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元朗的味道

2019/7/25 — 13:24

資料圖片:2019年7月22日凌晨,元朗西鐵站附近南邊圍村(RTHK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2019年7月22日凌晨,元朗西鐵站附近南邊圍村(RTHK片段截圖)

在 7.21 元朗恐襲之後,網上瘋傳一個大男孩在元朗警署門前哭訴,述說這個位處城市邊陲的區域,如何由一個城鄉交融、饒有特色、令他引以為傲的地方,在一夜之間成為了一個血腥殘暴、恥於提及的妖獸都會。男孩的血淚控訴令人動容,再加上平日遊人如鯽的大馬路,如今水靜鵝飛。元朗以至接近的鐵路沿線地區,飄着的再不是老婆餅或田園菜香,而是恐懼的味道。

但換個角度看,我們又重新認識香港。原來在曾經主權不屬港英政府的九龍城寨變公園之後,香港仍有一個元朗飛地!作為飛地,不但有自己的管治系統,更有純白的民族服飾,而且必須嚴格遵從,否則會受到懲罰,即使登上離境的列車,車長也會配合國策而不開出,比西九的高鐵更有制度。此外,保護市民的工作,是由消防和救護進行,而非警察。

說到警察,這裡的和諧氣氛也是其他地區無可比爾,飛地的警察,可以和黑道相處融洽,互拍肩膀,相濡以沬,令我們這些境外之民,歎為觀止。

廣告

各位也須注意,元朗飛地被結界所包圍,在內的警察會忘了時間,而且藤枝鐡通木棍,所有在其他地區視為攻擊性武器的物質,會自動在視線內消失。這種超自然現象,暫時科學未能解釋。此外,在飛地結界內,一般求救手段原來是無效的,即使使用衛星電話打出亦然,這是一般旅遊指南不會告訴你的秘密。

然而,居於元朗飛地的居民,也有不少抱有一般香港人的價值和感覺,在經歷恐襲之後,心靈也會有嚴重的創傷。而我們這些一般的香港人,一直以為香港是個文明的國際城市,當一般文明的城市發生恐襲,地方的官員隨了譴責暴力,還會探望傷者、緝凶、檢討保安漏洞,更會在相關地區安排情緒輔導工作,減低民眾罹患壓力創傷後遺症的機會。但我們的特區政府,除了在輿論壓力下,隨便拘捕不足當日行凶人數百分之一的嫌疑者,竟不作出任何跟進與支援,似乎在間接承認元朗是飛地這個客觀事實!原來香港不但奉行一國兩制,還有一城兩制,何其精彩!

廣告

為了支持身心飽受創傷的飛地居民,我們必須抵住恐懼的味道,和元朗居民站在一線。我們要清楚表達這個訊息:是的,我們都害怕飛地白衣部落民眾的血腥殘暴,但我們更要和作為香港一份子的元朗居民齊上齊落!恐懼的味道比催淚彈更難受,但正如哈利波特的老師路平教授的教導,對抗恐懼的第一步,就是正面面對它!

讓我們一起把恐懼的味道,轉化成勇氣的味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