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傘運後民主力量分歧大 陳健民:一國兩制下爭民主,還是爭取港獨,已是大爭議

2019/4/4 — 19:37

陳健民

陳健民

「佔中九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及其餘 6 人,被控煽惑公眾妨擾等罪,案件將於下周二(9日)早上宣判。今早(4日)陳健民與戴耀廷出席電台節目時,形容參與「雨傘運動」的學生當時是「燈蛾撲火」,明知面對政權暴力打壓,也不惜反抗,令他深受觸動,又談及民主運動中,新舊力量間的路線分歧與爭議。

陳健民今早在節目中稱,在 2014 年「雨傘運動」期間,他作為佔領發起人的道德責任必定要留下,當時他困在金鐘數十日,與當時參與佔領的學生,的確存在不少分歧,與他們的張力很大。事實上,他們是有不少地方令他既欣賞又擔憂,審訊時在庭上作證,會因感觸而哽咽或下淚,很多時都是跟學生有關,例如當控方播出學生市民衝入公民廣場時的片段等。

他又稱在庭上作證時,當時心裡有四字未及說出,作證已完結,那四字是「燈蛾撲火」,形容學生當時,是悲壯地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可能沒結果,也繼續推進運動。

廣告

「我們不是希望年青人走向光明的嗎?即時在佔領時,我與年青人有多少矛盾或張力,其實我是很受他們觸動的...大家的大方向都是一樣,只是處事方法和人生閱歷不同,我有欣賞他們的地方,希望他們明白我們當時的苦心。」

他在庭上談及當年 11 月 30 日的「升級行動」時,亦哽咽起來。當時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及「學聯」宣布,希望以包圍政府總部去阻礙政府運作,最後引來警方大舉鎮壓,導致大批市民受傷。陳健民在節目中稱,他哽咽主要是因為「學生不是暴力、不是打警察,而是衝過去給警察打」。

廣告

當社會發生一些不合理事件,學生往往會推動改變,例如拆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時,很多成人只會「打卡」留念,當年卻有學生,肯站到推土機前抗爭發聲;就如當公民廣場被封,不少成人只是袖手旁觀,9 月 26 日晚上,卻是學生們「重奪公民廣場」,爬過圍欄進入廣場抗議。

「我深受觸動,他們是較單純,看到不合理的事情就發聲,但我們在哪裡呢?」他說。

被問及「雨傘運動」後,香港公民社會目前的狀態,陳健民稱,過往十年因網絡興起,公民社會有很大變化,不需參加工會或壓力團體,也可推動議題和動員,新力量與舊有民主力量的內部分歧日益厲害,亦存在很多未能解決的路線爭議。

「究竟是否在『一國兩制』下爭取民主,還是可以爭取港獨?這已是很大爭議,很多公民社會團體,這些舊有力量是綁了在『一國兩制』的想像。」他說。「第二是有關勇武,究竟是要用和平公民抗命手法,還是激進化,這也有很大的內部爭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