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元旦考驗-書商李波被「綁架」事件

2016/1/3 — 11:41

2016年元旦,三數千人遊行撐全民退保、反對大白象工程以及要求梁振英下台,是首次沒有民陣這個「大台」組織的元旦遊行。人數少應該是意料中事,經過04年79日身心極疲累,沒有「具體成果」的雨傘佔領運動,香港人仍在「低迷」和「恢復」的階段,遊行這類表態性質的政治活動,議題亦沒有「急切性」,很難再出現「大場面」,更遑論什麼升級行動。

反而一月底前政府要強行通過版權修訂條例,網民和泛民政黨是否真能為了反對「網絡23條」而放下彼此的不和(主要是部分網民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先前「懶懶閒」的不滿),令議會內「拉布」的議員「有咁多得咁多」,議會外表達不滿的群眾數以萬計,合力阻止仍未「完善」的條例草案通過,將是港人另一次考驗。

廣告

說到考驗,元旦日又有一宗「考驗」香港自由、安全和「一國兩制」的案件,專門出版中國大陸禁書的書商,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早前懷疑被人「綁架」回大陸,李太新年伊始打破數日的沉默,到警署報案,並在警署前接受《蘋果日報》記者的訪問。

李波被「綁架」前,書店的其餘股東和員工相繼在泰國和中國大陸「被失蹤」。李太稱,其丈夫明知自己處境危險,已經兩年沒有到過大陸,一心以為待在香港有安全保障,怎知也出事。據《蘋果》報道,落案的警員起初對李太說,李波身體智力正常,有手有腳,有出境自由,拒絕即時跟進。至傍晚則突然有三名人口失蹤組探員到李家向李太詳細落口供。

廣告

李太懷疑「綁架」他丈夫的是大陸公安,證據是其先生在大陸打電話回港與她聯絡時表示:「暫時回不去,要配合調查」、「他們要我協助調查,如果我表現合作,就可以從輕」。

李波「失蹤」前,已有多名與大陸禁書有關的人在中國大陸和外國被捕/「被失蹤」。香港另一位書商姚文田,因打算出版由中國流亡海外的異議作家余杰所寫的《中國教父習近平》,觸怒大陸當局,於2013年10月在深圳被捕,其後中國當局以偷運化學品「罪名」判監10年。姚的兒子姚勇戰在父親被捕後,曾公開要求習近平學習其父親習仲勛的正直和寛容,容納香港人的異見,讓身體欠佳其父親回港。姚勇戰八九民運時在上海讀書,參與了上海的學運,「六四」後被捕判刑,是因「六四」入獄的唯一香港學生,一年後在港英政府斡旋下提早獲釋,現居美國。

2014年5月30日,《新维》、《臉谱》雜誌的出版人王建民也在深圳被公安抓捕。

到了2015年11月,銅鑼灣書店的另一股東桂民海在泰國失蹤,法新社稱獲可靠消息,瑞典籍的桂民海是被中國當局派人到泰國擄回中國,和他一起被擄的還有已獲加拿大政治庇護的中國異見者姜野飛和董光平,以及兩名法輪功學員。相信桂被擄與他準備出版一本涉及習近平私生活的書有關。另外,該書店及出版社的三名員工吕波、張志平、林榮基亦同時在深圳「被失蹤」。

從以上的案例,李波被中國公安/國安在香港「誘捕」的可能性極高。如果屬實,即牽涉中國執法人員在香港非法執法,嚴重破壞「一國兩制」、香港「高度自治」的惡劣事件,香港人絕對不能容忍。理論上,作為執行「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的特區政府,其行政長官梁振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以至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警務處處長盧偉國,獲悉這件事後應感到震驚,義無反顧的向北京交涉。但到目前為止,只有林鄭向傳媒表示在調查之中。

而明眼的香港人也心中有數,這個在最近到北京「述職」的梁振英。其實說到要到北京「述職」已經是矮化了香港。民主社會,市長和中央首長一樣,都是由人民選出來,都是向人民負責,中央首長並非市長的老闆。而且經常出現市長和中央首長分屬不同政黨不咬絃的情況。現在梁不但要「述職」,北京還一改以往特首與中央首長平坐,其餘中港兩方的官員分坐兩旁的安排,讓先後接見的習近平、李克強坐在中間主席位置,梁振英與京官分別坐在長桌的兩旁,完全是梁振英心甘情願接受矮化再矮化的結果。

