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復彩園劇場

2019/9/7 — 14:33

9 月 6 日晚上,彩園劇場舉行「陪著你走音樂分享會」

9 月 6 日晚上,彩園劇場舉行「陪著你走音樂分享會」

光復香港未竟,但我們昨夜先用音樂討回一個球場。

幾日前,粉嶺又一名年輕人墮樓死亡,社區群組有人立即發起在 9 月 6 日晚上舉行「陪著你走音樂分享會」,希望為青年打打氣。一場音樂會本來沒甚麼特別,特別在於地點是「彩園劇場」。作為住在上水超過廿年的居民,這消息是核彈級的震撼,但區外人士未必明白箇中的象徵意義。容許我先說說「彩園劇場」的背景。

「彩園劇場」位於上水彩園邨(公屋)和彩蒲苑(居屋)之間的一片波地。所謂「劇場」,不過就是球場上一個小舞台——日頭有些叔叔阿姨在上面耍太極,傍晚有些細路對著牆踢踢波。小時候,這裡是中秋燭光匯聚的熱點,笑聲常常到半夜還未休。隨著屋邨人口老化,此情此景不再……近年,「劇場」不時還會上演大龍鳳,通常是大時大節之前,政黨舉行「千歲宴」、社團盤菜活動、懷舊金曲卡啦OK。偶然,教會團體租來唱唱詩歌,或者上演〈三王來朝〉一類的宗教劇目(還「劇場」用途一個公道)。

廣告

非正式觀察所見,「劇場」節目的主要用家兩極,要不就是 60 歲以上的長者,要不就是 10 歲上下的兒童。為何如此?或者可從區議會的格局可知一二。根據區議會選區劃分,「彩園劇場」所在的「彩園」選區是基層公屋區,早年遷入的人口老化,近年遷入的居民又多新來港人士。兩者不難理解為傳統定義的「弱勢社群」,也是部分政黨主要服務的對象。順帶一提,該區過去 25 年均由同一名區議員——民建聯的蘇西智出任。

這樣的背景下,區內居民大概早有共識——彩園是建制地盤。看,上水連儂牆設在上水中心對開的天橋,那邊的區議員是民主黨的林卓廷。居民活動與政黨勢力範圍不無關係。因此,在建制地盤做一場非建制的音樂會,背後隱藏的政治角力,其實是連街邊嬸嬸伯伯都知道。

廣告

就在 9 月 6 日早上,彩園劇場附近屋苑貼出告示,嚴陣以待;保安員也勸告住戶,「無咩特別就早啲返屋企啦」。區內長者到處高呼擔心得不敢外出,「搞乜鬼嘢音樂會丫,嘈生曬」、「今晚有人嚟搞嘢喇」、「白衫黑衫嗰啲呀」。整個社區前所未有地緊張。試想像,一個球場,三面民居,一面停車場,要是放催淚彈將會極難散去,居民被迫一定「硬食」。

我回到上水已是差不多十點,音樂會接近尾聲。遠遠聽到歌聲,「何事我會妒忌我會擔心魔鬼搶走你」⋯⋯甚麼?!Tommy 來了嗎?我立即跑落天橋看,真的是「沒有國泰只有民安」的阮民安!!!坦白說,他唱得好差,瘋狂走音,念在有心入到香港「北極圈」,算他「唔完美,可接受,但亦都要改善」。然而,氣氛一流——球場站滿人,天橋也有不少街坊圍觀。十點後,球場例行關燈,音樂會未完,大家開著手機小燈,有如一遍星海;有些人又拿著激光筆,往台上掃射。主持說,「激光筆唔好四圍射,射向我吧,我喺呢度」。Rapper JB 壓軸出場,帶著數百名街坊一起高唱「自由閪」,再一齊「屌你老母」。聲音雄壯,震撼一個球場。

過去,我有印象以來,彩園劇場上演的音樂作品,不是《帝女花之香夭》,就是《做個勇敢中國人》,最最貼近青年人的可能也不過是陳奕迅一輩的流行曲。人在彩園可以聽到 MK 仔或者 rapper 的音樂,完全是無法想像的事。台上是 Tommy 和 JB,台下的是身穿黑衣的青壯年。我們每日路經的這個舞台,這晚終於放出我們這一代的歌聲。十年了,甚至更久遠的等待,青年的訴求(哪怕只是關乎音樂種類)終於獲得回應。一夜間,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我們用音樂「光復」了彩園劇場,讓這個舞台不再單一,展演不同品味的音樂。感動,是多年抑壓得以釋放而來,也實在得來不易。

「大家都想有下次嘅,係咪?應承我,平安回家。」主持向著耳猶未盡的觀眾說,台下吵鬧了一陣。徇眾要求,JB encore 《屌狗》,眾人叫著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香港人加油」。沿路叫喊,步行回家。半小時之內,無防暴不開槍,和平地完成清場。與此同時,我知道旺角太子早已開槍起火,感覺有如平行時空,但我認為兩者並無衝突。

特首林鄭月娥日前說「撤回」,又話要組成專家團隊研究深層次社會矛盾。有記者問,特首你所理解現時社會的矛盾是甚麼,她當然託言說有所詳細探討,然後又舉出房屋、社會流動等老調子。在上位者,你有沒有想過答案其實很簡單?觀乎一夜音樂會,以小見大,回應不同群體的訴求,不偏聽不偏幫,公允地分配社會資源,其實就是政府應有的承擔。

回到社區層面,我相信一個香港不只一個「彩園劇場」。不同地區,不同角落,定有更多可以 reclaim(「討回」?)的公共空間和資源。如果你抱持「和勇不割」的信念,勇武在前線抗爭的同時,和理非可以做的事還有很多,微小即如一場音樂會,大家都在「光復香港」的未竟之路上緩緩前行。

 

發表意見