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傘兵憑甚麼挑戰蛇齋餅糭? — 專訪青年新政

2015/4/13 — 14:02

「葉國謙贏我的,好明顯,贏江湖地位、名聲,贏民建聯的資源、福利。

我是香港人,是我唯一能夠贏葉國謙的事;我同選民是同一群人,只想香港的生存空間、未來,能夠建設得更加好。因為世界只有一個地方叫香港,只有我們是香港人。他們當初選擇去保衞權貴、行保皇的路,注定離港人越離越遠,不論派幾多蛇齋餅糭,都不可改變。」

被問到為何敢以「政治素人」之身,積極考慮於今年區選,挑戰民建聯元老葉國謙盤踞多年的堅尼地城觀龍選區,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如是說。

青年新政的成員年齡介乎19-42歲,大部份為25-29歲的青年,均為傘運的積極參與者;他們的職業各式各樣,除了醫生、會計師、律師等,甚至有私家偵探,全部是利用工餘時間參與行動;當中有九人考慮出戰年底區選,打入青衣、黃埔及中西的,都有當區居民,其中梁頌恆與社區主任游蕙禎揚言,考慮挑戰葉國謙與梁美芬,獲外界極大關注。青年新政發言人周世傑,自小在堅尼地城長大,但他與梁頌恆決定挑戰該區非因為此。青年新政根據不同選區的選民年齡分佈、新增選民數字、過往區選得票,選擇勝算較高的地區作首次嘗試。

廣告

兩人目前展開地區工作的堅尼地城「堅摩」及「觀龍」選區,昔日激戰連連。觀龍是民建聯葉國謙的根據地,亦是葉進入立法會的跳板:1999年葉國謙在該區區議會選舉成功當選,並憑此晉身立法會的區議會功能界別。2003年,泛民何秀蘭挾七一盛勢,以64票之差擊敗葉國謙,令葉無緣2004年立法會選舉。至2007年,何秀蘭因備戰翌年立法會,預料無法兼任兩個議會的工作,推薦保育人士何來參選,但被葉國謙以大比數擊敗,葉亦再憑此席於2008年回歸立法會。2011年,長毛梁國雄「空降」觀龍狙擊葉國謙,但宣傳期太短,最終大比數落敗。

居於堅尼地城的周世傑指,當時「長毛」在競選臨近時才宣佈「空降」,居民都很詫異,「想支持佢都嚟唔切」,旁邊的梁頌恆即補充:「咁都仲有近一千票!」,顯示當區確有不少泛民死忠。

廣告

落區為先

而翻查03、07、11的區議會選舉結果,周世傑擬挑戰的堅摩選區,泛民與民建聯的得票差距分別為7、148及259票,「屆屆泛民都輸,但其實都係差好少,居民覺得『我哋都支持咗泛民12年,梗係爭啲啲』,反而開心有新力量進場」。

除上述困素外,對資源、人手緊絀的青年新政而言,選擇相鄰的選區,兩個社區主任可在選區接壤處擺一個街站同時接觸兩區選民,用工餘時間落區的兩人亦可輪更現身。周世傑認為,往年泛民往往是「空降」,選舉前數月才在地區出現;在傘運之後,幾名年輕人組織到一定人數後,做好分析,不待組織建構完成,就立刻開始落區接觸市民;落區為先,青年新政至今仍在起草會章、設計組織架構,由零開始建立組織。

在社區接觸市民至今三個月有餘,梁頌恆指反應比他所想的正面得多。年初,兩人一身官仔骨骨的西裝擺街站,由流感肆虐派口罩、農曆新年派揮春開始,有居民經過街站後回步,悄聲問:「係咪民建聯㗎你哋?」中老年居民對新面孔好奇,主動趨前寒暄,年輕人則「直情唔使講嘢叫加油,大家心照」。

有指佔領激起民憤,令地區居民極為不滿,複雜的政改議題在著重民生的小區街巷,是不得居民認同的話題,對雨後傘兵的「落區」行動不看好;但令梁頌恆驚訝的是,竟有當區的「師奶仔」,主動問他對退聯有什麼看法。他形容,過往香港社會的「求變」與「求穩」聲音似乎是對立、割裂的,但近年情況已變;在情況每況愈下的當下,即使是求穩定的一群,也已「心知肚明」若沿現時的方向發展下去,香港未來未必能保持穩定;梁頌恆認為,若只講投票這一步,相信現時有很多港人願意站出來投票,但尚待他們努力宣傳、接觸。

「樂觀的是社會不同了,大家的討論深入了很多,不樂觀的則是時間。香港人成長了,但成長的速度,是否能追上社會變幻的速度,我們就賭這一鋪。」

建制開動機器

隨著與居民認識日深,他們開始祭出社區議題。周世傑與梁頌恆近月就堅尼地城應否設皇崗直通車站,在街站進行問卷調查,長遠將跟進區內應否興建酒店的問題,將自由行旅客過多的議題與社區扣連。

當區建制派本是懶懶閒,社區告示板疏疏落落;但自兩人積極落區後,觀察到建制機器亦開動,突然密集地舉辦諮詢會,頻繁至每周兩、三次,告示版亦「爆棚」。周、梁兩人現時擺街站、進入住宅大廈尚未遇上阻滯,但在油尖旺一些建制早早在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插旗」的區份,青年新政則變陣推出地區報《青鸞》,期望以此入屋。

