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你累了,記著「一個都不能少」

2019/8/21 — 16:42

818遊行(立場新聞圖片)

818遊行(立場新聞圖片)

「一二、一二、一二……」三個月前,誰會想到一班十八歲都不夠的少男少女會在街道上面對警察的子彈、催淚毒氣和鐵棍,但仍然堅定地拿著盾牌戴著頭盔齊心喊著口號向後稍移,為的只是讓後方的市民能及早離開,免受警察的殘暴毆打與濫捕。

二十分鐘後,我和這班少女少男被催淚彈打散,然後一堆同樣戴著頭盔的黑色狀體衝上前,它們儼如一部輸入了暴力程式的機器般,不斷向人群揮動警棍,將我背後的人一個又一個壓倒在地。在混亂之中,我看到一名少男走避不及,背脊被黑狀物的雙腳壓服,但它們仍不肯收手,用皮靴踩在他的頭頂,將他的頭擠壓在凹凸不平的硬地,又將其手臂扭到背後,咔喳,再扭一下。這機器是否輸入錯了新程式,將活生生的人當成蟑螂對待?

這些驚心動魄的場景沒有像電影小說一樣,在每個初晨陽光仍未照到床上時令我驚醒。相反,我必須要每日牢牢記住畫面中每一個細節,才能提醒自己真實經歷過如此場景。也許現在的現實太過虛幻,脫離了日常的認知理解。難怪大家都在說「發夢」,每一個夢者都投入了這場夢的旋渦,不能抽身,或者,不願抽身。

廣告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ㅤㅤ— 米蘭昆德拉

米蘭昆德拉這句話點出了對抗權力的法門,但我該用什麼方式有效參與這場鬥爭呢?五年前,我也曾走在最前,最後這些再深刻的往事和感受只變成了一些字詞、一些反思、一些理論、一些悔恨。今次,我又該如何不重蹈覆轍跌入同樣陷阱?「七二一恐怖襲擊」「門牙吐出的血」、「眼球裡的布袋彈」、「五條人命」,這匆匆二十四個字如何才能變成一塊巨型的石碑,矗立在這個城市的人心裡,永遠矗立在那裡?

廣告

我無法原諒,也無法理解七百多名義士被拘捕後,遭受警察各種私刑侮辱,還要遭受到嚴苛律法的起訴。我無法原諒,也無法理解有至少數十名熱愛香港的青少年要在青春的時期承受十年以上的監獄,而有可能十多年後他們出獄後已無人記得他們十多年前的血汗。我無法原諒,也無法理解整整一代人投入這場抗爭之中,這抗爭最後還是一點都無法改變香港的面貌。

要贏。一定要贏。

但該怎樣才能致勝?

「某個手持掃帚的人
回憶過往
某個人聆聽
點著他沒有斷的頭
但在他們身邊不遠處
已經開始出現
會對這些事感到無聊的熙攘人群

偶爾還有人
會從灌木叢底下
挖出生鏽的論點
然後把它放到垃圾堆上

那些知道
那裡發生過什麼事的人
必須讓路給
那些知道很少的人
還有那些比很少還少的人最後是那些幾乎什麼都不知道的人

在把因果
覆蓋起來的草地上
有人必須躺著
嘴裡叨根草
望著雲朵發呆」

ㅤㅤ— 節錄自辛波絲卡《結束與開始》

在七百多名被捕義士之中,有些是我的朋友,有些是曾經並肩作戰的戰友,絕大部分是我不認識的人。在這些真真正正的無名英雄面前,我必須歉疚。也許我曾和他們擦身而過,也許我們曾合力做過一些事,但最終我卻安坐在這裡。我無法原諒自己現在的安逸。當我知道當他們被抓到警署,就會經歷可怕的情況,我更是揪心,因為通過我一些相熟的朋友轉述或曾被帶返警察的朋友親述,今日(8.20)警察被揭的酷刑只是冰山一角。「男的被毆打,女的被剥光豬給男警看。」

他們生而為人,如今卻變成警察任意殘酷對待的曱甴,但他們有做錯什麼?他們只是熱愛這個地方,只是想呼吸到一口自由的空氣,現在卻完全失去自由,被關在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暗房裡受盡侮辱與非人道對待。

數個月來發生了各式各樣殘酷的事情,稍有良心的人都會不忍卒睹,但我們必須面對、直視,絕不能遺忘。經歷了數個月,有朋友可能累了,有人甚至可能辛苦得喘不過氣。我們可以休息,但不能放棄。假如你開始記憶模糊,就打開影片重溫一幕又一幕的警暴鏡頭;假如你開始感到無力,就想起有七百多名少男少女隨時過著十年監獄的日子。沒錯,仇恨無疑是一把雙面刃,但仇恨的根源確實具有它的力量,我們要把握這股力量將它轉化成義憤,想盡各種辦法為被捕義士爭返一個公道,一片自由的天空。

「你們問:我們的目的是什麼?我可以用一個詞來答覆:勝利,不惜一切代價去爭取勝利,無論多麼恐怖也要爭取勝利,無論道路多麼遙遠艱難,也要爭取勝利,因為沒有勝利就無法生存。」

ㅤㅤ— 邱吉爾

香港已經難以回頭,不,已經回不了頭。一代人已經徹底覺醒。「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時代選擇了我們,我們就是時代的孩子。在這時代,日與夜都是政治,都是革命。古時「革命」是指「革」除受「命」於天的皇帝;今日的「革命」,是指每天「革」新改變的將是我們個人的「命運」。我們不再是只顧賺錢只顧吃喝玩樂的香港人,我們構成了真正的共同體。我們要意識到這個命運,才能真正把握自己的命運。義士就是我們,我們就是義士。我們不能放棄他們,則如不能放棄自己。

一個都不能少,不只是指義士的生命,還是指每一個義士的自由與尊嚴。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 寫於 8.21 凌晨預料失眠的夜晚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