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州路上遇到的司機大叔和酒店接待員

2019/10/5 — 13:51

韓國的士(資料圖片,來源:Ryoji Iwata @ Unsplash)

韓國的士(資料圖片,來源:Ryoji Iwata @ Unsplash)

今天(10 月 3 日)從首爾乘高速火車不到兩小時便抵達光州,約下午二時卅分,走出車站跳上計程車直往酒店去。行車途中,那位司機大叔曉得筆者從香港來便毫不客氣趁機用上別扭的單字式英語和筆者搭起訕來,短短的原話記述如下:

司機大叔:Hong Kong?
筆者:Yes! Hong Kong!
司機大叔:China? South?
筆者:Yes, Hong Kong, South of China!
司機大叔:(發音忽然異常準確)Xi Jinping? Good?
筆者:(慌忙自然反應的高聲回應)No! Bad! Very Bad!
司機大叔:(狡黠的乾笑兩聲,右手仍緊握着駕駛盤,左手卻伸出姆指和食指而其餘手指收起來作手槍形狀,指向胸口,頭略向右移的說道)Bang! Bang! Bang!

筆者聽得忽然激動起來的呆了好一會,沒有反應!原來十月一日當夜香港那位中五學生被防暴警員極近距離致命放了一槍的駭人暴力消息,連遠方光州的一名計程車司機也有所聞,對著筆者這個香港來客竟然也有所反應,頗戲劇化的在計程車上演出香港警察意圖殺害年輕人的一幕!那位大叔雖然看起來逾六十歲,當然不是那位電影中當年的「逆權司機」,筆者如今竟然在外地親身感受到香港的抗爭故事原來已傳遍世界各地不同角落,看來必定將會在民主抗爭歷史上佔有顯著的篇章。筆者以為,這是運動中一直表現得百折不撓的香港人可以引以為傲的,不期然有所感觸的亢奮起來!

廣告

到達酒店登記時又是另一次令筆者深受感動的體會!那位接待員襟頭別着的名牌是英文名字 Max,得悉筆者來自香港,便主動而親切的和筆者攀談起來。他的英語說得不錯,是光州本地人,筆者道明此行是專程尋訪 1980 年光州事件的歷史痕跡後,他隨即回應說他是光州事件後兩年才出世,算起來是三十七歲。其後他十分認真的聲稱所有光州人至今仍不會忘記那段悲慘歷史,並且表示對香港最近這幾個月的抗爭運動有一定的了解。交談中他更補充說也曉得當時 2005 年底韓國農民在香港反世貿騷動那宗事的來龍去脈,說得有點眉飛色舞,看來那伙子毫不簡單!筆者再打蛇隨棍上的請他給我推介一下明天整日探訪光州事件地標的行程,小伙子笑嘻嘻的回應說明早便給我安排。登記手續其實並不煩瑣複雜,化不了多少時間,可是小伙子卻興致勃勃,和筆者閒聊了好一陣子,分手時他清楚寫下他的漢文名字:李宰旭。

香港的逆權抗爭運動發展至今早已成為國際社會所關注的政治議題。這已不是中國南隅邊陲一個城巿所掀起的地區性抗暴風波,卻是關乎民主、自由、公義等普世價值的追求和爭取,牽動著不少國家政界人士的關注和普遍人們的關心。事實上,在過去這一段風雲色變的日子裡,不少香港抗爭者所配合發動的文宣工作,包括在外地報章刊登廣告、在網上社交平台發放訊息、組織各大城市的香港人響應行動等等,都產生顯著的效果,把香港這場運動所觸及的政治問題提升到國際化層次。不過在中共政權的當權者眼中,那當然是香港人借助外部勢力干預內政的罪證了!

廣告

光州人有着沉痛難忘的歷史創傷記憶,1980 年的慘劇直至 1997 年才獲得正式平反,韓國政府通過制訂五月十八日為「5.18 民主化運動紀念日」,光州也便成為人權、民主、自由的一處聖地。筆者初抵光州便遇上這麼一位計程車司機大叔和那樣一位酒店接待員,畢竟有點意料之外,看來這是筆者光州之行的一個好開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