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停一停,諗一諗:TSA/BCA的存廢爭議

2017/5/9 — 17:26

過去數年,全港性系統評估(TSA)鬧得滿城風雨,不少家長、教師和學生均到立法會公聽會控訴TSA的考題愈趨艱深,學生被逼操練,學習壓力陡增,而部分教育局的地區官員亦涉嫌違反指引,以學校的TSA成績向辦學團體施壓,扭曲TSA作為低風險評估的政策原意。教育局初時堅持TSA運作暢順,惟後來由於事件越演越烈,最後於2015年成立委員會檢討TSA。委員會於2016年2月向局方提交報告,建議調整試卷及題目的設計,包括限制試題的數量及類型等,獲局方接納並於2016年試行經改良的小三TSA(即基本能力評估研究計劃BCA)後,本年正式在全港推行BCA。

BCA推出後,各界反應兩極:有人認為BCA已經一改小三TSA的弊病,因此應該重新於全港層面施行;亦有人認為BCA只是舊酒新瓶,學校仍會以變相方法操練學生,因此應該立刻廢除在小三級施行強制統一評估的做法,紓減學生的壓力。作為長期關注教育政策的立法會議員,我積極出席與TSA/BCA相關的研討會及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的會議,包括5月2日由11間參與2016年BCA試行研究計劃的學校主辦的分享會和5月8日由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舉行的公聽會,聆聽正反兩方的論據。概括而言,支持一方認為TSA/BCA有助學校每年因應學生的能力調校課程的深淺和協助局方改善教育政策或中央課程規劃等,在已經改正TSA弊病的情況下應該繼續要求全港的小三學生接受評估;反對一方則指出有調查發現自願參與2017年BCA的學校佔全港不足三分之一,而且學校亦能透過日常的課堂習作、校內測驗和考試和教師平時的觀察評核學生的表現,反而BCA所提供的數據反饋需時,加上應考的學生並不能知道自己的BCA/TSA成績,因此反饋只能惠及來屆的學生,接受考核的學生並不會直接受惠,實屬多此一舉。

其實,一項政策能否順利推行,最重要的是政府有否向民眾展現其明白問題根源所在、獲得市民的信任和確保政策的執行不會偏離政策目標。猶記得參加上述的2016年BCA試行研究計劃分享會時,有與會校長發言時一方面指出TSA/BCA的用意在於評估學生的基本能力而非尋找菁英學生,另一方面卻又煞有介事地向與會者展示一條用無關資料來迷惑學生的刁鑽試題(Trick question),並洋洋自得地稱該題目能協助學校甄別學生表現良好的基本能力,使學校能「按需要加強學與教方面的跟進,邁向更高階的能力」,除了自相矛盾之外,更揭示仍有人視TSA/BCA為拔尖工具,操練誘因並未完全消失;亦有一位學校修女明言學校既然接受公帑資助,當然要接受監察,與教育局指已將TSA/BCA從小學表現評量中刪除的方針相違背;而5月8日的立法會公聽會上亦有為數不少的家長因為局方多年來懶理學生和家長對於TSA/BCA的意見而對局方懷有非常深的不信任感,對新的BCA能否根治TSA的弊病極為存疑,可見局方上述自相矛盾的行徑難以令家長信服。

廣告

事實上,局方對考評出現的問題往往反應滯後,在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存在時便已經有不少學生受累,因而導致家長往往對局方的政策抱持懷疑。既然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在競選政綱中承諾在完成全面檢視相關政策之前,先行擱置小三TSA / BCA,為學生和家長減壓,我認為現階段實在不宜強制所有小三學生應考BCA,而是應該從長計議,暫時容許小三學生自行選擇是否參與BCA,以向家長釋出善意,展示局方願意聆聽家長的聲音的態度,以恢復家長對教育政策的信心。假以時日,當家長確信BCA是一個有益於教學而非導致子女被逼操練的教學評估時,自然不會再抗拒子女接受BCA評估,TSA/BCA的爭議便能迎刃而解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