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倦極的朱凱迪 想做香港人A隊的梁頌恆

2015/11/27 — 13:11

右起:梁頌恆、朱凱迪、鍾劍華

右起:梁頌恆、朱凱迪、鍾劍華

【文:朝雲】

24/11  香港大學通識教育

區選剛剛結束,朱凱迪顯然多日未睡而倦極。

廣告

儘管朱笑言,已經破了香港史記錄:第一個非原居民,在鄉郊選區拿到超過三分一選票,但離變天的日子,依然尚遠。

點票的時候,鄉事派的父老,說朱一表人才,何必浪費青春,撼頭埋牆,沒有勝望。勸他轉戰天水圍市區,暗示願意幫忙,「易打好多,你都係想從政啫」。

廣告

朱明白對方所言,大抵是實話。餘下三分二選民,可謂鄉事的鐵票。來屆是否撼動得了,他根本沒有把握。

朱承認他面對艱難的決擇:一是未來四年,繼續由自己精衛填海;二是在原居民中找出有心人,傳承他的素志,得到雙方的共鳴,打破三分一的局限。

朱凱迪(右)。攝:朝雲

朱凱迪(右)。攝:朝雲

(註:筆者從未用心跟進農村議題,沒有深度的刻劃,十分汗顏。

然而偶讀一本新書,《我們的香港 — 訪談這一代香港文化人》,內有朱凱迪訪問,詳訪朱的出身,並投身抗爭的經歷。受訪者還有沈旭暉、張潔平等。訪問殺青於七一之後,佔領之前,他們對未來的看法,可為歷史的駐腳,亦堪為將來的線索。)

***

郭永健

郭永健

工黨郭永健說,投票率之高超乎想像。然而葉榮、鄭鴻達等當選,非靠奇蹟,兩人都有紮實的地區工作。

他說投票率高,不一定再利泛民。年輕人多以傘兵為首選,泛民居次;藍絲和長者,也主動或被動地投票。

在郭所屬選區,前議員因貪污落馬,加上建制內閧,郭在補選勝出。他原料醜聞會不利對方選情,結果發現影響極微;到正式選舉,建制協調到一人出選,鐵票可以聽話地復歸一人,沒有生嫌。儘管他得票增長超過七百,但仍然落敗。

郭自承在地區工作,沒有特別強調雨傘、黃絲,著力於耕耘。撇開政改等爭議,區議員的工作,相當非政治化。除非能夠取得主導權,否則選泛民或建制入議會,能做的工作其實不遑多讓。議程就是營營於撥款給太太的興趣班,贊助業主立案法團搞旅行,議案都是由建制主導,區議員藉此「分餅碎」,攏絡居民,成功爭取。

因機遇而短暫進入區議會,他深明困局極難突破。例如林村五千萬「天安門」,諮詢僅止一次,又不落區詢問意見,還要在四個月內定奪,他無法接受。但他亦不解,泛民議員沒有落力追究。屬於少數的他們是否已經麻木,順應了建制壟斷的議會文化?除了口號式各自表述,還可以做更多,例如動員街坊。

他固然為傘兵獲勝感高興,但改變卻殊不容易。他希望當選和落選的傘兵,都保持衝勁,讓議會內的泛民重拾熱誠,讓四年後的選民繼續投他們。

***

梁頌恆。攝:朝雲

梁頌恆。攝:朝雲

梁頌恆說青年新政,源於傘革期間,高登的十八區議會計劃,動員高登仔參選區譏會,他有份報名,但到大家相約見面,他發覺很多政黨都想介入,延攬人才,不少人根本不是素人,梁失望而回。

梁與朋友談到此事,對方亦有相同遭遇,建議不如自起爐灶。清場前最後幾日,他們深感無助,通過朋友互相擔保,確認對方不是「鬼」後,他與四個朋友,相約於 K 房,拆下手機電芯密談。他們根本沒有唱歌,職員不免覺得古怪。K 房五子便成為青年新政的核心。

青年新政的成員,必先認識五名核心成員之一;並獲一擔保人,保證不是「鬼」;繼而接受青年新政的綱領:「港人本位,公平公義」,始能加入。梁笑言是「近親繁殖」,成員幾乎都是朋友,共百餘人。

他說新政原定的目標宏大:區選431區,每區派一人參選,實行變相公投。後來才明白,找431人都太難。

於是新政重整方向,一是由下而上的社區社會規劃,打破蛇齋餅糉的壟斷;二是宣揚本土理念。

如是新政找到九人出選。面對鎅票的指控,他解釋有兩大考慮:

一、區選在城市的分區很細。一般黃埔居民,都不清楚自己屬黃埔東抑或西,往往行過幾條界,便到另一選區。社區根本不依選區劃界,互相混雜。基於資源有限,他們力求出戰的選區,都互相毗鄰。既節省資源,也帶來協同效應,在一地宣傳,可以輻射周遭選區。

