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傲慢是一條死路

2015/6/26 — 8:56

資料圖片:建制派於政改表決時離開議事廳,圖:無綫電視新聞截圖

資料圖片:建制派於政改表決時離開議事廳,圖:無綫電視新聞截圖

《聖經》引述,當瑪利亞懷着耶穌的時候,她曾讚美天主而說:「他伸出了手臂施展大能,驅散那些心高氣傲的人。」這種價值觀,在《聖經》內多次出現,其中一個具體的例子就是以色列人怎樣在摩西帶領下逃離在埃及的奴隸生涯。在逃離的過程中,埃及的國王狂妄自大,心中滿懷「一個奴隸都不能少」的心態,亦以為自己放走的以色列人始終都不能逃離自己的魔掌。所以他決定派他操控的千軍萬馬,去把在離開埃及途中的以色列人擒拿回去繼續做奴隸。

但人算,始終不如天算。當天意正是要讓以色列人逃離做奴隸的命運時,就算埃及怎樣盛世、其國王能策動多龐大的軍隊,都不能追這群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在逃離埃及途中,明知自己處於弱勢,但最終都是選擇勇往直前。天主施了不同的奇蹟,使在追以色列人的埃及精兵迷途,好讓以色列人有足夠時間離開埃及。然後,為了「驅散心高氣傲的人」及在以色列人面前顯示大能,天主就使到埃及的追兵全軍覆沒在紅海上。

上星期四,我們從立法會建制派議員中同樣看到甚麼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像《聖經》內的古埃及國王一樣,這群人平時狂妄自大,以為自己多人、多資源就無論是在議會內或外都可以為所欲為。因此,到了政改表決的一刻,他們以為就算繼續用平時「過到骨」的那份「斷估無痛苦」霸道態度,用一些有小聰明但沒有大智慧的旁門左道去「霸」多一票,處於弱勢的泛民議員亦都只能啞忍。但是,這群自以為是的惡霸最終不但不能以眾多政改贊成票去聲討弱小的泛民陣營,他們反而因自己的傲慢被反對偽政改的二十八票全軍淹沒。從事件發生後他們的互相指摘,看來這群「心高氣傲」的人被「驅散」了。

廣告

不過,無論是以上《聖經》故事內的以色列人,或者在香港追求民主的人士,故事還未完結。先提逃離古埃及奴隸生涯的以色列人,他們眼見埃及精兵被淹沒後,高呼「我要歌頌上主,因他獲得全勝,將馬和騎士投於海中。」某程度上,這反應與香港在過往一星期各渴望真民主的人士為建制派被淹沒這個奇蹟而喝采有些相似。可是,縱使其士兵在這一役慘敗,埃及仍然是一個強國。而那群逃離了埃及的以色列人亦並沒有因此而立刻有好日子過。他們在埃及被天主打敗後曾一度驕傲起來,以為一切都會變得很容易,但很快就發覺原來他們離開家鄉還有很遠的路。經過一連串的態度傲慢、互相埋怨及內部分裂拖慢了進程後,以色列人終於要用好幾十年才回到家鄉,多人在途中死亡。

同樣地,追求民主的人士如果繼續只顧着去笑「等埋發叔」等事故,就很容易會墮入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一切都會因「真理在手」而很順利的陷阱。即使建制派這團「士兵」今次被淹沒,但他們背後的勢力仍是一個「強國」。還有,我們與成功爭取民主、公義的「家鄉」仍然很遙遠,而且與逃離埃及的以色列人一樣,前路是乾旱的沙漠。

廣告

所以,如果我們不想好像以色列人一樣,在這曠野中不停地迷失方向,就一定要避免沾沾自喜、要謙卑、要團結。只有避免沾沾自喜,我們才懂得時常自我檢討、尋求進步。只有謙卑,我們才能開始學習以緊貼大眾的方式去推銷崇高的理想。只有團結,務實的市民才會覺得追求民主的人士原來比建制派的勾心鬥角優秀,因而縱使沒有強大的後盾都願意支持民主派人士。

傲慢,是一條死路。與其虛耗精力去恥笑建制派、或去介懷他人對自己批評的動機、又或擺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態,倒不如我們謙卑地先做好自己的本份、時常自我檢討、時常貼近市民。共勉之。

後記:我絕少在這裏為自己出席的活動做推廣,但今個星期日(6月28日)下午2:30,我會在自己所屬的教會(天主教聖老楞佐堂,長沙灣廣利道9號)做分享會,題目為「天主在公義路上的召喚」。歡迎大家來參與!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