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有一天,香港因港獨而發生流血革命的話......

2016/8/3 — 12:00

八月二日立法會選舉選舉簡介會九龍灣現場,本土民主前線在場外放低物資、插起直幡,警方隨即圍著該批物資,真至簡介會尾聲。

八月二日立法會選舉選舉簡介會九龍灣現場,本土民主前線在場外放低物資、插起直幡,警方隨即圍著該批物資,真至簡介會尾聲。

【文:陳皮妹】

假如終有一天,香港真的因港獨而有流血革命或暴亂的話,敢講一句,一切都是這個政權搞出來的,而不是本土派。

廣告

記得今年二月廿八,即是梁天琦半年前落選新東補選卻聲勢大振的一夜,半夜與友人討論,得出一個結論是,梁天琦他朝當選之時,或許就是本土派步入迷失的第一步。

回那管當年為政權所懼的瞓街卿,抬棺材的長毛,以致是當年君臨天下之勢的大狀黨之流,一朝進入議會,那一個被建制主導,及分組點票扭曲的議會之後,他們能做到甚麼改變,當講法治、擲蕉、以致拉布都不能動搖到政權一分一毛,光環,就此一點一點的的消減。及後的每一個四年,就只能為保住議席而齊打泥漿摔角。 本土派能避得過嗎?任憑你在議會外如何勇武,第一步進入議會宣誓,那管用甚麼形式去朗讀誓詞,以後你就是擁護議制的一員。

廣告

第二,要怎樣抗爭?衝上主席台一環,你們能夠快慢必快嗎?道具製作一環,你們又能夠長毛造得精美嗎?第三,開創泛民建制以外的另一條路?意見倒可能有,但在大是大非前,總不能在贊成與反對間伸出第三隻手吧?日復一日,當他們終究要承受如犯民的指責時,政權最期待的畫面不是已經出現?更甚的是,人家經過你們的留難後,已經拋出「手段唔夠目標咁重要」之流的說法,面目已如斯委曲,他日惡得了甚麼樣子? 一直不能理解勇武的意義,當他們選擇議會之路,倒想看看他們能否摒除我等對他們的想法,能否真的為我們帶來曙光。

然而這願景應看不見了。

本土派的聲勢,並不會隨著妮妲與選舉主任的決定而去。單憑一句「政治打壓」的指控,已保證他們獲得中箭黨大狀黨窮這輩都得不到的光環,議會內外的一切無底線甚至非理性的言論行動都來得理所當然。這一切,都多得這個除了打壓,就只懂打壓的政權所賜。 本人作為一條左膠和曾經的大中華膠,一直在質疑與港獨的本質及可行性。

然而過了今天,心底會有多一種想法。 最後,本人謹以電影「黃金年代」中魯迅先生在對蕭紅說過的一句,痛苦的一句話,與梁天琦、 陳浩天、及他的一眾同行們共勉。 「我戒了酒,每天吃魚肝油,多半不是為了自己的愛人,而是為了自己的敵人。為了他們,我希望能更長壽。」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