圖:青年新政facebook專頁

圖:青年新政facebook專頁

佔領過後,產出一群各有志向的「傘兵」,走上不同的道路,而青年新政選擇走入建制。「街頭抗爭或體制內抗爭,前者我認為香港現時的本錢未夠,不是模式有錯,而是背後的論述、理念、未能給予香港人一個願景。

「有統計指曾有120萬人踏足過佔領區,這應是泛民的基本盤,其他是否全是藍絲?肯定不是。 咁個missing link係咩?雨傘係推翻831決定攞真普選,咁之後呢?香港人想要咩?是建立更好的香港;不論立場,這是所有香港人的希望。(我們)希望填補到個空缺,令香港人覺得,如果由阿爺話事改做港人話事,局面真的會變好,這樣才可以擴大基礎。」

「第三勢力」、「政治素人」

這群年輕人在佔領期間,看到「由下而上」、自發組織的成效顯著,由此萌生一套社區工作的理念。周世傑形容:「在雨傘革命中,沒有誰是英雄,是一班無名無姓的普通市民在討論;我們想將這一套帶回社區。」梁頌恆進一步解釋這個想法:「大家自發地組成不同的圈子,各司其職,醫療站、回收站、物資站,各圈子會商討出實際的解決方法;既然喺條街度都做到,理論上社區更有條件去做。放返入社區,居民亦有不同,希望他們根據不同範疇的認知,可以給我們意見,交給我們嘗試去voice out 或實踐。」

青年新政屢提「第三勢力」、「政治素人」等字眼,借自台灣太陽花學運後的新興政治風潮,而「圈子」與「由下而上」的概念,則令人想到西班牙迅速崛起、有望挑戰執政地位的Podemos*。

但當然,香港的情況,從經濟、政治氣候與公民社會成熟程度,都不可以與西班牙直接比較。「香港人沒有太多時間,生活太繁忙,不是經常都可以(積極發表意見)」。靠傳統方式接觸中老年街坊,對生活繁忙、無暇參與地區論壇等活動的年輕一輩,則要另覓新招。梁頌恆透露,目前正計劃一旦贏出,會研發地區APPS,予居民一個更方便的渠道表達意見,區內發生重大事件則可彈出訊息;不過那是年底的事了。目前,青年新政靠打入地區已有的facebook group,發掘當區議題;不再等待居民找他們反映不滿,而是透過細心留意居民的討論,找到當區最逼切的問題,「皇崗巴問題也是這樣發現,有居民在facebook鬧咗幾句,我們翻查區議會文件,才知道這件事全無諮詢、全無通知,但2012年已有此動議討論到現在。」

青年新政就中西區皇崗巴總站問題製作的文宣

青年新政就中西區皇崗巴總站問題製作的文宣

梁頌恆坦言,雖然青年新政在佔領後數月內即聚集到逾150名成員,但願考慮出戰區議會的,最多也僅八、九人;畢竟,要求一個年輕人作出一個影響遠達4、5年的決定,不是那麼容易,「要有心理準備,有個落去做四年嘢嘅心態,先派個人落去」。即使輸了,周世傑預料自己會繼續在地區建設,梁頌恆仍會「做落去」,但方向或會有所調整。

香港在等一場勝仗

青年新政身先士卒,高調宣佈積極考慮出戰,表態「不與泛民協調」、「2019光復18區」,也引來不少質疑,甚至有地區工作者斷言,「行事高調的『傘兵』團體恐怕只會『行先死先』」。

「 每次遇上勝算呢個問題,我真係唔識估。」梁頌恆直言,勝負的問題與團隊士氣是息息相關,「人哋政黨出錢做,我哋就靠道氣……」

「不止青年新政,整個香港都在等一場勝仗;我們會做足本份去等這場勝仗,香港亦也在等。勝仗是關乎希望,關乎香港人對這件事、對香港整體環境仲有無希望。

「青年新政可以輸晒,冇問題。但係我希望有其他(雨傘)公民團體可以開齋,有一個就得;有一套新思維出嚟,攞到個位。」

「香港人好現實,有冇希望,係睇你贏唔贏到。」

梁頌恆。圖:青年新政facebook專頁

梁頌恆。圖:青年新政facebook專頁

 

文/藍

附:堅摩、觀龍往屆區選結果

2003

堅摩                 觀龍
楊位款(民建聯)1241        何秀蘭(泛民) 1869
莊榮輝(泛民) 1234   葉國謙(民建聯)1805

2007

堅摩                 觀龍
陳學鋒(民建聯)1417        葉國謙(民建聯)2702
莊榮輝(泛民) 1269   何來 (泛民)   315
關建基 -     203   梁劍琴 -     162

2011

堅摩                 觀龍
陳學鋒(民建聯)1721        葉國謙(民建聯)2723
伍凱欣(民主黨)1468   梁國雄(泛民)   973

*Podemos於2014年初正式成立,於同年年中的歐洲議會選舉中告捷,年底的民調已顯示Podemos支持度超越了西班牙兩大傳統政黨,有望在今年年底的大選中贏出。Podemos的中堅,是2011年反緊縮佔領運動的參與者,Podemos亦正是一個以「圈子」為基本單位的政黨,並以「權力歸於圈子」(power to the circles)為口號。Podemos全國有近千個圈子,提出倡議後可在網上供黨內其他人投票,黨內的選舉也是通過圈子進行,貫徹由下而上的概念。(參考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