協同效應在黃埔區尤其明顯,區選最後關頭,雙方都告急。西九新動力和經民聯,為保梁美芬,放棄周遭地區,集中人力洗樓為她谷票;至於新政的網上告急,對游蕙禎,鄺葆賢都有用。結果梁美芬險勝游,但黃埔西的鄺間接蒙利。

二、不服泛民協調機制。梁說傘革爭取的,正是沒有篩選的真普選。如接受協調機制,根本沒有公平的選舉權、被選舉權。協調根據往績,對資格愈老的政黨愈有利。

梁說政治版圖已變,新政和一眾傘下組織,成立未過一年,但平均得票率著實不差。決定出戰人選,不應繼續閉門會議,排資論輩。來年新界東補選,應該先有初選,由選民決定誰出戰,還他們真正選擇。

賽後檢討,梁發覺新政事先張揚,落區參選,建制有所警覺,儘早部署動員,他們會陷於劣勢。如他的觀龍選區,最後一星期,曾鈺成、葉國謙都落場撐民建聯,順道和他打招呼。將來或參考徐子見的方法。先保持低調,到截止報名才參選突襲。

梁認為區選成績,反映選民接受本土等政治議題。例如金金大師,在上水獲得高票,對手林卓廷,亦要大打水貨牌。將來也會考慮經營北區。.

而民主黨劉慧卿、何俊仁、尹兆堅、林卓廷,晚近去過港澳辦見馮巍。劉不在區選,其餘三人,唯林卓廷也要批水貨客連任。梁認為何、尹落敗,乃因去港澳辦而流失選票。

新政因草創未久,至今未有規程。但到如今初具規模,正在草議會章,確立民主領導。

梁據自己落區的經驗、新民主同盟大勝,傘兵表現不俗,肯認本土已得選民認受,將成為來年立會、甚至特首選舉的主軸;去政黨化求變,亦為未來選舉的潮流。

***

顏汶羽

顏汶羽

民建聯的顏汶羽說,是屆區選,除了高投票率、偏愛新人,他還有一個觀察,就是選人不選黨。選民未必根據自己泛民/建制的定位選人。

他說徐子見名不見經傳,選民寧投徐而棄鍾樹根,「因為選民唔鍾意鍾樹根,係人嘅問題」。

顏提到星島日報,形容他是「建制反對派」,他說區議會有能力,令政府跟自己一套。

顏詳述自己如何為地區爭取設施。屋邨附近有一學校用地,民建聯本已做好諮詢,提議起社區置施,但政府卻只想興建一座公屋。

於是他便像東北村民,到城規會申述反對意見。關鍵在更改土地用途,須經區議會同意,民建聯在區議會有十三票。顏有能力與政府談判。政府想先起樓,事後補建設施,但顏堅持反對。政府終於撤回原案,到得下回重提,便有齊民建聯諮詢居民時,所要求的配套。

顏說建制派不會無條件支持政府。而且要根植於地區,下而上才知道居民需要。只要有理有節,反映市民真實的意見,但政府不理,就應該敢於反對。

他認為民建聯是香港唯一的跨階層政黨,政治光譜與政府最為貼近,「如果政府唔跟民建聯,係咪一個唔合理嘅諗法?一係民建聯錯,一係政府錯。但我地有咁多議員,有超過二百間辦事處,我地睇嘢差得過政府?我成日都講:我唔信。」

***

鍾劍華

鍾劍華

在問答環節,鍾劍華說,來年素人繼續參與立會選舉,挑戰長幼有序的大佬文化,如何協調、分配出戰人選,將大成疑問。

被問到民生、政治的二分,他笑言梁振英在政改否決後,說莫談政治,專注民生。但翌日隨即將立會議程上,有利政府和民望的議案調前,優先處理,就是政治動作。

至於政府向獲勝的傘兵招手,鍾提醒傘兵:「會唔會俾個水氹你踩?」

他說政府委任的諮詢組織,從來是誘之以利的政治酬庸,在裡頭得到好的位置,得到若干資源,聽得多政府的說辭,興許就會投桃報李,妥協自己。

鍾說人生的道路漫長,會遇上好多誘惑。未必所有人都能保住初衷,要看品格和修養。1921年,中共舉辦第一次全國黨代表大會,到得抗戰,不少人已另投國民黨,甚至成了漢奸,保住名節的沒幾多個。他勸年輕人多自省,清楚自己為何參與其中,抵得住誘惑。

最後,梁頌恆說青年新政自成立起,已備受攻訐,由建制派 B 隊,到民主黨 B 隊,所有 B 隊都做過。他說素人打破政壇的產業鏈,注定沒有朋友,找不到自己人。

他不同意傳統左右,藍絲黃絲的線系光譜,都找不到青年新政的位置。既肯定由下而上的耕耘,或被本土派視為左膠;又推崇港中區隔、民族認同,或被左翼視為右派。他希望有立體的觀察。

他說新政的形象,應該由港人來判斷。當他們有過作為,港人覺得如何,他們就是什麼。

「我地唔係咩 B 隊,我地只想做香港人嘅 A 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