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後」訪同代人

「00後」訪同代人

由 2000 年以後出生的年輕人訪問自己的同代人

2018/9/26 - 15:08

【傘後世代.2】傘運時升讀中一 她如何走過由覺醒到絕望的四年

【文:心刻 Emblazon】

【案例二: 師姐的淚與詩涵的覺醒】

一、詩涵的傘運

廣告

詩涵(化名)在傘運爆發時將近 12歲,當年她剛剛升讀中一。詩涵對傘運的關注及參與,始於 2014 年 9 月 28 日。

當天電視播放警察發放催淚彈的新聞,令詩涵開始對遊行示威的民衆感到興趣。詩涵父親意識自己女兒對傘運有所反應,便於數日後帶其去金鐘現場感受。

傘運期間詩涵是金鐘佔領區的常客,去得太多,第一次及最後一次去的感受已經模糊,但卻清晰記得令她不再到訪現場的原因:「傘運中期時,愈來愈多在Facebook流傳的『消息』,包括『警察會武力清場、旺角佔領區有黑社會活動』等等,我家裡的老一輩便不再讓我到傘運現場了⋯⋯」

不願上鏡的受訪者(圖:作者提供)

不願上鏡的受訪者(圖:作者提供)

二、傘運中記憶最深刻的一幕

詩涵對於雨傘運動印象最深刻的,不是發生於金鐘、旺角等佔領區內,卻是發生於自己學校的禮堂裡的一件小事。

9 月 29 日,詩涵的學校在禮堂裡進行了罷課活動。當天禮堂裡人數不少,台上有不少的老師與學生發表意見。一位師姐走上台來,發表對政府的意見。

這段演講到底説了些什麽詩涵已經記憶模糊,只是隱約記得師姐不明白當時香港政府的清場手段,也因時間問題她沒能完成演講。師姐的演講把對政府的肺腑之言表達得令人揪心,使台下的老師與學生都強忍眼淚。詩涵說:「記得當時德高望重的首席學長和最受同學尊敬的中國歷史科主任都落下男兒淚。」

詩涵自此發現政治對人民的影響絕對不可小覷,也令詩涵開始關心及進行政治活動。演講之後詩涵開始反思自己往年對香港政治的漫不經心,並開始想辦法希望能夠幫助雨傘運動。詩涵在隨後兩星期裡探訪過佔領區 7、8 次,基本都在金鐘,並開始「惡補」政治。

這段在哭泣聲中結束的演講啟發了詩涵在 2015 及 2016 年的 7.1 遊行當任某些政黨的幫手,促動了詩涵的政治生涯。她至今都忘不了這段草草結束的演講帶來的感動,這段遠不夠完美的演講,不但啟發了她對香港政治的興趣,開始投入自己的時間、血汗、以至辛苦存下來的零用錢,同時也鑄造了詩涵日後的政治觀,成為香港民主新一代傳承者。

2015年七一大遊行

2015年七一大遊行

三、4 年了,詩涵當年的價值觀還在嗎?

4 年以來,詩涵仍然關心香港政治。香港幾年來的政治動盪令詩涵有一番新的看法:「我一直也不明白(為何)不同的人明明有著同樣理念、同樣目的,卻自相殘殺分裂著。鷸蚌相爭漁人得利,政府一直拖著,結果我們沒團結一致爭取之餘,還要互罵大家,連我們不同派別自己都未達共識,談何說服他人,談何民眾力量?」詩涵對民主派別的分裂以及香港人未能製造的民眾力量感到懊惱憤怒,可是詩涵還沒有放棄。

「2015 年的 7.1 遊行,我加入民主黨其中一個攤位,幫忙派傳單、叫口號,2016 年的 7.1 遊行,我選擇加入剛成立沒多久的香港眾志,也是幫他們做些宣傳等事情。」做了兩年 7.1 遊行的幫手,詩涵留意到遊行民眾的改變:「首先,和我年紀相若的人減少了很多。其次,人民的訴求不再統一:有些人希望香港歸英,有些則是來支持同性婚姻,還有提倡環境保護,或者其他社會議題的。」

對於這些改變,詩涵其實也不懂得如何反應:「這些民眾提倡的議題都是值得支持的,香港不只在政治裡需要向文明邁出大步。可是同時,我開始覺得人民心散了。大家都給一陣無力感籠罩著,每年的 7.1 遊行,好像愈來愈對政府改變無效⋯⋯」

到了 2017 年的 7.1 遊行,詩涵仍然堅守信念,但是放棄了替政黨做義工。2017 年後,詩涵再看不到與其同齡的人在身旁一齊叫喊、一齊為自己所相信的價值奮鬥。2018 年詩涵雖然繼續參加遊行,心裡卻開始覺得「遊行對表達意見根本起不到作用」,自己當年對香港政治熾熱的一顆心,今天也受到動搖:「我感到太無力,好像已經太遲,眼看著身邊本來的同路人,曾經一起熱血過的他們,一個一個不再理會。自己卻連勸說他們回來都不知道該怎樣,因為就連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這裏(香港)還有希望⋯⋯」

當問到詩涵會否再幫忙舉辦一些大型民眾運動時,詩涵寒心的說:「香港的政治環境好像已成定局,(自己)也好怕再投入的時候會眼白白看著所有努力毀於一旦……」

當年熱血青年,如今開始對這座城市絕望;當年我們看到的未來,似乎灰飛烟滅。「不論政府,抑或市民,都負他們(這些真心全意愛香港的)太多了。」

詩涵認為自己、朋友或家人這幾年來受到委屈,已經令大家陷入一層對殘酷現實的麻木感。當年的同路人,今天好像已經所剩無幾了。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編按】

傘運四周年將至,不少人開始擔心,隨著時間推移,運動的初衷、細節,將會被淡忘,甚至被官方的敘述所取代。

例如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早前便在論壇指出,傘運在新一代人眼中已漸成歷史,因此有必要處理傳承問題,防止傘運歷史被當權者任意詮釋:「這是我們必須要處理的危機。」

這個「危機」可如何處理?今年 16 歲的中五男生「心刻」,受傘運啟蒙關心香港時事。四年過去,眼見不少曾經「自信可改變未來」的同代人慢慢變灰,對政治不聞不問,加上主流媒體論述中甚少記載他這代人的想法,心刻於今年暑假展開一個企劃:訪問和自己年紀相若的「00 後」,記錄同代人對傘運有過的想法,從而喚醒人們對政治的關心:「想趁大家對這重要社會議題仍有記憶時,盡早記低他們。」

《立場新聞》將刊登這 16 歲男生的訪問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