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我是警隊的臨床心理學家

2019/9/24 — 18:08

長期以來,警察一直被視為高風險的職業,容易出現心理健康問題。最近警隊的臨床心理學家指出,這幾個月的衝突令許多警察受到嚴重壓力和經歷人際關係的破裂等。我認為這低估了警察所面對的心理困擾。從錄影片段中都顯示,不少警察使用的過度武力達失控程度,顯露深層的憤怒。很多警察可能正飽受焦慮、抑鬱、敵意、耗竭和失眠的煎熬,而不能正常運作。本文提出臨床心理學家應該做的事情,以確保警察能作出合乎社會期望的表現。

臨床心理學家最重要的職責是確保所有警察適合執行職務(fit for duty)。因為警察有權使用致命武力,如果他們不適合但仍要執勤,這只會增加市民面臨的風險。因此心理學家有責任盡快篩選出處於高危的警察,並評估他們的心理狀況,有需要時停止警員的職務。

由於害怕職位升遷受到影響,不少警察即使出現心理問題亦不願意尋求幫助。心理學家必須確保警隊有一套心理服務轉介的政策。例如當有市民投訴某警察使用過度武力後,這位警員必須接受評估,或是主管有責任作出有關轉介。現時警隊極需要推廣尋求幫助的文化,讓受困擾的警察盡快克服障礙。

廣告

警員可使用武力對付違法的市民,但使用的武力必須是成比例和合理的。研究指出壓力、耗竭和不能應付問題與警察使用暴力有關。近期事件告訴我們,當警員稱示威者為曱甴時,他們將人格解體和非人性化,這是使用過度武力的藉口,亦將暴力合理化。心理學家和警方高層必須予以譴責,並停止警員使用這種貶義詞。

如果警員未能充分應付心理問題,這可能會讓成暴力。在嚴重壓力和精神緊張時,個人思想受到局限,視事物為非黑即白,令解決問題的能力下降。臨床心理學家應積極提供諮詢服務和培訓,以幫助警員應付壓力、抑鬱和創傷後壓力障礙等。一個好的起點是讓警員得到健康的工作與生活平衡。

廣告

過度使用武力是與怨恨和憤怒有關。這些負面情緒會激發攻擊行為,個人想懲罰示威者,因此警員需要接受憤怒管理的訓練,亦應加強個人同理心,了解傷者的痛楚。心理學家應該制定一個代碼。當警察行為不當或使用過度武力時,另一名警員立即使用此代碼。換句話說,前者應該讓位並停止履行當時的職責,並讓後者接管。這是停止使用過度武力和處理個人憤怒的一種有效方法。

心理學家在警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職責是確保警察行事合理,令警員對自己思維有更深意識,加強自控,避免犯錯。如果看到警隊高層作出不合理的決策時,心理學家有責任提出反對,否則可能有違專業守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