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如運動失敗,回復的「日常生活」不過是極權監控下的籠中鳥

2019/9/30 — 20:5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有人話明天香港會變天,會有大事發生;但對書生嚟講,香港早已變天。警察濫權濫暴已經完全失控,「秘密警察」、「錦衣衛」已經徹底滲透到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跟蹤、喬裝、監控、截查、私刑酷刑,嚴重侵犯香港人的生活和人權。香港已淪為「警察城市」。

三個月前,書生會話香港係「威權社會」,今日書生會話香港已走向「極權政府」,因為「極權」的政治學定義,就在於公權力對人民的監控無處不在。而且現在警察的權力甚至凌駕於政府本身,可以越級批評上司(政務司司長),無視法紀,仍然獲得特首無條件的支持,因為而家既警察,只需要向中共負責;香港,已經係半個「軍政府」。

社會上仍然有好多人以為只要警察「平息」運動,香港的「日常」及「秩序」就會歸來。而書生必須說,假如運動失敗,香港人面對的「日常」將會更加艱難,面對的「秩序」將會由警察定義。警察挾功自擁,定必更加肆無忌憚。警察叫你唔准去邊,就唔准去邊。警察鍾意搜捕你、毆打你,就可以搜捕你、毆打你,係完全唔需要負責任。新屋嶺將唔係招呼「示威者」,而係所有市民,每間警署都會係新屋嶺。到時你亦唔需要日日聽警察開記招擘大眼講大話,因為警方到時連講大話都唔需要。

廣告

而於個人而言,最令書生難過的是現在千多名的被捕者,有唔少更被告十年暴動罪,甚至終身的縱火罪(書生認識的人裡至少有三個已被控非法集結及襲警罪)。老實說,如果林鄭政府唔解體或重組,要(透過特赦或不檢控)解救依班年青人,係幾乎係無可能(陪審團否決權可能係剩餘唯一的合法性方法,但要成功,機率同樣緲茫)。

而家勇武前線已經比人拉得七七八八,好多前線唔少都係新仔、唔夠勇武,或唔夠經驗。要贏,已經愈嚟愈艱難。和理非仲可以做啲咩?其實和理非真係有好多「不合作運動」可以做,而且若果真係廣泛執行,制衡政府的成效其實比勇武抗爭更大更直接。然而,好多支持者仍然係過著「日常生活」,仍然有好多事明明可以做,但無落手去做。

廣告

最近幾天,不斷有人引用民調指仍然有多數市民支持勇武及升級行動,所以運動仲未輸,勇武抗爭者請繼續勇武抗爭。但書生想大家注意到,依堆只係「數字」,「支持」亦可以有好多種,嗌個口號可以係支持,無任何實質行動純粹心裡支持可以係支持。而依場運動真正需要既「支持」,係真正落手落腳去幫手,去參與。依個「支持」係有重量的,係要承擔上一千多名大好年青人即將面對十年以上的罪罰和痛苦的。係好沉重,所以你真係準備好未?你真係願意為公義付出未?

實在唔想只係呼籲大家聽日行出嚟,因為依樣已經唔需要多講。書生想呼籲既係,真係諗方法贏,真係去行動。唔止聽日,後日,大後日,大大後日,直至勝利,直至五大訴求全得到實現為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