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8/22 - 10:35

元朗 721 襲擊一個月:究竟香港仲有冇公義公平?我地要自己救自己

PHOTO CREDIT: 蕭雲

PHOTO CREDIT: 蕭雲

21/8 元朗

襲擊一月無人被起訴,民眾不滿迫爆元朗站

廣告

圖 1 鄭先生

為保護「立場姐姐」而受傷的鄭先生,在受襲一月後重返現場。儘管他已康復,但人中的傷口依然留疤,日後仍需接受手術。

* * *

圖 2 黃女士

黃女士是藝術系學生,她親繪海報,解釋畫中三角聲氣互通:何君堯、李漢民、白衣人。

「市民俾人打時唔可以靠警察,我地要自己救自己。所以寫左八個字喺側邊:警黑合作,證據確鑿。要畀我地交代,還市民公道。」

* * *

圖 3 周太太

周太太的女兒一直依偎著媽媽,在訪問期間「ABCDEFG。。。」地愉快哼歌。

周氏一家都住元朗。「睇住直播真係好嬲。一嚟係自己住嘅地方發生啲咁嘅事;二嚟係由細到大嘅認知,香港警察應該保護市民,但竟然冇出現;三嚟係一個月後未起訴任何人。」

「究竟香港仲有冇公義公平?小朋友仲適唔適合喺依個地方成長?我想俾小朋友了解依件事,知道好多哥哥姐姐好愛依個地方。」

(受訪者沒有上鏡)

* * *

圖 4 黃先生

黃先生一邊靜坐一邊畫畫,說沒有警察的地方就好和平。

* * *

圖 5 林太太

林太太是元朗街坊,帶同孩子參與靜坐。

「我同小朋友講,警察應該拉壞人架嘛。點解到而家都唔去拉壞人呢?我想話番畀唔係太明白嘅人知,警察就係要做番應該要做嘅嘢,而唔係濫權濫捕。」

(受訪者沒有上鏡)

* * *

圖 6 陳太太

陳太太與孩子長居外國,回港本來是陪孩子放暑假。「喺外國幫唔到啲乜嘢,心情好矛盾。返到嚟本來應該帶小朋友周圍玩,但我都盡自己能力遊行靜坐,亦畀小朋友睇吓成個運動,要關心社會,關心身邊嘅人。」

(受訪者沒有上鏡)

* * *

圖 7 周先生

周先生一家參與靜坐的原因好簡單,因為一個月前就在車上,所以他特地穿著當晚所穿的衫。

當晚他們大概在第五節車廂,從網絡得知雞地已有白衣人鬧事。周先生見機得快,提早下車轉線離開避過一劫。

「最大嘅責任一定係警方。佢地根本可以喺閉路電視睇到所有車站情況,佢地責無旁貸但完全失職。」

(受訪者沒有上鏡)

* * *

圖 8 張先生

一個月前張先生一家坐在出事前的另一部列車。在遠處見到白衣人聚集,有驚無險回家。「盡快起訴白衣人先合理。」

(受訪者沒有上鏡)

* * *

圖 9 Nick

參與靜坐的 Nick 非常認真,嚴辭批評周遭的參與者不斷傾偈,沒有恪守靜坐應保持肅穆。

原來他住天水圍,當晚正是參與 721 集會後回家的市民之一。「如果我遲少少搭西鐵,我就係被襲擊嘅人。」

作者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