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元朗恐襲獨立調查報告:警方七宗罪

2019/7/25 — 15:49

讀者提供

讀者提供

【文: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

引言:

經過一段時間的資料收集及整理,這份《元朗恐襲獨立調查報告》在 7 月 25 日發表。當晚具體時序可見附表。

先旨聲明,資料並不齊全,距離事情全貌可能仍遠。之後如果有幸收到重要線索,到時才再考慮發表更完整報告。

在此要鳴謝多位網民及元朗人的幫助,特別是有街坊目擊到事情的較早階段,填補了不少空白。事不宜遲,報告內容如下:

(一)初段發展:有可能是白衣人散場經過西鐵站時發狂,但仍未能排除他們計劃了要襲擊西鐵站

廣告

(1)雞地非法集結

當晚約8時,大批白衣人於鳳攸北街休憩處(往雞地天橋的盡頭)聚集。由於此處於 7 月 16 日曾經舉辦「黑警惡行觀賞會」,引來部份街坊不滿,加上元朗黑夜前一天,部份元朗人已收到訊息,指有人 7 月 21 日晚往元朗聚集,所以有可能白衣人當時在此處耀武揚威,要對付一旦會來元朗的示威者。

廣告

然而,從不少片段可見,的確有年輕人、身穿黑衣的人於雞地一帶被白衣人追打,所以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斷,如果這批白衣人見到有黑衣人遊行後返回元朗,他們可能一言不合即動手打人。而正因此原因,當晚 10 時後,陸陸續續有人於元朗站派衫、換衫,避免穿黑色衫出站。

(2)進入西鐵站

10 時 32,有街坊於鳳攸北街見到白衣人散水,互相道別。當中大部份人坐的士和坐車,部份人上了通往新元中(形點 II)天橋。同一時間,有街坊表示因知道派衫消息,所以10時半左右到達元朗站派衫,當時車站沒異樣,還遇上兩名同樣派衫的人。但在 10 時 33,有白衣人從新元中(F 出口)下來,並見到其中一名派衫的女子身穿黑衫,便大叫「黑衫嗰個企喺度」。該女子隨即入閘及奔往女洗手間,但那些白衣人卻跳進閘內,往女洗手間圍毆她。此應為第一輪襲擊。

目擊者被白衣人指嚇之下,在一處轉角位置暫避,下一個再有確實資料的時間為 10 時 40。當時有白衣人在閘機外與閘內人士口角,隨即十多名白衣人跳進閘內打鬥。(警察稱於 10 時 41 接報元朗站有打鬥,與立場姐姐引述 first-aider 的報警時間相約)此應為第二輪襲擊。

至 10 時 44,林卓廷開始網上直播,當時已見到有人受傷及地下有血跡,本報告相信乃第一輪和/或第二輪襲擊所造成。當時直播畫面已經不見白衣人,現場人士亦向林卓廷表示白衣人已經離開。港鐵表示,於 10 時 47 報警。

(3)由閘外到閘內

根據林卓廷直播,10 時 47 許多白衣人再次出現在西鐵站中間位置,街坊目擊者表示,他們由 E 及 F 出口(新元中那兩個)入站,白衣人開始隔空攻擊閘內市民,到 10 時 51 立場新聞亦開始直播,隨後發展相信外界清楚。以下特別提三點:

(i)警察表示 10 時 52 兩名軍裝警員到場了解情況,而網上片段亦可見兩名軍裝由 G2 出口離開。由於當時林卓廷和立場新聞都在直播閘機附近情況,但完全不聽見有人發現警察已到場,所以可以合理推斷,該兩名軍裝應該連走近閘機、向現場人士了解也沒有,便逕自離開。
(ii)10 時 58 於閘機外、便利店對出,一名白裙女子倒地(她後來向《明報》確認懷孕)。不足半分鐘,在閘機外的立場姐姐亦被一名大叔追打,至其倒下仍沒停手。
(iii)閘機外兩名女士先後倒地後,10 時 59 閘內市民對閘外白衣人射水。但 11 時正,白衣人大舉攻入閘內,林卓廷及一眾市民只好撤退上月台,然後白衣人追上月台、襲擊車廂乘客等。

(二)不實說法:根據有限的資料,可以推斷以下三個說法均為錯誤

(1)黑衫人先撩者賤?事實是遊行人士返到元朗後紛紛換下黑衣服,避免遇到白衣人會惹麻煩甚至被打。反而有女仔身穿黑衣在西鐵站派衫時,無故被白衣人喊打喊殺。
(2)林卓廷帶隊搞事?事實是他抵達元朗站時,應該已經發生了兩輪襲擊。即使他其後曾叫白衣人「不要走」,被視為叫陣,但亦不能改變當時襲擊已經發生的事實。
(3)白裙孕婦被水跣?事實是她與立場姐姐被打至倒下後,閘內市民才射水還擊,並試圖保護閘外被毆打的人。

