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8/10/2 - 9:46

假如,香港人的頭顱沒被槍指住

如果有人拿槍指住你的頭顱,問你想不想香港屬於中共政權一部份,你當然會說:想,非常想。在當下香港,許多人的頭顱,正是被搶指住。但人們普遍知道,如果把槍拿開,大量香港人會說:如果香港不被中共政權統治,就好了。

究其原因簡單,眾所周知中共政權在香港人心目中,距離政治上的基本文明太遙遠了。它不民主、不自由,殘殺異見者。劉曉波被迫死和劉霞被軟禁、發表意見會被殺頭、亦是地球上少數用不到google的國家之一等,香港人都看在眼內。看在眼內的也是,中共並無改進的意願,經濟發展起來,政治上不會往文明一方走。

在世人心目中,中共更像1911年之前的清朝,多於一個21世紀的國家。它太依靠拿槍指住人們頭顱來維持政權運作了,香港人本不受這套,然而被槍指住頭顱時,還是會答「希望香港是中共管治」的。這陣子倒見,特別多香港人也負責把槍拿起,指住其他香港人的頭顱。

廣告

林鄭月娥今天叫香港人「勿忘初心」,記住「一國兩制」是用來維護中國主權和國家安全的。她的頭被槍指住,手上也拿住槍指向香港人,非常明顯。她這樣說特別「此地無銀」,因為一國兩制的初衷,其實大家皆知:香港人對中共這反自由的政權,怕得要死、也厭惡得要死,「一國兩制」原本是一面盾牌,當香港人頭顱被槍指著時,用來防衛自己的。

你想不想香港屬於中共政權一部份?就因為香港人心裡那句太清楚了,最近城市裡用來指著他們頭顱的槍枝才越來越多呢。「想,非常想」,快來誠懇地學習說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