一個非民選,甘心被北京矮化的香港特首,一個視眾多不滿他的香港人如仇敵的中共地下黨員,會效法民選的日本沖繩縣知事翁長雄志(他為民眾反對美國長期駐軍而向首相安倍晉三抗議般),為捍衛香港的「高度自治」,維護香港人的人身安全不被共產黨侵犯,向北京嚴正交涉嗎?當然不會。而林鄭月娥亦不是陳方安生,只會為自己的仕途右思右想,扭曲自己來逢迎北京,不會為自己相信的價值堅持到底。灰記雖然對份屬資產階級「代理人」的陳方安生沒有多少好感,但相信她是香港少有敢逆北京意,敢於捍衛香港自治的官僚,也因此不見容於北京及北京「欽點」的特首。

因此,期望梁振英及那群愈來愈聽北京話的港英舊臣會為李波奔走,會為中國公安/國安的無法無天憂心,簡直是椽木求魚。預期香港政府會不了了之。而大部分香港人亦會抱事不關己的態度而當看不見。

其實特區政府配合北京在香港執法已經有先例。流亡國外的北京八九民運人士周勇軍,08年為了探望在中國病重的母親利用買來的馬來西亞護照從澳門到香港,期望可經香港回國,但被香港入境處揭發利用假護照入境而被捕。本來,周行使假護照來港,入境處把他拘捕,根據香港的入境條例作出檢控,完全是香港自治的份內事。但這個軟弱的特區政府,這個擦鞋特首曾蔭權卻應中國當局的要求,讓他們派員來香港把他誘往深圳拘捕,自願送出自治權,送出香港的尊嚴。協助周勇軍的律師何俊仁曾把事件公開,但這個警號引不起關注。周勇軍現仍被囚禁在四川,健康情況不斷惡化。

老實說,李波事件,以至先前眾多的事件,並不單單是民運人士及中國禁書出版商的事,而是全香港人,甚至建制派也要關注的事。大家不要以為不涉政治就平安大吉。

很簡單,中國多年來越省抓人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事,不少記者因為報道了別省的負面新聞,而被別省的公安「綁架」回去受審,一些商業糾紛亦以「綁架」方式處理,「綁架者」往往是公安或與公安有關的人士。如果李波等的事件不能「撥亂反正」,難保以後香港商人與大陸官商有任何商業或其他糾紛,大陸當局不會派人來香港「執行家法」。

當然,由黨領導的建制派龍頭民建聯,他們很多共產黨「自己友」會說,「你地唔反中央咪冇事囉」、「邊會郁吓就綁架咁離譜」。但灰記懷疑他們內心深處一樣有恐懼,中共「自己友」內鬥「唔係人咁品」。看看當年重慶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為求保命由重慶「叛逃」到成都,向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被他「背叛」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派重兵到不屬他管轄的四川省會成都(重慶是直屬中央的直轄市),包圍位於成都的美領館要人。最後美國決定賣中共中央一個人情,把王立軍交給由北京派來的國安人員,最後促成薄的下台及被捕判刑。換言之,共產黨為了內鬥來香港搶「自己友」並非天方夜譚。

事實上,香港傳統「左派」,除非是「左毒攻心」的人,內心都會慶幸生活在香港,慶幸港英政府留給香港法治、自由和安全,只是礙於「民族主義」和「黨性」而不能宣諸於口而已。如今他們的「同路人」梁振英就像明末吳三桂引清兵入關般,不斷「引入」大陸事事要管的黨委文化、以我為主的鬥爭文化,不斷要香港被大陸融合/融化,不斷矮化香港的自治,蠶食香港較「先進」的管治傳統。這些多少還有「理性」的「老左」只能看在心內,甚至「被迫」搖旗吶喊,真是可憐復可恨。

李波事件絕對是一個警號,一個考驗香港人的警號。中共的「非理性」是否到了只求壓服港人,不管香港變成怎樣的地步?香港獨立評論人協會以及香港記者協會已去信中聯辦及中國廣東省公安廳,要求澄清銅灣書店股東及員工是否被捕、人身安全及法律權利等問題。泛民政黨,以至還珍惜香港法治、自由、安全的非共建制派會否一改常態,不再掉以輕心,在立法會窮追猛打,誓要香港官員負起捍衛香港自治的責任?

最後,仍然關注香港自由與福?的人,2016年註定「疲於奔命」,但願並非「徒勞無功」。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