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催淚彈施放後逾半月仍有殘留 化學工程師:或成社區隱藏健康危機 籲大學深入研究

2019/9/11 — 16:44

一群香港化學工程師上月研究 6 個曾施放催淚彈的社區,發現部分社區半個月後化學品殘留物仍然存在,擔心成為社區隱藏的健康危機。礙於技術所限,團隊只能檢查到有否殘留化學品,但未能分析到殘留物的濃度,故呼籲有能力的機構、大學實驗室作進一步的深入研究。

大約 40 人的香港化學工程師團隊今日舉行記者招待會,公佈催淚煙在社區殘留的研究報告。發言代表李浩基(Michael)簡介,團隊上月曾到荃灣、深水埗、西營盤、上環,以及九龍灣德福和偉業街六個曾施放催淚彈的社區,收集表面塵埃樣本進行化驗。

化驗結果顯示,西營盤和上環距離最近一次施放催淚彈 21 日,但仍然測出有催淚煙的化學品殘留物;而深水埗的樣本也在施放後 14 日仍有發現殘留物。李浩基形容,情況「出乎意料」、「令人擔心」。另外,研究也在九龍灣德福和荃灣的居民窗邊發現化學品殘留物。 從殘留物分散的情況觀察,他推斷內街施放催淚彈,殘留時間較表;而空曠地方雖然散褪較快,但會擴散到更遠的地方。

廣告

由於殘留物肉眼看不見,遠及居民和公園,李浩基擔心可能造成健康隱憂。現時段,李浩基建議市民可用中性清潔劑濕布抹走。他提醒,殘留物如CS(鄰-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並非水溶性,必須靠其他物質一併帶走。物品多次清潔後,身體仍有不適的話,或需考慮棄置。

不過,李浩基強調團隊無法取得殘留化學品的相對標本(reference standard),故目前研究的限制在於只能檢查到有否殘留化學品,而未能分析到殘留物的濃度。因此,是次研究無法判斷社區殘留物對人體可能造成多大傷害。他形容,今日發佈的報告只是「引子」,期待呼籲可獲得相對標本的機構、大學實驗室可作進一步研究。他又透露,曾聯絡大學,但至今「未獲佳音」。

廣告

團隊早前到訪荃灣楊屋道街市採取樣本時,在洗手間和升降機內感到「眼澀」,並有「少少標眼水」。他感嘆,清潔工未有任何保護裝備之下,徹夜在化學品殘留的空間工作,「好慘」。他又指,香港目前未有催淚彈施放後,相關的職業安全指引,促請當局盡快測試殘留物濃度,並提出相關護的員工保障建議。

【圖例】黃點:1-2日尚有殘留;橙點:3-7日尚有殘留;紅點:7日以上尚有殘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