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假難民」一詞 容易以偏概全

2016/3/30 — 19:2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最近有關因作出酷刑聲請而滯留香港的所謂「假難民」問題,成為城中熱話。近代哲學家維根斯坦說過,「語言是思想的載體」。要妥善處理此問題,我們首先要對這些滯留人士有一準確稱謂。他們並非政府所稱的「假難民」。因若然是假,港府老早便按程序遞解他們出境。所以,這批滯港人士,只是尚待審核身份。隨便聲稱他們為假難民,容易以偏概全,誤導公眾以為所有提出酷刑聲請的人士都是濫用制度和不合資格的。

現在以建制派為首的聲音,提出設立禁閉營甚至要求香港退出《禁止酷刑公約》的建議,都是治標不治本,甚至是令香港人權倒退的建議。因為問題的關鍵,是政府不願投放更多資源予入境處,令由其負責的審核機制可更完善和有效率地運作。

廣告

在現行機制下,聲請人士須按入境處要求提交相關文件,讓入境處審核該人士是否受有關的國際公約保護。但據聞聲請人士遞交文件後,往往要等待一段頗長的審核時間。入境處能否加派並培訓人手,以提升效率?

現在成功獲批酷刑聲請的個案不多,令社會有錯覺作聲請的人士,十居其九都是濫用制度,但我聽聞很多時入境處否決聲請,幾乎每宗個案所作出的書面理由,內容字眼都千篇一律。但我相信每宗個案總有其不同特別之處,所以這不禁令人懷疑,負責審核的入境處人員,是否有足夠知識和訓練?社會很多時會有誤解,以為只有敍利亞等戰亂的國家,才會出現難民,但其實在南亞很多國家,表面雖無戰亂,但仍會有因宗教、種族和政治派系衝突而受酷刑迫害的難民。入境處在處理來自這些國家的酷刑聲請時,是否充分暸解相關國家的政治及社會情況?

廣告

難民問題是廿一世紀全世界都要面對的問題,例如德國也深受歐洲的難民潮困擾。但德國政府不會因而封閉自己國家的邊境,拒收難民,因我們明白這是一個人權自由先進的文明國家,應履行的責任和義務。世界是沒有免費午餐的,政府不應只在風平浪靜時,炫耀自己如何重視人權,但當社會需要履行相關責任時,便選擇獨善其身,不願付出任何代價。

 

(原題為〈難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