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傳火為盟感動天 — 寫在旺角一役三年後

2019/2/12 — 17:49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

【文:羅依】

「我見過一啲嘢之後,就冇辦法當睇唔到— 你見過吖嘛、你諗過吖嘛。」二〇一九年二月八號晚,「還原真相 毋忘義士」橫額前,一位李怡、練乙錚二先生均推崇備至嘅青年評論家如是說。由《監獄風雲》、《黑獄斷腸歌之砌生豬肉》、《同囚》等幾經匠心巧手精雕細琢嘅第八藝術品,睇到散見「高牆內外— 抗爭者與外界的書信往來匯整」網站、《本土新聞》、「星火同盟 抗爭支援」臉書專頁各處一封一封〈義士來鴻〉,教人不忍重犯許許多多口業— 例如往日零下二百七十三度卻道「最近天氣開始轉涼了」,〈衣狐白裘不知天寒〉嘅齊景公嗰百子千孫,總有幾位浪子回頭,十五十六度就愁窗後諸友着唔暖、瞓唔落。聽楊君逸朗憶述 Chlorse 君去年「因氣溫驟降,獄中工作時不支暈倒」、直升機送院,再讀曾醒祥先生所見、邵家臻議員所聞「囚友半展示半描述,佢哋獲分發嘅有:一套基本犯人囚衣、一件底衫、一件衛衣及一件俗稱『太空褸』嘅厚衫,另外有五張氈及一份『氈皮』,再加兩張被稱為『藍單』嘅牀單,還有一對襪……但囚友表示,所有衣物物料均無禦寒功能,而嗰張氈嘅質地大概就似地氈,何來保暖?就算冚多幾張仲係會全身冰冷」,句句都是斷腸聲,不在話下。

法例所限,里巷小民無權無勢,無計為囹圄中人加衣;賴有星火同盟諸君持之以恆,代魚雁之勞,隔牆送暖。龔定盦〈己亥雜詩其一百五十〉有「桑梓溫恭名教始,天涯何處不家江」句,若星火者,可謂近之矣— 得名於美哉星星之火,且名副其實不失熱度、速度與亮度,恆溫長明,提醒窗後窗外是一家。韓君平〈寒食〉詩曰:「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星火之火異於是,起於千門萬戶,傳到詔獄中。任務唔容易,收信人得民心,一至郵件處理中心終日如錢賓四先生所謂「室之四周,遍懸諸燈,交射互映」,教本地多少「人民父母官」失勢之前啲門庭,黯然失色。

廣告

孔夫子佢老人家話:「天何言哉?四時生焉,萬物行焉。」天猶如此,即使我一語不發,相信亦無礙廣大同胞鼎力支持星火、支援義士— 然而筆者畢竟按捺不住,贅言一番,願大雅無傷。〈穀梁傳集解序〉謂《左傳》「豔而富,其失也巫」,我亦左氏讀者,寧信年初二三四均為本港開埠以來最熱、是冬不復見氣溫跌至一六年紀錄攝氏三點一度,皆天象垂愛。有詩次〈己亥雜詩其四十四〉韻為證:

「道盡天炎未怨寒,北庭七氣等閒看。
固知冬日當年暖,常照磁針一點丹。」

廣告

天生德於星火,天生德於光明,乜英其如二者何?按光明係盧兄建民筆名。話說戊戌歲末某報陳副社長沛敏答謝建民兄賀卡,有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國政協副主席乜乜英先生」— 上述名堂我從某氏靈堂花牌得知,奈何記性弗如諸葛武侯茅廬柴門下一童子,「記不得許多名字」,請看官見諒— 竟無禮到插嘴,擅作五百餘言欲回,見諸臉書曰:「香港的野豬不是在垃圾筒覓食,就是有好事者非法餵飼,又或者偷食農民的蕃薯粟米,沒有陳沛敏想像的高尚。」是為今年口誅筆伐野豬第三擊。奇哉,當年乜乜英與唐英年爭寵,舊僚劉委員夢熊為佢贏得「习握手」,居功至偉;有難,去信求救甚切,乜英反投筆操戈,送廉政公署究治,舞另一種文、弄另一種墨。因次〈己亥雜詩其七十一〉韻志怪。詩云:

