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一點思考

2019/7/3 — 15:44

睇政製圖

睇政製圖

反送中運動中,很多人觀察到和理非和勇武的互相配合,是讓運動持之以恆的關鍵。當然不時還會有一些互相指責、互不體諒的聲音,也有對多元行動訴求的質疑。我們為何需要互相配合?我們可以如何理解多元訴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有何意義?

「各自努力」— 和理非 vs 勇武的矛盾與和解

雨傘運動後,民間出現了兩種抗爭路線之爭:「和理非」和「勇武」。兩個派別就這兩種行動形式爭拗不斷,我們首先要理解他們本質上的分別:抗爭路線的矛盾-前者認為任何行動都應該恪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後者認為面對政府濫權、警察濫捕及濫用暴力,「以武制暴」具有其合理性。他們對於抗爭手法帶來的成效有不同的判斷,和理非一方認為勇武抗爭使用的武力/暴力不合乎道德,而且使用暴力會破壞運動崇高的理念,給政權口實予以更大力度打壓,並使運動失掉去民眾的支持;勇武一方則認為和理非運動已不能對政權產生壓力,只有將行動升級才能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爭取更多的談判籌碼,運動才會有顯著的成效。

廣告

以運動結果的成功或失敗去衡量抗爭形式,其實存在著一個盲點。事實上,自 03 年 50 萬人上街推倒 23 條之後,每一次的群眾運動,不論勇武抑或和理非的結果幾乎都是失敗的(只有反國教是成功過一次)。所以,爭論不同行動形式的成效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事實證明沒有一種行動形式能夠保證成功,兩派的「圍爐對罵」根本沒有結果。而反送中運動就跳出了過去的路線之爭,眾人大多都以大局為重,和理非和勇武派各有崗位,各司其職,各有各做,遵從「不分化,不篤灰,不抺黑,不割蓆」的原則,實現了真正的「大和解」。        

「兄弟爬山」— 不同嘅行動訴求是否騎劫運動?

廣告

反送中運動最初只有撤回條例的訴求,但隨著抗爭的發展, 我們得出「四大訴求」,包括撤回修訂條例草案、收回 6.12 暴動定性、撤銷暴動控罪和追究警方過度使用武力。甚至後期,民陣在 6.26 愛丁堡集會中更提出了「我要真普選」的訴求。對於越漸多元的訴求,有人開始質疑:「四大訴求」以外的訴求是否騎劫了運動?

我們可以回到最核心的訴求去思考 — 撤回修訂條例。為何我們希望撤回修訂條例?反送中最根本的渴求和價值在於什麼?大家得出的共識可以是「免於恐懼的自由」,而這便解釋為何我們也要追究警方過度使用武力,為何公民社會開始意識到登記做選民的重要性,為何我們也需要關心中環海濱、其他的惡法的實施。因此,我們可以理解這場運動已經發展出短期和長期的目標,短期目標依然是四大訴求,而「免於恐懼的自由」則是我們的長期和根本的初心。為何我們需要爭取真普選?因為即使林鄭下台,也是不會改變根本性的制度問題-政權的不民主,而不民主的政權依然能隨時且任意的推行各種惡法。那麼,我們能否尊重、接納甚至擁抱多元的訴求?例如容納與「免於恐懼的自由」相關的訴求,而不把他們視作騎劫呢?當然,不同訴求依然是可以有優次之分的。重要的,是我們在爬同一座山。

群眾運動該如何實踐?

在《The Democracy Project》當中,David Graeber 對於群眾運動該如何實踐、抗爭者之間該如何達成共識提出了幾點,當中有兩點尤其切合今次的運動:

1. 每個人平等地參與決策,而沒有任何人需要被自己不支持的決策所束縛,也沒有人會被強迫遵從他們不同意的行動。運動策略討論能夠有讓每個人平等參與嘅機會,而且觀點被慎重考慮。這原則呼應「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任何會被行動計劃影響的人,在該計劃如何付諸實踐上,也該享有同等的發言權。這次「去中心」的連結型行動(connective action)正是透過個人化的社交網絡平台連結抗爭者 e.g. 連登、Telegram,讓不同的「素人」也得以發揮一己所長,發展出全民皆兵的動員。面對行動策略的分歧是正常不過的,重要是認清核心和根本共同原則 —「爬同一座山」,讓參與者有自己選擇的行動形式的空間 —「各自努力」。

2. 因此,抗爭的終極目標越簡單越好,以團結反抗者的共同原則。認清和不斷反思核心且廣泛的共同目標是重要的,面對不同的行動訴求,我們都能對準我們的短期目標和長期目標思考。

最重要的還是兄弟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這句說話其實都意味著集體共識和個體行動之間永遠存在著張力。因為大家都在「爬同一座山」,有時候集體行動中需要尋找一定程度的共識。但亦因為「各有各做」,我們應該給予不同個體、不同派系充份的自由去做自己的事。但「兄弟」這兩個字,提醒著我們兄弟要同心,沒有兄弟的行動會是帶著陰謀和詭計,所以才有「不篤灰不割席不指責」的共同原則。而更重要的,是做兄弟,永遠不會放棄其他兄弟。既然大家的目標一致,都是對準暴政,那麼我們就要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兄弟之間是一種無形的連結,任何的言語都不能準確地表達和描述,相信只有昨天的畫面和一起發夢時實實在在的感受,才會明白為何兄弟之間,只有支持和體諒,而沒有其他。

 

睇政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