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人不要太左膠:由一條BANNER說起

2016/10/2 — 3:18

圖左:2016年10月1日,香港有大專院校出現港獨標語。(tvb新聞截圖)圖右:獅子山曾經出現我要真普選直幡(Now新聞截圖)。

圖左:2016年10月1日,香港有大專院校出現港獨標語。(tvb新聞截圖)圖右:獅子山曾經出現我要真普選直幡(Now新聞截圖)。

  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日,香港多間大專院校掛上「香港獨立」BANNER,引來和方本土派/獨派朋友深表興奮和欣慰。更有人表示喚醒人心,應記一功。

然而,本土派/獨派(方便起見,下文統稱獨派)朋友們,不少兩年前佔領時就嘲笑獅子頭上「我要真普選」BANNER,流於表態、沒有實效,今日卻紛紛讚嘆香港獨立BANNER喚醒人心。同一手段,由不同人做,竟落得不同評價。

在安全地方高呼打倒共產黨

廣告

幾年前有如今支持「永續基本法」(但又好似係獨派)的人嘲笑泛民「在安全地方高呼打倒共產黨」、「唔見你去天安門叫?」然而早前旅行抗共期間,在台灣燒五星紅旗好威威,已叫人不禁莞爾。對於左膠的抨擊,從來也不盡公道。

獅子山「我要真普選」Banner,在當日運動低潮裡振奮士氣,後來卻被指是左膠所為、無助大局。今日大專院校「香港獨立」Banner,卻是在匪庆同日有象徵性「喚醒人心」意義。同樣是運動裡的一條Banner,一條在香港人「獅子山下精神」的象徵上懸掛,總結當時開始疲乏的歷史性的佔領運動和振奮人心;一條在尚仍安全的大專院校懸掛,令陷於逆境獨派朋友抖擻精神。當然意義對不同人有所不同,但對於批評前者無謂而對後者感到興奮,而非責備後者未能改變大局,實在令人迷惑不已。

廣告

一如幾年前批評泛民在安全地方高呼打倒共產黨,轉頭有類近性質的群眾在廣東道遊行興奮高呼打倒共產黨而振奮。本質相同,而其評價兩極,實在令人想不透。

當然,諸如左膠與獨派的標籤,只是簡單二分,而無法突顯個體的不同。一如左膠不是鐵板一塊,獨派亦然。所以為免諸君以為我講緊你,請勿對號入座為宜。

左膠與獨派猶如一體兩面

當然,作為一舊真心左膠,我曾幾次虛心邀約在Facebook也有點地位的獨派朋友食飯交流,對於其對左膠或傳統泛民的仇恨,也略知一二,亦稍明白。然而幾年下來,大家以為的獨派、與大家以為的左膠,不也是一體兩面?

你罵我盲目大愛,我罵你盲目仇恨;你罵我視新移民為平等,是簡單化是無聊,我罵你盲目敵視新移民,是簡單化是無恥;你罵我迷信和理非,我話你迷信真勇武;你罵我因人廢言、唔講道理,然而其實雙方都大抵有此傾向。

8月時獨派舉行「和理非集會」,指獨派要「奪權」,方式就是要加強宣傳和進入社會不同角落。當日一片大好,認為革命運動已正式開始。然而左膠朋友又認為,與過往「散落社區」、或多年高舉「陣地戰」的「左膠行徑」,除了主題之外,又有何不同?實在想不明白。

做人最緊要自省,不論是鍵盤抑或現實,投身政治運動的人,除了刻意謀求權位野心者,大多是以為自己是正確的,要接受自己的想法有誤、特別是在被批評中反省,殊不容易。然而「正確」,亦不代表龍門可任君搬移。自小師長教誨,做人不應待己以寛、律人以嚴,宜用同一把尺度己度人。但這種大中華糟粕,大概也被棄之如敝屣?
從來不是簡單二分

 持續幾年的打左膠、拆大台不斷,但打者拆者故然不少(頭盔:非全部)未經深思了解,如陳景輝曾指在佔領區獲派「雙輝一葉」傳單乙張;亦有刻意利用民情以達政治目的者。

然而從來社會運動的策略就非和理非和勇武二分,「和理非左膠」也帶頭衝擊過、「勇武獨派」如今年七一晚在中聯辦見警察而取消集會者亦有之。當然現刻雙方互相嘲笑,我笑你和理非,你笑我口頭勇武。然而作為一舊左膠,說好的「對準政權」,變成更大一句戲言。過往大愛反對「打喪屍」的所謂左膠,也未免「打喪屍」地先攻擊獨派。

我沒有促進雙方溝通的政治能量和魄力(以及天真),所以只能呼喊請大家用下個腦。仇恨政治,大家也是只見眼中有刺,而不見樑木。對於運動的前景,吾不欲觀之矣。

至此,我猜想臉書上應有不少人未看到最後就瘋狂鬧我,或「膠都費事俾」、「曾憲梓.jpg」,但這不也是未經了解未經深思便責罵的邏輯嗎?  

重陽登高,面對指罵,還是「我行山」去也。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