(三)警方七宗罪:根據有限的資料,可以推斷警方犯了最少七個錯

(1)無視白衣集會的危險:根據區議員麥業成,他於 7 時 30 已通知元朗警長,鳳攸北街的白衣人手持木棍;而9時多,亦有街坊於現場一帶被人追打。由此可見,此不但乃名副其實的非法集結,而且非常危險,而此危險性是眾人均可預視的,警方理應清楚。再者,有證人提供相片可見,10 時 26 一輛警車經過鳳攸北街。然而,警方不派人往現場,及早防範事情失控,故此其後白衣人不論是有心往西鐵站鬧事,抑或只是散場時經過,最終出事可謂全因警方。

(2)接報警員置市民生死於不顧:如警方所言,兩名軍裝警 10 時 52 到場後,評估相信有 100 人在打鬥,所以要求增援,那為何他們可以任由此 100 人繼續打鬥?如果兩名軍裝警都感到危險,那麼沒有警棍、沒有配槍的市民豈非更是置身險境?更何況即使兩名軍裝警未必能控制場面,但在增援到達前,他們是否有責任留在站內監察事勢?如此危險的現場,打死人的事都可能發生,警察若然在場最少可以舉槍示警。最終在此真空期間沒有打死人,警方其實只是走運。

(3)警察到場後沒截停疑犯:多名警員於 11 時 16 到達元朗站現場。由於警方早知道有白衣人聚集,兩名軍裝警亦曾視察現場,加上他們到達之時白衣人正向 G2 出口逃跑,不論怎樣也有表面嫌疑。更何況若然現場已鬧出人命,白衣人亦可能是兇手。那麼到場警員為何不截停白衣人查問,套取資料?是次的放生亦等同埋下伏線,令白衣人有恃無恐,在稍後時間再入站襲擊市民。

(4)警察與市民糾纏卻不追捕疑犯:大批警察到場後,竟然與閘內外的市民理論。雖然許多人已經情緒爆發,不停斥責警察來得太晚,但都無阻警員分派人手前往追截白衣人,為何他們不這樣做?從直播片段清晰可見,當時有市民明確地指出白衣人在站外,要求警察前往他們那邊,而非在站內與市民糾纏。

(5)警察離開元朗站後完全消失:根據片段,大批警察於一片謾罵聲中,11 時 44 從 J 出口離開,而警察後來則表示警員於 11 時 50 離場。11 時 52,香港電台記者於 J 出口地下看見指揮官李漢民,質問他何時到場,李漢民態度惡劣地表示「冇睇錶」,當時現場還有一大批警員。但是 8 分鐘後,即 00 時 00,從直播片段可見有市民在同一位置、即 J 出口地下與少量白衣街坊爭執,當時不見警員。此輪爭執維持了 7 分鐘,然後市民撤退到西鐵站,然後飛天南突然倒地昏迷。在飛天南送上救護車後不欠,白衣人怒髮衝冠地上J出口與站內市民互擲雜物。在這段時間,地下和站口兩度衝突,但一個警察都沒有出現。其實警察當時既沒拘捕白衣人,又知道站內有大批市民聚集,雙方若然碰上很容易再出事,但警方竟然安然再次讓警力真空,結果到 00 時 28 白衣人將J出口鐵閘強行抬起,入站內和形點 I 商場追打市民,多人因此受傷。警方責無旁貸。

(6)警察再次任由白衣人逃走:白衣人於車站和商場打到人頭破血流後,00 時 32 從 J 出口離開。而一段行車錄影可見,00 時 33 大批白衣人從 J 出口地下逃離現場,當時該處有多輛警車,但完全沒有警察上前阻截白衣人。換言之這些人襲擊市民後,是在警車面前離開的。

(7)入村調查也不拘捕白衣人:凌晨 1 時後,大批白衣人在南邊圍村村口聚集,在西鐵站外佈防的警察延至 3 時 36 才入村調查。僅 16 分鐘後,他們離開南邊圍村,卻沒有拘捕任何人,只曾帶走一名男子。4 時 06,多名白衣人坐私家車離開南邊圍村。5 時 05,警司游乃強稱警員看不見白衫人持武器襲擊市民。縱然警方未必有足夠資料即時拘捕白衣人,但大可以帶走他們問話。這也沒有做,還不是放生?

初步結論:

警方多次錯過制止恐襲發生的機會,致其愈演愈嚴重,一發不可收拾。至於警方冷處理的原因是甚麼,是否如坊間揣測般「警黑勾結」,必須要有法定權力的獨立調查,由專業人士搜證及傳召證人。隨時間過去,或許愈來愈多證據已被「處理掉」,令真相石沉大海。

元朗黑夜疑點重重,警方 7 月 24 日交代的資料卻僅得簡陋圖表,且非面對傳媒,而是拍影片放在網上,便當已經交代。

雖然這份報告並不全面,但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已盡力,望各位能參考及善用。

附表:元朗恐襲時序(收集資料截止 7 月 24 日 23:59)

