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先從一篇短文的題目說起: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之一

2015/11/12 — 21:18

( 圖片來源:教協會主辦「敦煌,說不完的故事」深度導賞團活動  )

( 圖片來源:教協會主辦「敦煌,說不完的故事」深度導賞團活動 )

 日前讀過一篇不足四百字、題為<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的一篇短文,篇幅不多的內容竟然一口氣列出十六個「為甚麽?」,令人感到筆锋凌厲,咄咄逼人,足見作者筆力不弱。

筆者先從那矚目的命題說起。 當時一看題目便頓然心底一凜,真的誤以為那是登載在《大公報》或者《文滙報》一篇聲討教協會的檄文,發放一個强烈訊息:「教協會的權力必須受到不能例外的制衡!」   筆者即時心想,到底有哪些組織和哪些人叫囂大嚷要制衡教協會的權力呢?  教協會一直是香港泛民陣營的一份子,敵對的政治組織和對頭的建制派人士着實不少,針對教協會的惡毒和抹黑言論還會少麼?  可是,細看之下原來此文出自自許「進步」組織的一位成員。 據筆者了解那位作者文字功力深,心思縝密,按常理寫文章選字擇句毫不輕率,怎會寫下<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如此含混不清的標題呢?

廣告

一般來說,一篇文章的題目是「畫龍點睛」,最好就是能把文章內容提綱挈領的勾畫出精要來,或者最少也可反映出作者撰文的核心意念。  從這個角度分析,文章題目前半截的<權力需要制衡>說出一個簡單的政治學入門道理,無可置疑。 (閒話兩句:那位作者修讀中文,應該曉得「需要」和「必須」不盡相同,嚴格來說,<權力需要制衡>應該是<權力必須制衡>。不過這都只是微枝末節了!)    事實上,任何組織或任何人擁有的權力都不能無限制旳肆意運用,必須在制度上予以調節或控制,道理不難明白。  可是題目後半截<教協也不例外>的「教協」兩字便大有商榷餘地。 一般來說,「教協」指「教協會」,是香港人所認識的「那一個教師工會、社會組織和教育團體」。 作者是否在有心無意之間說出心裡話:「在權力方面而言,教協會必須受到制衡!」  如果筆者以小人之心度之,這話在不少人心底也隱藏很久,只是未能公然說得出口而已,因為建制派人士一向認為教協會「財雄勢大」,權力必須受到抑壓,甚至對共產黨來說,教協會的權力豈只是必須削弱或者制衡,簡直就是必須拔除的眼中釘。 不過,筆者細閱那十六個「為甚麼?」,問題大都是衝着「教協理事會」而提問,那麼,文章題目應該是:<權力需要制衡,教協理事會也不例外>才比較恰當和內容對題呢!  「教協會」怎麼能等同「教協理事會」呢?  不過,筆者還是不敢妄斷一向行文謹慎的作者是否露了餡,想要制衡的真是「教協會」,還是只針對「教協理事會」而已,相信只有作者才最清楚。

無論如何,筆者在未有充份証據,不會假設作者寫此文的真正目的,就只算是一時漏了筆渗了墨,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可是,筆者還是小心眼的奉勸作者一句:以後下筆請留神,一時不慎的少寫幾字,或者按捺不住多加兩句,恐怕便會把同路人直諌質問的話,說成為敵我對立攻擊的針鋒言詞了。

廣告

文章的十六個「為甚麼?」大部份都與「教協理事會」有關,筆者將嘗試以個人理事身份回應,卻是與「教協理事會」完全無關。 那些問題有短有長,像匕首,也像矛槍,不是三言兩語便拆解得來。 筆者雖己退休,窮得只餘下賒來的時間,但畢竟年邁力衰,無狗可放也有書好讀,每個月外遊幾天散散心,不會匆匆速速的答覆所有十六個問題,相信只能稍後擇日逐一處理。 懇請「進步」組織諸君明察體諒。

那麼,這一篇算是一系列回應文章的首篇,是為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