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我是特首 如何處理警隊問題

2019/10/23 — 11:4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賽天籟】

由六月到今日,經過四個月既社會問題,在假設政府有制肘下,究竟政府可以做啲咩去減低社會問題呢?

筆者了解到一件事,就係今次運動,最大既催化劑,並唔係普選送中呢啲比較政治既問題。而係政府一意孤行既態度。

廣告

由二百萬人上街到堅定二讀,都係令民心完全放棄政府既重點。到後來,警隊的執行出錯,濫權濫打,比之對付重裝匪徒更甚,更令本來的和平變得暴力升級,民怨四起。

呢個問題就係今次抗爭可以持久既原因。問題已經大部分由本來反送中升華到人民對生活社區未來不安既探討。可以看見,人民出來抗爭的,已經重點針對警隊的不公,有如回到六七十年代的九龍寨城,又看見的是,律政,醫護一部分比較專業的一群,他們發聲都多針對警隊的問題。警隊,現在已成為活該的代罪羔羊,我用活該,因為他們有權利表現得更好,至少在紀律上。

廣告

既然係咁,假定政府真心想將問題解決援和,首先要有一個形象上的示好。假如有讀者認為攻政府已經示好,已經有一個一百人既閉門會議,有將送中撤回。我深信你未必須要繼續下閱本文,因為本文是為如何處理問題而非爭論。

正如一對情人,男的出軌了。

之後兩個月因為爭吵,男的對女的拳打腳踢,爭辯每次只是說出一些詭辯,說與那外遇已壽終正寢,從不回應以後和外遇分手。到第三個月男的見事情無解,就提議好好商量,還提出與外遇分手,然後批評自己放出最大善意,女的不知好歹,如繼續示好只會沒完沒了,所以見爭吵不休,繼續以拳頭相向。

你是那個女的,接受嗎?

建立問題每每先後,處理問題必然有緩急。不代表解決問題中心問題會迎刃而解。

怒火,已經不斷向警隊蔓延,這是一個最好的時機,去將問題解決。

政府要先想清楚,警隊問題是「管不了」還是「沒有管」? 假如是管不了,政府是時候要想像,歷史上所有軍伐割據,借助完軍力後,莊閒隨時異位。看聯蒙滅金到袁世凱稱帝,再自 ICAC 前的四大探長,未來的問題只會更大。

若是沒有管,那只是心態問題,假如今天認清利益最大化,現在處理還來得及。

既現在社會立場上已經將怨恨都投放在警隊上,時機正好以此為契機,令人民心態逆轉。逆轉不代表人民歸向完全改變,那是不可能。現在當務之急,是令人民感覺政府誠意。由於分化方向,已經很大程度上宣告失敗,香港人的普遍質素關係,裁贓令人民鬥人民基本上已經行不通,加上香港示威沒有如外地的搶奪店鋪,令無論在本地以至外國的分化工作也得不到支持。明心明眼看到的,只會更反抗。

假如政府先以安民為目標,今日可以做的是如何重奪話事權。

1. 定義示威被捕者的權益

勇武示威者,大部分知道抗爭後果,人民也大多有一般認知,人民反感的是警隊用不必要武力。當示威者被捕後,在未定義其罪行前,其身份為嫌疑犯,其權益包括面見律師。警隊需尊重其身為嫌犯的權益。現在不必要的停止嫌犯說出名字,只會令人民對警隊憎恨日高,將發現屍體和警隊殺人了事的謠言掛鉤。

2. 定義何為合適拘捕力量

定義警隊合適暴力,在拘捕後示威者如何配合為已被制服。如美國被要求停車的司機,多要求雙手放於軚盤上令警察看到,以防止司機取槍械反抗。政府需要定義被捕人仕應如何配合,例如雙手高舉,如示威者已經執行而多加暴力,執法者如因情緒報復而施加暴力,可定義為濫用暴力又或酷刑罪。

有清晰指引可減少不必要傷亡以及怨恨報復,對雙方亦為利大於弊。

3. 定義有效監警投訴機制

一直以來,政府沒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口中叫人民相信監警會。既然要人民相信監警機制,首先要有令人民信任的基礎。

現警隊多未有編號,沒有證件,筆者可以相信是文中前面說的,政府管不了的其中一環。這個動作,可以引發的負面影響,包括如警隊提到,執法者無後顧之憂而形成無枉管外,更甚者會以香港未來安全作賭注。一個本應最需要紀律的部門,對紀律作出最大挑戰,第一個去推倒紀律的重要性,會令城市的價值觀滅亡而令綱紀敗壞。

無紀律警隊令人心惶惶,亦令未來不法分子有可乘之機。無論是罪犯以至恐怖分子,一個沒有完整紀律的警隊或軍隊,是最高效去滲入的個體。試想,今日有恐怖分子假扮警隊去攻擊香港任何地方,你懂分辨嗎?警隊懂分辨嗎?

假如要建立基礎令人民開始信任政府,要先令人民接納這是一個可靠的監管制度。假如政府管不了前線警隊放上號碼,人民投訴不了,政府如何建立可信的監管制度?

這些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從的理念,令監管制度完全崩潰。要處理首先可以建立團隊形式責任制。假如一個團隊全都沒有身份證明,投訴建立會當時當場記錄以全團隊問責,直至團隊報告有關犯錯個體。以此團隊問責,令前線指揮和同僚會亙相提醒,警隊出錯減少,醜聞也可隨之下降。加上人民會有一個感覺可信任的投訴機制,未至完美但可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去開發對話平台。

4. 加快定義犯錯處分

現在世界都看著香港發展,香港警隊比之世界其他警隊不堪,大話連篇,面對公眾完全沒有誠信的形象,難以服眾。

但一直如此縱容警隊,情況只會更為不堪,未來更為堪輿。

現在既然警隊變成眾矢之的,政府更可利用此良機去令公眾感到誠意,從而開展對話平台。

選擇處分警隊高層或前線其中之一,從而令其他警員更清楚何為對錯,亦令公眾對監管制度建立信任。

政府如擔心情況會如 1973 ICAC 出現時,警隊起義一發不可收拾亂局,可能是過份憂慮,比較英政府遠水不能夠近火,中國解放軍的存在,會令警隊投鼠忌器,不會形成不能控制的局面。

5. 重新整理警隊形象

法家學說中的法,就是表明每一個體如無法理制衡,人禍必生。以法制之教之,人民自然順從。如執法者不依法,就不能體現依法的價值觀。

警隊濫權暴力施刑,口中身體語言極盡污穢,在世界眼中已經成為笑柄。政府一再容忍,更是雪上加霜,令世界以香港為笑話,命名為 police states,感覺政府不能控制下屬,仰人鼻息。

重新整理警隊形象,不加多減少,根據警例執行,打擊所有不必要言語行為,做到賞罸分明。令世界看到,令人民看到,政府反應雖慢然而公私分明。這可能是香港政府最後一個可以扭轉乾坤既機會,去令公眾以至世界可以改觀。

假如到今日還是想「不去管」,那其實是放棄建解決現今問題,就只有讓香港繼續亂下去,中國會從而得到多一個一國一制城市。如有心解決,先看著辦上述提議,到那個時候,才再打開一個對話平台,可能比較貼地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