7:00pm:南邊圍村外、元朗舊墟路路口,數十名白衣人聚集(網友目擊)
7:30pm:區議員麥業成通知警長鳳攸北街有白衣人手持木棍,對方稱已知及已部署(有線新聞)
8:43pm:市民見白衣人集聚後報警,對方回覆「已知悉,正處理」(網友提供)
8:49pm:白衣人於鳳攸北街休憩處聚集(盡在元朗 live)
9:09pm:元朗站中間 5 至 6 名白衣人在閘外,有人表示「係咪返上水?」(網友目擊及有相為證)
9:20pm:有人於休憩處被打(有線新聞)
9:50pm:有人於休憩處、明渠附近被打(Now 新聞)
10:05pm:南邊圍村有白衣人聚集(網友目擊)
10:26pm:一輛警車經過鳳攸北街(網友目擊及有相為證)
10:30pm:南邊圍村外、元朗舊墟路路口,多名白衣人上私家車(網友目擊及有信為證)
10:32pm:鳳攸北街白衣人道別及離開,大部份坐的士和坐車,部份人步上通往新元中天橋(網友目擊及有信為證)
10:33pm:月台兩名白衣人 WhatsApp 向人表示「班人唔敢出嚟,匿埋咗喺月台」(Facebook「民間社福界資訊」地球 post)
10:35pm:黑衣女子於在西鐵站派衫,多名白衣人由新元中進來喊打喊殺,跟隨該女子到閘內女洗手間圍毆(網友目擊)
10:40pm:西鐵站中間位置再有白衣人與閘內人士口角,十多名白衣人跳入閘內打鬥(網友目擊及有片為證、Facebok網民地球post)
10:41pm:警察接報元朗站有打鬥(警方表示)
10:44pm:林卓廷開始網上直播,已見到有人受傷及地下有血跡,現場人士表示白衣人已離開
10:45pm:港鐵發現元朗站大堂有人爭執(港鐵表示)
10:47pm:港鐵報警(港鐵表示)
10:47pm:白衣人出現在西鐵站中間位置,隔空攻擊閘內市民(林卓廷live 3:40)
10:51pm:立場新聞開始 live
10:52pm:兩名軍裝警員到場了解情況(警方表示)
10:5Xpm:兩名軍裝警員從 G2 出口離開(Facebook「古天后炒股日記」地球 post)
10:55pm:立場姐姐表示 15 分鐘前(即 10:40 pm),first-aider已報警(立場 live 4:50)
10:58pm:白裙女子倒地(林卓廷 live 14:37)
10:58pm:立場姐姐出閘機外後被大叔追打至倒下(立場 live 7:50)
10:59pm:閘內市民對閘外白衣人射水(林卓廷 live 15:15)
11:00pm:閘內市民撤退上月台,白衣人一路追上去(林卓廷 live 16:38)
11:00pm:西鐵不停元朗站(有線新聞)
11:03pm:白衣人上到月台(林卓廷 live 19:18)
11:05pm:白衣人於月台襲擊車廂內市民(立場 live 13:54)
11:13pm:列車終於開出,白衣人離開月台(立場 live 21:57)
11:15pm:立場姐姐表示警察剛到達現場,白衣人從另一出口離開(立場 live 到 24:56)
11:16pm:白衣人向 G2 出口跑走,多名警員施施然到場(facebook網民地球post、網友目擊及有片為證)
11:20pm:警員到場(警方表示)
11:22pm:逾 20 名白衫人從新元中天橋抵達雞地(網友目擊及有相為證)
11:24pm:西鐵站內市民鼓譟並與警員理論(立場 live 33:00)
11:44pm:大批警員從J出口離開(立場 live 53:06)
11:50pm:警察離場(警方話)
11:52pm:指揮官李漢民在西鐵站J出口地下表示「冇睇錶」(港台新聞)
00:00am:市民與白衣人在 J 出口地下起爭執(蘋果 live 35:00)
00:07am:市民從J出口地下撤退(蘋果 live 41:50)
00:08am:飛天南在J出口地下突然倒地昏迷(蘋果 live 42:28)
00:13am:飛天南被抬上救護車(蘋果 live 48:50)
00:15am:白衣人在J出口與站內市民互擲雜物(蘋果 live 50:10)
00:25am:J 出口落閘(蘋果 live 1:00:50)
00:27am:多名市民入閘乘尾班車往市區(蘋果 live 1:02:20)
00:28am:白衣人拉起 J 出口鐵閘重返車站追打市民(港台新聞)
00:31am:H 出口近形點 I 位置,白衣人中斷蘋果記者 live(蘋果 live 1:06:00)
00:32am:白衣人從 J 出口離開元朗站(01 新聞 live 05:25)
00:33am:白衣人從 J 出口地下離開並經過警車(YouTube「Fffgh Yygff」的行車錄影)
01:00am前:白衣人在南邊圍村外面道路追打私家車(有線新聞)
01:20am:警察與記者到南邊圍村口但被拒入內(有線新聞)
03:36am:警察進入南邊圍村,但記者被拒入內(有線新聞)
03:52am:警察離開南邊圍村,沒有人被捕(有線新聞)
04:06am:白衣人坐私家車離開南邊圍村(有線新聞)
05:05am:警司游乃強表示不見攻擊性武器,亦不能肯定村口市民曾參與打鬥(港台新聞)

 

如果各位有重要線索,可留言或透過 google form 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