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偽善愛國者的辱華論

2016/10/19 — 10:24

立法會新丁、青年新政梁頌恆在立法會宣誓時把中國讀成「支那」,游蕙禎誓詞內出現疑似英文粗口,惹來建制派多路狙擊:綽號「元秋」的蔣麗芸牽頭、三十六位保皇派議員聯署要求二人再宣誓前須道歉;西環「契仔」謝偉俊發起「寧可流會,不容辱華」行動;也有議員揚言提出譴責議案圖褫奪二人議員資格。

兩位年輕新晉拒絕道歉,卻稱為保議席,不排除妥協。且看今天立法會開會的情況便知結果。筆者完全明白梁、游的舉措,亦體諒在今天特區這個混帳局面必須作某種妥協。但願他們有智慧地處理事件,留在議會才能繼續抗爭。

筆者不齒的是保皇建制派的偽善和泛道德立場。特區走到今天,所有為港爭取真普選的港人都知道:全民抗爭、全面不合作,才能有所突破。老泛民如梁耀忠等那套抗爭手法已經失效,再抱殘守缺只會繼續浪費四年的立法會歲月,辜負選民對他們的期望。

廣告

偽善的奴才議員一直打著「愛國愛港」的旗幟,盲撐中共以維護既得利益,全是一群無恥之徒。他媽的他們不知道中共作惡多端嗎?忘記了這個共產黨是殺害最多中國人的劊子手嗎?忘記了中國獄中受苦的良心政治犯嗎?梁頌恆稱中國為「支那」,本意就是不齒中共的殘暴和虛偽,帶有貶意。那又如何?他媽的這個殘暴政權不值得痛罵嗎?難道要讚頌一番?

奴才議員們稱這是「辱華」,轉移視線挑起民族仇恨,欲褫奪「激進」派的議席,當然是懼怕若留梁、游在議會,奴才們必無好日子過,趁早驅出議會便可較安逸度日,也削弱非建制派在議會的抗爭力量。「元秋」和「契仔」必是被狙擊對象,又怎會不咬牙切齒欲除之而後快?

廣告

這群保皇建制派在議會從來沒有為市民服務,所有民生議題都向權貴傾斜,為捍衛一己利益和保留立法會操控權,無所不用其極,這次還去信立法會非法選出的主席梁君彥,促取消梁頌恆及游蕙禎議員資格。為什麼說梁君彥是「非法選出」的?大家有留意上周三的立法會會議出現的反常不合理情況,便知道這個會議已失效,無論是非建制議員和眾多市民都正在質疑這個會議的合法性,並對梁君彥參選立法會主席的過程出現的甩漏極度不滿,不認同他獲選的結果,並要求重啟選主席過程。

對於游蕙禎誓詞內出現疑似英文粗口一事,「泛道德」之輩又重蹈當年「林慧思事件」覆轍。上次是該罵的青關會和警隊不罵,去罵一個打抱不平的老師,焦點錯放在那WTF三個粗口字上;這一回該罵的是中國殘暴政權不罵,去罵一個義憤填膺的年輕議員,焦點又錯放在那個粗口字上。

他媽的「支那」共產黨!他媽的保皇建制奴才!該罵的為何不罵?筆者必須引用魯迅的「國罵」這三個字「他媽的」,才可表達心中憤怒。一群偽善的「愛國者」:土共加上職業議員再加抽水學者,都是 Samuel Johnson名句 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所指的流氓,借「愛國」向中共表忠,以「辱華論」抹黑年輕議員,其實是真正丟中國人臉的一群可恥復可悲的中共奴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