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5/7/23 - 17:54

傘運旺角清場,首批被捕者今日提堂

圖為十七位被控者之一

圖為十七位被控者之一

高等法院

傘運旺角清場,11月25日首批被捕者,其中17人被控刑事藐視法庭,今日提堂。

廣告

辯方共有五位律師應戰,包括潘熙、駱應淦兩位資深大律師、但當中亦有兩位,四眼哥哥與文先生,還未有代表律師。文先生說搵律師好麻煩,清楚自己無罪,會自己承擔責任。做人要有氣勢,要求儘快開審,毋須要等。

控方申請合併審訊,一次過檢控所有人。

辯方則要求押後。既因辯方律師,遲至昨日才收到法援署的委任文件。尚需時間為辯方搜集資料;另一大爭論,就是答辯人是否要在若干時日內提交誓章作為証供。

律政司本望法官指示被告,可自行斟酌,在若干期限內提交誓章等。但潘熙等辯方律師俱質疑,案件已成為政府控告市民的刑事藐視法庭。刑事不同民事,除了辯方可獲更多時間準備,案件的舉証責任在控方,被告有保持緘默權利,毋須先交證詞,自證無罪。

法官質疑,沒有強迫被告交誓章。大可徵詢律師意見,考慮後果,自行決定,如何對被告不利。

辯方反駁,正因案情特殊,後果仍未確定,尚須法庭澄清。潘熙引用威爾士案例,當藐視法庭進入刑事程序,被告可享更多司法保障。控方舉証須符「毫無合理疑點」的標準。當表面証供成立,辯方不服才須考慮抗辯,提出証據。如法官過早指示被告可交誓章,或影響被告的權利。

法官決定暫緩爭議,押後到31/8再審。到時決定是否合併審訊;會否指示可交誓章;確定正式聆訊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