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傘後合縱連橫 專業創造「真 ‧ 和諧」空間 

2016/2/19 — 17:50

多個專業團體參與七一遊行。(圖片來源:進步教師同盟)

多個專業團體參與七一遊行。(圖片來源:進步教師同盟)

【文:邱祖淇,大學講師, IT 呼聲成員  】

2016年初,多個專業團體陸續慶祝成立一週年:一年前,雨傘運動結束,香港公民社會在一時「百家爭鳴」之後,顯得群龍無首,按理應是「樹倒猢猻散」,順勢告終。雖然我們不知道有多少團體最後默默消失,但仍然存在的,很多以更專業、更成熟和更靈活的態勢,繼續參與社會及政事活動。

煙淚丶傘下相遇,政冶取態相若

廣告

這些團體的成員,大多在雨傘運動期間認識,透過網絡聯繫,共享資訊、交換意見,最後凝聚同路人組成團體。它們或是有共同關注的議題,又或是同屬一個專業。正因如此,無論是民生的狀況,還是專業的技術細節,它們都掌握到第一手資料,在某些議題上,比政府或議員,更能明察問題所在。

年多前,為了回應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促成一群律師及從事法律工作人士,於2015年1月成立了「法政匯思」。而為了回應人大常委作出有關政改的「831決定」,又促成一群科技界人員和精算師,於同年2及3月,分別成立了「前線科技人員」及「精算思政」。此外,由於不滿立法會功能組別代表贊成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也促成一群建築師於同年4月成立「思政築覺」。除上述行業外,類似的情況也相繼在其他專業出現,涵蓋社工、教育、醫護、藝術、保險、金融、會計、測量、規劃、精算、園境等,活躍參與社會事務的青年專業團體,就有近廿個,逐漸成為了公民社會中的羅賓漢式智囊團。

廣告

沒有大台主導,互助機動合作

這些專業團體,在「沒有大台」(主軸機構)下自行運作。其成員最大的共通點,就是大部份在雨傘運動前,都忙在自已的專業裡,無暇關心時事。但現在,只要知道有用得上他們專業的地方,他們都會在僅有的工餘時間,在網上組成專案小組,為相關的前線團體或市民提供專業意見和支援。

由於它們的政冶取態相若,遇上關乎香港核心價值的事件時,更會發表聯署聲明迅速回應時事。

在2015年,因為樓宇食水被發現含重金屬超標,觸發本地公私營屋苑及公共機構食水危機的「鉛水事件」,最能反映這些專業團體參與的重要性。當民間團體初步知悉事件之後,包括建築界的「思政築覺」、資訊科技界的「前線科技人員」,以及法律界的「法政匯思」,都分別向前線組織提供建築工程及相關法例的專業意見。

青年新軍加入,老鬼經驗傳承

這些年青的專業團體,目前都沒有組黨的打算,絕大部份都只想用自已的專業,直接為社會締造福祉而努力。「思政築覺」成員關兆倫表示,現時他們在「圍標事件」中為公眾提供專業意見,但長遠就盼望在城市規劃上,特別是有關郊野公園及綠化帶問題等為市民發聲。「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就盼望,法律界能持守在大學所學到對法治、民主、自由的核心價值。現時他們在「網絡廿三條」討論中為公眾提供專業意見,長遠就希望能為市民提供普及的法治教育。

此外,不同專業界別的年輕一代也紛紛組織起來。「前線科技人員」成員黃浩華相信,只要同業保持國際視野,重視知識產權,大可放眼發展國際市場,並堅持以專業貢獻社會。而「精算思政」發言人陳清泉則指出,唯有更多同業關心政治發展,既得利益者才難以長期操控經濟。目前他們就「全民退休保障」為公眾提供專業意見,也爭取擴大立法會所屬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

一眾青年專業團體的湧現,對專業內多年參與政事的「老鬼」帶來生氣。一群資深的科技界管理人及大學教授等在2006年成立「IT呼聲」,廿位成員都是特首選舉委員會委員,「IT呼聲」銳意爭取普選及努力提升業界專業地位,也為創新及科技發展提出意見。十年已過,他們沒有組黨的打算,只希望把累積得來的參政知識,特別是專業人士參與特首選委會,以及擴大功能組別選民基礎方面的經驗,與青年專業團體分享,共同在建制內外擴大發展空間。

「IT呼聲」梁兆昌盼望能有更多專業人士在不同範疇內為社會各界提供專業意見。在資訊更充足的情況下,能對政府的政策作出更準確的判斷和回應。

助業為民,求真求和諧

雨傘運動後,港人普遍看淡前景:社會分化、政局迷矇、BNO續領潮反映不少人正思退路,”初一旺角”更為情況增添變數。但在鬱悶的氣氛中,喜見百花齊放的公民社會,正在形成一個「真‧和諧」的合作模式。這些專業組織將來或轉或合,暫未可定論,但這股新力量過去一年合作無間、創造空間、助業為民,它們往後的發展會是令人鼓舞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