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傘運一年的範式轉移

2015/9/28 — 12:09

資料圖片 ( 2014年底的旺角佔領區 )

資料圖片 ( 2014年底的旺角佔領區 )

【文:溫仲然】

當理性不再理性,我們亦沒有理由拒絕任性。去年9月28日,一幕幕催淚彈的場面仍然記憶猶新,筆者至今都不會忘記去年926衝入公民廣場,928萬人逼爆金鐘,衝出夏𢡱道,一場又一場的潮水式攻防戰,展開長達79天的兩傘運動。這一場運動有人會說成功,在於香港人政治覺醒,長達79天的佔領完全是代表香港人堅持的勝利,但又有人會說四大訴求沒一成功,在於結果來說是失敗。對於筆者來說,我不敢武斷地判定這場運動是成功,抑或是失敗,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答案,可能正如社會科學的滯後性,要經過一段時間才可以判斷傘運是成功,抑或是失敗。雖則傘運已過去一年,但至今仍有論述認為當天的行動,違背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原則,筆者則認為當理性不再理性,我們亦沒有理由再拒絕任性。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原則,是源自於當年帶領印度的甘地,透過非暴力抗爭脫離英國殖民統治,通過象徵性抗議及公民不服從等方式,達成抗議者的訴求。筆者認為這種方法不是失效,只是不適用香港的政治環境。甘地所對抗的是英國政府,其殖民政策雖則不符公義,但英國政府仍講求理性。面對群眾的反抗,姑且仍然會聆聽民意。而我們現所對抗的是中共政權,比英國政府更加忽視民意,更加強權專橫,更加殘酷鎮壓,而最重要的是,當年的英國政府仍然知民主是何物,但今日的中共政權,不但不知民主是何物,甚至將民主理念任意扭曲。試問當年甘地對抗英國政府,都不是如此容易。今日的我們,所對抗的是一個冥頑不靈的中共政權,又怎能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方法。對抗中共政權,和平理性竟驟然變成懦弱認命,筆者認為是因為我們不認識對抗的政權。

廣告

此外,我們只對準政權其實是不足夠,因為我們根本不認識這個政權。中共政權不是理性,而是專橫,亦不是和平,而是暴力,連民主都不是,而是獨裁。試問這樣的一個政權,我們還可以跟她們理性溝通?筆者想在此詢問主張理性溝通的人士,六四你可以說是已過去20多年,要放眼未來,但經過雨傘運動,你還叫我們與這個政權理性溝通,筆者真的不能苟同。雨傘運動的理性溝通,已證明不可行,換來的是明目張膽的粗暴干預,那我們為何要繼續理性溝通?這只是與虎謀皮,筆者真的不再寄望,至少沒有失望,就不會絕望。

雨傘運動過了一年,香港的主流已形成一股社會運動的無力感,但筆者認為這無力感反而成為另一股公民運動的契機,因為無論是轉化成選票,抑或是社運模式的轉變,這的確是令香港變了。雨傘運動,無可否認的是對香港社會運動造成的衝擊,但正正就是因為這個無力感的衝擊,可以為大家轉換成下次新社會運動的小萌芽。筆者始終相信香港人的無力感,只是短暫,大家都只是屏息而待,等待另一場的社會運動,但至少筆者有一樣可以肯定,香港人不要第二場的雨傘運動,香港人要的是新一股社會運動。雨傘運動可以成為契機,可以成為借鏡,可以成為歷史,但不可成為我們社會運動的結局。無錯,我們爭取民主比其他地方,是更加困難,因為我們所面對的是中國共產黨,一個沒有理性,只有暴力的政權,故我們不能再走回雨傘運動的一條路。筆者始終相信,當理性不再理性,我們亦沒有理由拒絕任性。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