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民族罪人,還是做歷史推手?

2019/10/24 — 11:26

因為反送中運動,有心人「淘」出多年前朱鎔基的一個演講,那是 2002 年 11 月 19 日,在香港禮賓府出席酒會時,朱鎔基的即席談話。

朱鎔基的即興發言揮灑自如,財經數字脫口而出,發言結束前,他甚至把「獅子山下」那首歌的歌詞一口氣背了出來。演講中有一段話,今日聽來特別有感,他說:「我就不相信香港搞不好。如果香港搞不好,不但你們有責任,我們也有責任。香港回歸祖國在我們手裡搞壞了,那我們豈不成了民族罪人!」

今年「十一」,朱鎔基沒有現身,但他應該會看到香港反送中運動引起的騷亂。香港在水深火熱之中,朱鎔基風中殘燭,遙想當日豪言,又該作何感想?

廣告

「一國兩制」是毀在香港人手上嗎?當然不是,香港人沒有那麼大的本事,也沒有那麼愚蠢的念頭。香港既然無可避免要回歸中國,那對我們最有利的選擇,當然是「一國兩制」,至少那比回歸後一國一制更符合我們的利益。所以香港人絕對不會自己去鏟掉「一國兩制」的基礎,因為搞壞了「一國兩制」,我們就被迫回到一國一制,倒自己米的事,香港人不會做。

假如回歸後,中共切實實施「一國兩制」,香港會變壞嗎?當然不會,只要中共信守承諾,除了外交和國防,嚴守「港人治港」的分際,也不縱容中聯辦插手香港內部事務,切實放手讓港人建立香港民主制度,那香港人就能安居樂業,讓這個建基百年的健全社會自由運轉,那怎麼會有今日的局面?

廣告

香港沒有變壞,中共會受損嗎?當然不會,不但不會受損,還會得益。他們從香港得到經濟利益,得到香港人擁戴,香港的經驗影響台灣,和平統一的願望有可能實現。然後,中共的國際聲譽會提高,融入世界大家庭,得到別國的讚賞和尊重,慢慢走向自身的政治改革。像古人說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讓中國這隻古老的大船慢慢轉彎,駛向真正幸福的彼岸。

那有什麼不好?那不是對中共自己最有利的事情嗎?

可惜,基於對香港人的不信任,基於專制統治的本能,基於少數權貴的私利,中共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給香港人真正的自治,他們只是將對香港的控制用明裡暗裡的政治手段,溫水煮蛙式入侵香港,不斷蠶食香港人的舊有生活方式,巧言令色,大石砸死蟹,直至香港人忍無可忍,挺身反抗。

反觀今日,香港人離心離德,「一國兩制」破產,大灣區名存實亡,一帶一路難以為繼,中共獨裁本質引起西方各國的普遍警愓。朋友越來越少,敵人越來越多....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一國兩制」好好一盤棋,下成不死不活的殘局。中共不來,香港好好的,中共一來,香港就無寧日,誰應該反省,莫非是香港人?「香港回歸祖國在我們手裡搞壞了,那我們豈不成了民族罪人!」—— 這是朱鎔基的原話,值得再聽一次。

歷史的大趨勢我們看得清楚,中共豈會不清楚?問題只在於,他們放不下一黨專政下紅色家族的巨大利益,他們認為政治改革必然導致垮台,因此即使潮流向前走,他們還是要往後退,退到文革,退到比文革更強大的共產堡壘中去。

最近趙紫陽子女在香港發表《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其中有些說法耐人尋味。趙紫陽說:「天下是大家的,我們是為大家辦事的」,又說:「我們欠老百姓太多,我們正在還債」。祭文最後,引用趙紫陽當年的話:「.....我們希望改變中國,希望改變世界,為什麼我們不能改變一下自己呢?」

是的,中共要改變目前的處境,唯有先改變自己。一念之仁可以救國,也可以救自己,一念之惡會誤國,也會誤自己。只有回到不打折扣的「一國兩制」,香港動亂才會平息,負面因素會慢慢消除。這是歷史的拐點,拐或不拐,取決於中共領導集體的政治智慧。

近日外媒透露中央準備以陳德霖或唐英年替換林鄭,外交部循例否認。換人設定在明年三月,林鄭還要撐五個月,事先張揚換人,如何對付餘下的日子?林鄭已成為香港人的負資產,成為中共的負資產,換她是中共解困的第一步,這一步不走,其餘都走不通。

做民族罪人,還是做歷史推手,就在香港問題上見分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