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一個獨立思考的、特立獨行的「港豬」

2016/2/28 — 17:53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左)及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右),2.28當日四出拉票。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左)及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右),2.28當日四出拉票。

青年朋友:選擇做個獨立思考的、甚或可能是特立獨行的「港豬」。

早兩日,與幾位青年朋友談到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據他們說,在一般青年人圈子中,支持「卑劣絕鼎周浩頂」的少之又少,民建聯的蛇齋餅糭,及其「愛黨禍國害民佗衰香港人」的立場欺騙不了一般香港的年輕人。

廣告

不過,據我觀察,很多年輕人可能已經對這個政府失去了耐性,也十分討厭、甚至憎恨這個政府。所以才有越來越多人支持勇武抗爭。他們告訴我,這種心情令他們對周日新界東立法會補選的投票决定感到為難。

理性分析,他們知道就算很多年輕人票投6號,梁天琦勝選的機會還是較低的。他們也知道如果集中投給7號楊岳橋,保住這個議席的機會比較大。在理性上,他們很多不是不知道這一次選舉結果的重要性,知道可能會影響立法會的關鍵少數,有可能讓政府有可乘之機修改議事規則,令以後立法會內的抗爭空間被壓縮。可是在感性上,他們也真的很希望能夠透過票投6號,來表達對這個政府的極度不滿。

廣告

除了這種理性與感性之間的掙扎之外,另一個因素便是友儕之間的壓力。如果他們告訴同輩朋友,說會考慮作一個較理性的投票選擇,便很有可能會讓同輩朋友指責,說他們「對和理非仍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說他們「不夠勇武」,甚至被取笑是說「港豬」。

我聽來,一方面覺得這是一個頗為有趣的現象,也是一個令人傷感的發展。梁振英不斷分化社會,不就是希望達到這樣一個撕裂社會的效果嗎?一旦這個席位不保,不是正中梁振英政府的下懷嗎?一旦讓政府修訂議事規則,九月的立法會選舉無論結果如何,又如何能夠確保議會內還保持着起碼的抗爭空間呢?

雖然,我認為不應該太輕率否定和理非的作用,我也不能完全認同「抗爭沒底線」這個說法,但也不能否認,梁天琦在選舉論壇的表現還是相當不錯的。他也能夠為他的取態提出論述,就算不完全接受他的觀點,也不能否定這個年輕人的能力,也怪不得他能夠在幾個星期之間人氣急升。

不過,7號楊岳予橋人的印象也是十分好的。就算沒有這次選舉,他早已經扎根新界東作服務;他曾經不論報酬為一些被政府以法治之名迫害的青年人提供法律支援,讓那個自稱律師的「無恥絕鼎周浩頂」咬著這點攻擊他,在選情這麼緊張的時候,他還是甘心冒上這政治風險,可見楊岳橋是個能夠堅守信念及專業操守的人;他在論壇上表現出的態度也十分誠懇,沒有像「虛偽絕鼎周浩頂」般玩「谷鱷魚淚」這樣低圧的把戲。

而且我還是認為這一次應該先尋求保住立法會這一個議席,待九月立法會選舉之時,泛民政黨才再討論如何透過協調,來分配及尋求保住議會內的關鍵少數。

我不是新界東的選民,不會參與這個投票。談到最後,我也沒有建議那幾位年輕人應該如何投票。這個權力是他們的,應該由他們自己決定,他們的決定也應該得到大家的尊重。我只能把我的考慮跟他們分享。可能背地裏,他們正在取笑我是「港豬」。

沒有所謂。投票權是自己的,自己分析,自己決定,作一個有可能達致你願望的、或有助建構一個你希望見到的政治局面的決定。入到票站,誰知道你投給誰?只有你自己知道。就算讓人知道又何妨?決定是自己的,那又何妨做一個獨立思考的、特立獨行的「港豬」。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