中國的政治制度不感親近,並已看穿親北京建制派的虛偽。政府官員一邊鼓勵年輕人到內地讀書工作,另一邊廂卻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歐美。他們被告知要愛國,要接受步步進逼的威權主義,但說這些話的有錢人手裡卻拿著第二本護照,預備隨時遷居西方的民主國家!

雪上加霜的是,他們看不到現狀有任何改善的希望。沒有普選,行政長官便不會對香港市民負責,只會對欽點她的中共高層唯命是從;有投票權來「選出」。選舉委員會的 1,200 名成員,其大多數是她的北京支持者。「選舉」她的選民就只有 1,200 人。立法會制度同樣向既得利益者和親北京政黨傾斜,只有一半議席來自直選,政府更曾取消數名年輕反對派直選議員的資格,年輕一代在議會中頓失代表。走上街頭成為市民表達政治訴求的唯一途徑,不僅對年輕人如此,對任何世代不滿政權的人也是如此。2014 年,北京背棄政改承諾,觸發「佔領中環」行動,但除了運動領袖鋃鐺入獄外,這場和平靜坐竟無法換來任何成果。

廣告

立法會成為橡皮圖章,耗資一萬億港元(約 1,280 億美元)的大嶼山填海計劃勢將通過,其工程合約大都是內地企業的囊中物,這種多餘的大白象只會把香港的財政儲備拱手相讓。年輕人都明白「機會成本」是怎麼一回事:這筆錢填了海,就不能用於解決香港本地的房屋和醫療問題,而目前香港人輪候公屋平均要等五年半,去公營醫院看個專科也要等兩年。(高級公務員對此自然不能感同身受,因為他們不但出入有專車接載,也享有房屋津貼和在醫院看病的優先權。)

香港不僅毫無改善的曙光,現況還不斷惡化:2016 年有五個本地書店職員被擄回內地;去年有高鐵站實行一地兩檢,內地法制入侵香港土地;《金融時報》主編被驅逐出境、政黨因支持港獨被禁止運作、多名外國人因批評中國被拒絕入境;年初政府提出為《國歌法》立法,把侮辱國歌刑事化;現在則有示威者甚至途人被毆打,警方卻坐視不理 — 凡此種種,都是我們曾經以為只會發生在羅湖以北的事情。這邊廂中聯辦僅被示威者輕輕污損,那邊廂親北京議員對攻擊無辜市民的黑幫表示友好,造成多人嚴重受傷,但林鄭竟更關注前者,使年輕人更為憤慨。

香港各方各面均在迅速大陸化。每天最多有 150 名內地新移民來到香港,使早已不勝負荷的公營服務百上加斤。每年 5,000 萬個內地旅客使得住宅區也變成人潮洶湧的購物城,逼走真正服務居民的民生商店。

形形色色的改變,對所有香港人都有相當影響,偏是年輕人方有勇氣和意志,寧願押上前途也要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他們出於對香港的愛,致力保護這個城市寶貴的自由、獨特身份和文化特色。

根據最新的香港大學民意調查,現在只有 23% 的市民支持林鄭,反對率則高達 67%,民望淨值為負 44%,較上次調查急跌 20%。不論是支持度還是民望淨值,都是自 1992 年開始進行香港領導人民調以來的新低!中共表示堅定不移支持林鄭施政,硬撐警方強力執法,但香港政府已經陷入管治失效的漩渦。林鄭不肯面對公眾,名義上仍是政府之首,實際上已把政府的門面讓給警察。自己儼然成為執法機關的佈景版。堂堂政府之首現在只識片面地追究少數激進人士的違法舉動,無視廣大和平集會群眾的訴求,把政治危機硬說成執法問題。林鄭再也沒法以德服人,剩下北京作為唯一靠山,她死撐不下台的結果,就是讓全港 740 萬人付出沉重代價。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