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先後?輕重?「中國模式」的深思

2016/3/30 — 20:5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栩晉】

日前,政協委員李家傑在全國政協大會,建議中央可向世界宣揚「中國價值觀」,認為「中國模式」能「滿足世界生態需求」,「為世界提供一個『善治』的新版本」,並提出多種概念,以供參考。誠然,部分的傳統文化確能帶領世界走出困局。但同時,筆者以為必先釐清部分概念,方能更準確把握中國文化與世界的接軌處。

首先,李曾提及中國傳統有「德性先於自由」的概念。誠然,古今中外均認為中國是德性的國度,著重品德、倫理,但這實「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筆者以為論輕重,則中國誠重德性,輕自由;論先後,則自由先,德性後。所謂「自由」,其深意實為「由自」,講究一切行均本於個人意志和自願。

廣告

中國傳統十分尊重個人的意志自由,以為「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認為一切道德行為均根源於個人,若因乎利益、壓力、禮制等理由,則這絕非道德行為。孟子亦曾指出「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此可見,「德性」必本於「自由」。同時,我們亦可藉此推導出「德性」必以「自由」為目標,一切損害別人意志的行為,均是非道德的。如此,「德性」與「自由」被置於同一圈內,彼此保護,又互為其根,兩者實是密不可分的。

然後,李又講到「群體重於個人」。對此,筆者以為這實是對傳統文化最大的誤解。同樣,論輕重,群體重,個人輕;論先後,則個人先,群體後。正如上言,傳統文化以為社會上,一切道德行為必據乎個人,並以為道德必以個人為目標。另外,《大學》講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認為天下大事必以個人為根,人應從個人品德的圓滿,再推向家庭、國家、天下。

廣告

再者,唐代向為歷史楷模,當中又以「租庸調制」為千古絕唱。所謂「有身則有庸,有田則有租 ,有戶始有調」,講究國家必以人民的生存條件為最優先考慮,保障個人、家庭的穩定,方能向上建構國家的富強。「個人」與「群體」並非對立,且環環相扣,絕不能有所偏廢。觀乎上言,「群體重於個人」的結論,實是不知從何說起。

最後,李再指出「和諧重於衝突」。對此,筆者以為這實是「普世價值」,而非中國所獨有。但所謂「特事特辦」,「衝突」之於傳統,亦非十惡不赦,絕不可取的概念。根據《孟子‧梁惠王下》,孟子回應周武王滅商時,曾言:「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商紂乃著名暴君,故文武興兵,卒滅商興周。自此,文武二王更成為名君典範。由此可見,傳統並非不講衝突,而是更重視其後的道理。

另外,孟子亦曾言:「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草芥,則臣視君如寇讎」,認為人際關係乃互動而非絕對,更不能以己位之尊,欺壓下位者。此外,「犬馬」與「國人」、「草芥」和「寇讎」兩相成對,可見當中蘊含一層遞性,當關係破損至某程度,「衝突」非但不可避免,更是應然的。

誠然,傳統文化與西方思想確有其矛盾不合的地方。但觀乎上言,筆者以為兩者亦有其相合處。筆者十分認同李的概念,只是中西合流,是人類史上最困難,亦是最重要的動作,必深入了解,仔細融合,方成其事,任何自以為尊或一知半解的想法,都能將前功毀於一旦。謹以此文,獻我中華。                  

 

作者簡介: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文學碩士、浸會大學中國語文、文學及文化文學碩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