「護国脣槍網上老,首功辭表奏朝中。
掙來罄竹射野豕,賸得滿弓酬夢熊。」

諒其器以鮮血染紅頂子、腹無點墨,無以唱和。此是後話。因為「全國政協主席暫未有空缺」而屈就副主席嘅乜英,何其不甘寂寞!側聞沛敏寄光明尺素,難怪胸中玻璃醋埕應聲心碎,醋流十八區,臭遺五十年。寂寞之於人甚矣哉、妒忌之於人甚矣哉— 人猶如此,獸何以堪。只為一任群牲妒,就值得我等自由身謹遵窗後長老山姆大哥教誨,問候一名一名青、少年欽犯,「片言隻字也好,寫信給他們吧,令他們不感孤單,心感溫暖」— 何況佢哋都係香港人嘅子弟?特此就筆者所知,列出步驟若干如下,以便各位市民共襄善舉。

首先,確認代收件人及其地址。欲寄梁君天琦,經「梁天琦 Edward Leung」義工收信小組一途較快,地址為郵政總局郵政信箱 8632 號;寄袁君智駒,投「抗爭點滴  Stories of Resistance」,九龍中央郵政局郵信箱 70320 號;其餘收件人,寄「星火同盟 抗爭支援」,尖沙咀郵政局郵政信箱 98697 號。上述三處均設有臉書專頁,投寄之前不妨查詢一下最新地址,以防目標郵箱「出狀況」並停用。

繼而動筆。我會先敲鍵盤定稿,再謄寫至信箋上以節省紙張,蓋伍律師展邦嘗言佢問盧兄光明做乜唔食私家飯,「因為大家都知佢未來幾年都冇得食一餐正常嘅飯,佢話食乜冇所謂,但私家飯唔環保(因為有發泡膠同即棄餐具),唔好再破壞地球,所以唔食」。然則讀者諸公於紙上直抒胸臆,亦未嘗不可;善丹青者,可輔以插圖。選紙以色澤淡雅,尺寸均一、形狀方正為宜。另獄吏檢查信件,塗改液與貼紙一概視為夾層、金粉作不明物質論,可免則免;避無可避,就採用影印本。

上款須註明收件人通稱,以便義工分類— 其中陳翁和祥與何兄比達洋名同為 Sam ,此外無人重名,敬希垂注。每頁附上頁數與頁碼,則當局扣起其中一頁或數頁,收件人亦一目了然— 例如一信四頁,四頁角落或邊緣分別加上「四之一」、「四之二」、「四之三」、「四之四」字樣。回郵地址可書於末頁紙右下角,以供收件人查閱,蓋收件人取閱信封須另行申請。

然後緘封。食品、貨幣、郵票、信封、日曆、書籤、名片、記載賠率之剪報、描述獄中情況之文字、不屬「個人信件」內文之新聞或時評等物,即使義工代寄,將落入收件人「私人物件保存處」,刑期內無福受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信紙直入一口信封、封面收件人地址一欄註明郵政信箱所在郵局及編號即可,以減省義工拆開第二重信封攞出書函之工序,及運送途中收件人姓名惹好事者拆閱或竊取信件之虞。欲資助星火同盟採辦郵票及信封、支援收件人及其家屬,歡迎親赴火炭禾寮坑路 2 號至 16 號安盛工業大廈 5J 室本土民主前線辦公室或馬鞍山福安花園商場地下 G13 號鋪陳國強議員辦事處交割款項;至於捐助袁君智駒事宜,請與抗爭點滴專人接洽。

最後搵一間郵政局排隊、過磅,以免郵資不足,即成。〈己亥雜詩其三十六〉有云:「多君媕雅數論心,文字緣同骨肉深。」多謝閣下出一分力溫馨提示收件人,佢永遠係公民社會不可或缺一員;己亥新歲,祝願你同你筆友都身心康泰、老少平安。

 

正月上旬於窗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