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我是教協選委 我應選擇胡國興而不是曾俊華

2017/3/24 — 15:44

胡國興

胡國興

【文:吳壁堅】

可惜筆者不是選委,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學老師。教育界的選委席位由教協壟斷,我們期望教協能幫助我們選擇最符合教育界利益的特首候選人;但是,他們似乎已決定選擇曾俊華,筆者認為這是大錯特錯、也違背教育界良心和他們良心的選擇,在此我會加以說明。

教育政綱以胡國興最切合教協的理念

廣告

教育界選委理應比拼不同候選人的教育政綱。三人在此大同小異,都是取消TSA、合約老師變常額、文憑教師學位化、加強STEM教育之類。其不同之處,是三位對教育開支承擔的部份,林鄭月娥的政綱承諾每年增加50億經常開支,胡國興的政綱建議教育開支由佔本地生產總值3.4%增至4.5%。但曾俊華呢?政綱說「我們有必要投放更多資源於教育」,即是什麼?增加多少?完全沒有實際數字說明。為什麼教協會選擇一個完全沒有任何教育開支承諾的曾俊華?林鄭在這部份比他還要好。

另一方面,通識教育是教協重視的必修科,因他們認為該科具備公民教育的承擔。林鄭的政綱提出要優化通識科的評核方法,曾俊華則提出理順課程中各單元的關係及單元內容、要照顧少數族裔和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更公平有效地評估學生的通識水平。兩者均提出要改動通識科的教與學。胡國興提出恢復通識科課程發展津貼,以輔助學校,並保證不會讓政治干預通識科課程及考評發展。只有胡國興在政綱中承諾對通識科作資金補助、反對政治干預,為何教協對此視而不見,反而選擇一個強調要改動通識科的人?

廣告

再者,在特首大學必然校監制的立場上,曾俊華在政綱說檢討行政長官應否繼續出任大專院校校監的安排,但胡國興則認為「是時候檢討並修訂這條過時的法例,保障學術自主」,以「修訂」、「過時」、「保障學術自主」等詞語,明顯更進取、也更切合教協的理念,為何教協又看不到胡官對普世價值的堅持?

政改與二十三條立法也以胡國興更切合教協理念

可能他們會說,選特首不能只談教育政綱,應兼顧其他範疇。假設我同意這論調,就容許我以政改作為例子。曾俊華的政綱強調「將以最大的誠意,就 實現普選的問題與社會各方面、各黨派緊密聯繫,並努力促進他們之間、以及他們和中 央政府之間的溝通對話」。至於是否會跟從人大831框架、如何擴大選民基礎,均沒有說明,只說凝聚共識;胡國興則提出一系列的方法擴大提名委員會的選民基礎,由25萬人增至300萬,並提出增加個人票、杜絕一人多票、拉近選民的票值等。由此看來,胡官的普選理念比曾俊華更有承擔,教協又為何看不到?再比較二十三條立法,曾俊華說要以白紙草案的形式諮詢公眾,強調要凝聚共識;胡國興則強調政改通過後才對二十三條進行立法,明顯比曾更進一步,甚至提出要為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立法,保障「兩制」和「港人治港」這些核心價值。上述理念和教協如此相近,為何教協又視若無睹?

請用教育界的良心去投票

由上述種種的政綱比較來看,筆者實在想不出任何理由去推斷教協為何會選擇曾俊華而非胡國興。雖然教協曾出新聞稿說明他們的立場,並列出四大原因以作解釋,但如果讀者看完筆者的文章,就知道其第二及第三點絕對是斷章取義;而第四點就更離奇,他們身為泛民一份子,竟然會認為一個建制派能修補社會裂痕,而竟認為屬建制的曾俊華比一個毫無政治包袱的胡國興優勝。難道意向調查就能蓋過所有的原因嗎?如果作為一個教育界選委,不以教育政綱比拼、又不以教協的「核心價值」─政改和二十三條立法的理念去選擇,其實教協選委以什麼準則去決定投票取向?投票不是要成為造王者,而是選擇一個最符合自己理念與利益的候選人。教育界選委,請你們先搞清楚你們的準則,才去投票,否則你們就是出賣教育界利益的人,因你們將會選擇一個在教育政綱最弱、而政治理念也不是最匹配你們的人。

 

註:教協新聞稿中的四大原因,包括:(1)   教協會員意向調查;(2)   教育政綱;(3)   政制取向;(4)   當前香港社會的需要

作者自我簡介:將軍澳香島中學通識教育科科主任;香港電台「通識網」專欄作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